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撒狗粮长大的 > 第 12 章
    “你喜欢就多吃两块。”宁学良往从容碗里夹糖醋排骨,却被她灵活地躲过了,“我最近胖了。”

    “哪有?”从容抵死不从,宁学良只能把排骨往自己嘴里塞,他最不喜欢从容节食了,一边吃着排骨一边碎碎念,“我昨晚抱你的时候,腰还是很细呀,你最近也没暴饮暴食。”

    从容给自己夹了一条水煮青菜,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想着不含脂肪,她还是有滋有味地吃了下去。

    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好好管理自己的体重,别相信男人那些违心的甜言蜜语。嘴上说着不介意你胖,身体跟思想却诚实地出轨了,她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例子。

    “大概是这些天心情好,心宽体胖吧。”想到那天叶小荷传来的消息,从容的嘴角就忍不住裂开,“老宁,你说我们家今年能娶上儿媳妇吗?”

    对于宁康跟易萱两人一拍即合,宁学良也很开心,“最快也要明年吧,毕竟萱萱还没毕业。”

    从容可不这么认为,“现在很多在校大学生都结婚了,更何况是研究生。没毕业有什么关系,最重要是赶紧把人娶回家。”

    宁学良嘴角抽抽,“……老婆,你这也太着急了吧。”

    从容放下碗筷,双手环胸地瞪着宁学良,“我哪儿着急了,你不想想咱家宁康都28了,长期没老婆,你就不怕他憋坏吗?”

    “……”

    “你自己不也大学毕业就把我拐回家,然后一边教书一边做学术的吗?”

    “……”

    宁学良被从容说得无力反驳,这时大门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两人纷纷侧头看过去,只见他们刚刚热烈讨论的焦点人物,今天破天荒地在中午回了家。

    “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吃过了没有?”从容惊愕过后,站起身来去厨房拿碗筷。

    “爸、妈。”宁康喊了一声,然后走到餐厅,拉开椅子坐下。

    从容直接给他盛了一碗白饭,“你没提前打招呼,我中午一般都不炖汤,你简单吃一些。”

    宁康接过碗筷,开始就着糖醋排骨跟水煮青菜吃饭。

    “儿子,今天怎么突然回家?”从容有些狐疑地看着宁康。

    “吃完饭再说。”宁康平静地回答,然后继续吃饭。

    从容意味深长地跟宁学良对视了一眼,然后笑眯眯地陪儿子吃饭。

    饭后,碗筷交给洗碗机,一家三口坐在客厅吃水果看电视。

    不等从容出声,宁康已经从裤兜里面拿出两张单子,放在茶几上,说:“这个十一天气不错,我给你俩订了东北七天游,好好玩去。”

    从容又惊又喜地拿起单子,看了看上面的价钱,语气有些埋怨地说:“十一旅游人多又贵,你怎么就费这个钱?”

    “难得的假期,趁着手脚利索,你们要多去玩玩。”宁康侧头看向宁学良,“爸,你说是吧?”

    宁学良面露为难,“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们学院跟外语学院1号至3号组织单身硕博在读学生参加联谊秋游,我是带队人。”

    宁康却不以为然,“都说是硕博学生了,让他们自己去就好。”

    “可是……我是组织者,当初也说了会参加。”宁学良有些进退维谷。

    宁康皱了皱眉,思忖了一会才说:“如果是这样,只能我替代你带队了。”

    “你愿意带队?”宁学良满眼惊喜。

    宁康耸了耸肩,有些无奈道:“没办法,谁让我是你儿子呢!”

    把东北七天游的事情传达到位之后,宁康不给从容任何八卦的机会,就借口nk有事情要忙,溜了。

    因为事先知道易萱跟她表哥外出吃饭,所以即使她彻夜未归,林若云也没有给她登寻人启事。

    易萱回到寝室的时候,林若云不在,她先去浴室洗了个澡,确定把身上那股酸臭味洗掉之后,才从浴室出来。

    宿醉果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易萱洗过澡之后还是觉得很累很困,奈何头发未干,只能抓起饭卡去食堂吃饭。出门之前,顺便捎上那束红艳的玫瑰花,打算借花敬佛,孝敬宿管阿姨。

    只是她刚下了半层楼,随意往外一瞥,就看到方泽周站在楼下那颗“等女树”下面。

    他正低头刷着手机,下一刻,易萱就感到裤兜里的手机震动,翻出来一看,是方泽周的微信:萱萱,有空一起吃个午饭吗?

    她刚看完这条微信,楼下那个男人的头就往上抬,吓得她立刻往后退了两步,抱着玫瑰花就往上跑,直至回到寝室把门关上才感到安全。

    方泽周还真是易萱长这么大以来,遇到战斗力最强的追求者。

    喜欢的人追你是享受,不喜欢的人追你是骚扰。

    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句话的易萱,食堂不敢去,连外卖都不敢叫,因为一般送外卖的都是小哥,宿管阿姨不让进,她需要到楼下自取。

    原本肚子没怎么觉得饿,现在被吓了一跳,倒是饥肠辘辘了。易萱走投无路,只能打电话给林若云,求带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