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撒狗粮长大的 > 第 4 章
    易萱是当年康怡花园名副其实的闯祸精,三天一小闯,五天一大闯。好在她长相可爱讨喜,整天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似的,大家对长得好看的人还是宽容一些的。

    更重要的是,90年代那会,“易记”出品的饼食蛋糕面包已经很受小孩欢迎。易萱作为“易记”的太子女,经常带香肠包、西多士、芝士蛋糕给小区的玩伴吃。

    正所谓“吃人家嘴软”,易萱非但没有被大家孤立,还挺受拥护的。

    至于宁康,他不是唯一一个被易萱祸害的,但绝对是被她祸害得最惨的一个。

    宁康八岁那年,易萱四岁。宁学良给宁康买了个新足球,他一个人在楼下踢得正乐,却被易萱这个小霸王给抢走了。

    她不会踢球,于是拿着足球到处乱扔,一不小心把一楼唐老太家的窗户给打碎了。

    唐老太横眉怒目地拿着足球出来逮人,一下子就抓住了正准备逃跑的易萱,以及追着足球过来的宁康。

    虽然已经80多岁高龄了,但唐老太中气十足,再加上一副天生凶神恶煞相,随便吼了一句,就把两人给镇住了。

    两人姿势挺拔地站在唐老太门前,唐老太双手叉腰,气汹汹地瞪着他俩,“说,到底是谁把我的窗户打破的?”

    都是小屁孩的年纪,被唐老太这么咆哮一下,两人吓得心肝都在打颤,立马垂下头不敢跟她对视。

    双方对峙了两分钟,唐老太的耐心达到了极限,看他们还没有松口的迹象,于是使出杀手锏,威迫道:“你们不说,我就直接把你们爸妈叫过来。”

    易萱一听,霎时就慌了。她小时候实在太皮,易海立没舍得打她,但叶小荷舍得,一个月少不了几顿藤条焖猪肉。

    她前天才挨了一顿,屁/股还有些隐隐作疼,要是今天再来一次,她肯定受不了。

    她绞着手指,偷偷抬头觑了宁康一眼,恰好他侧目看她。

    易萱从小为了躲避叶小荷的惩罚,练就了一身装可怜卖惨的本领。

    当两人视线对上的那一刻,她立刻眨巴着眼睛,一副欲哭不哭的可怜样,看得宁康于心不忍,抬眸对上唐老太冒火的双眼时,他呐呐道:“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把您家的窗户打破了。”

    最后,宁康摔了一只陶瓷猪仔存钱罐,屁/股多了五条藤印,这件事总算过去了。

    但宁康被易萱祸害的日子却没有过去。

    他十岁那年,易萱六岁。

    那时候大家养狗没现在这么讲究,都是散养在外面的,经常会有公狗跟母狗在路上交/配。

    十岁的宁康已经懂得这个知识了,偶尔路过看见也不好奇,直接略过就是。

    有天他帮宁母到楼下买瓶酱油,回来的时候,老远就听到狗的惨叫声,还伴随着小女孩清脆软糯的骂人声。

    这声音他很熟悉,走近一看,果然看到易萱正拿着树枝在打公狗,嘴上骂骂咧咧地说:“你是大哥哥,怎么能够欺负小妹妹呢?她都叫得那么惨了,你还骑在她身上,她很痛你知不知道?”

    说着,易萱又往公狗身上抽了一棍。

    相对于母狗,宁康觉得公狗此刻更惨。

    他一头黑线地看着易萱教训母狗,实在看不过眼就走了过去阻止她,“萱萱,你别打了,他们不是在打架,是在……玩耍而已。”

    “哪有,你看看这只小狗狗都流眼泪了,大狗狗太可恶了。”易萱不听,抄起手中的树枝又是一棍。

    不知是完事了,还是公狗被易萱打怕了,在她这棍落下去之后,公狗的身体终于离开了母狗。

    易萱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沾沾自喜,公狗突然朝她大吠一声,双眼要喷火似的盯着她。

    正义使者化身的易萱当然不会畏怯,双手叉腰,正准备训狗的时候,公狗突然狂性大发,朝她扑去。

    宁康眼捷手快地拉着她就往前跑。

    可两只腿的哪跑得过四只腿的,更何况是短腿的易萱。

    “对不起,我再也不敢打你了。”

    “求你了,我错了,你别咬我。”

    易萱惨绝人寰的忏悔声夹杂着哭声,响彻天边。

    宁康回过头,看到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的易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仿佛菩萨转世,伸手把她抱住,紧紧地护在怀里。

    最终,公狗锋利的牙齿,在宁康的屁/股上结实地留下了一圈牙印。

    宁康屁/股这辈子唯二的两次开花,都是拜易萱所赐。

    易萱推门而进的时候,叶嘉铭先是一怔,然后尬笑地问:“萱萱,什么……时候到的呀?”

    易萱居高临下地扫了两个男人一眼,语气淡淡地说:“就刚刚,把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空气突然凝滞了!

    叶嘉铭起身给她拉开椅子,打着圆场地说:“都是些忆当年的玩笑话,你别放在心上。”

    易萱“呵”了一声,一屁股坐下,斜乜了宁康一眼,只见他神情自若,丝毫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