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意外怀孕 > 44
    最后宝宝定名叫沈云邵, 小名则被夫夫二人无情地定了沈烦烦三个字。

    “我列了一份烦烦的满月酒要请的亲朋名单,你看看还有什么缺漏的。”

    沈父递了一张单子过来给沈明川,又不高兴地说:“你说你们两个做爸爸的怎么取名的, 连烦烦这么刁钻名字都想得出来, 知识全还给语文老师了。”

    “不挺好的么, 容易记不容易忘,贱名好养活。”沈明川接过沈父手上的单子说。

    如果沈父会说粗话, 一定会说神他/妈贱名,可惜他是个斯文人,故而只重重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沈明川一点心理压力没有地翻开名单。

    沈家长孙的满月酒, 肯定是要大办的,家里有牵扯的那些亲戚好友沈明川没有沈父熟,故而需要他来列这个名单。

    沈明川扫了一眼纸上用钢笔写出来的名字,密密麻麻的一片, 首当其冲便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实在没耐心去一一对比,敷衍说:“应该都没问题吧, 那些叔叔伯伯的, 我也不熟悉。”

    “别给我打马虎眼, ”沈父瞪他, “还有, 你跟岑秋那孩子怎么回事, 闹翻了?”

    “就发生了点不愉快, 怎么了?”

    “没什么, 我就问问,”沈父管不着他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那要不要请他你自己决定吧。”

    这是个纠结的问题,照理说,他那天对方岑秋说得那么绝情,这次肯定也是不请的,可是么,这算是私人的恩怨,两家明面上那么好的关系,他作为方家的继承人,不请他又不好。

    “成吧,”沈明川把名单一卷,“我看看,明天给您说结果。”

    温然也在拟他这边邀请名单,三个舍友不用说,这些年他在圈内也积累了一些艺人朋友,凡是后续还有接触的,都要叫上,不能遗漏了谁。

    不然得罪了哪位大少爷姑奶奶的,说不定还要被爆出来说什么塑料兄弟情一类的,麻烦诸多。

    沈明川有纠结要不要请的人,温然也有。

    在他还是个混在底层的小透明时,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叫孟星阑,两个人的命运出奇相似,艺校毕业,外貌出众,演技在线,就是不红,颇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

    温然被沈明川的馅饼砸中后,六神无主,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孟星阑商量,孟星阑当时还劝他说管他是真是假,这么好的事情落头上,先抓住再说来着。

    然后,通过他那个混蛋经纪人,温然才知道孟星阑在他告诉他后的第二天,就去沈明川参加某个应酬的酒店停车场堵他的车。

    温然直接去质问孟星阑这样做的目的,孟星阑还一脸诚恳地说是帮他试探沈明川到底是不是骗子,温然感动的同时,还暗暗地唾骂自己混蛋,连朋友都信不过。

    后来,他和沈明川结婚都要一年了,他因为出演了一部挺好的电视剧而红了起来,同时不忘拉孟星阑一把,给他争取自己下一部电视剧的男二角色。

    结果这个人选直接被pass了,pass他的人,还是圈外人士沈明川,沈明川知道这人是他好友时,一脸讽刺地说:“连自己好友未婚夫的床都爬的人,就你傻的天真捧在手里当宝贝。”

    温然五雷轰顶,才知道事情的真相,难怪他和沈明川结婚时,孟星阑要借口说底层平民轧戏太多,实在抽不出时间来。

    呵呵。

    交个朋友也能这么窝囊,也只有他一人了。

    看在二人多年好友的份上,温然没跟他坦白这事情,只是淡了跟他的联系,孟星阑看他态度转变,大概也猜到了什么,两个人心照不宣,到最后只剩节日发个祝福那种。

    这两年孟星阑渐渐地红了起来,在外界看来,他们还是好朋友,如果这次不请他,肯定要被外界拿来说事。

    温然选择直接问谭梅。

    “那你现在看到他觉得恶心他吗?”

    “也没吧,”那时候他又不喜欢沈明川,更多的是对友情的失望,和被好友欺骗的愤怒,“都多久了,什么心情都淡忘了。”

    “那就请呗,当着情敌的面秀恩爱秀孩子,爽自己膈应别人,多好的事。”

    “”好像还挺有道理。

    最后温然决定请,反正人家还一定来呢。

    晚上,烦人精小烦烦在保姆喂过奶之后,就睡得香甜了,温然摸了把他的尿不湿,这阵子温然带娃技能突飞猛进,在尿片外面捏一下,就可以判断要不要换尿片了。

    “还不要换。”温然自言自语地说,又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小东西。

    快要满月的孩子,已经脱离了刚出生那时候的尴尬期,变得白白嫩嫩的,五官也越长越和沈明川像,温然看过了沈明川小时候的照片,和这位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温然捏人家的小嫩脸:“老子10月怀胎那么辛苦把你生下来,你倒完全照着你另一个爹长了,小没良心的。”

    小家伙睡得一脸无辜。

    “你一个人在这里嘀咕什么呢?”沈明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