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大佬,抽卡吗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挂掉电话, 森鸥外惆怅地深深叹气。

    “爱丽丝酱——”

    “别喊我,烦着呢!”金发萝莉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娇声抱怨起来, “都怪你, 克蕾雅都两天没和我玩了!”

    “唉……克蕾雅酱也两天没有和我贴贴了!”森鸥外苦着脸,疲惫地按着额头,“糟糕啊,是不是做的有些太明显了呢……”

    克蕾雅的性格十分敏感, 虽然他已经尽量表现得像“由于实在太忙所以不得已减少了和克蕾雅相处时间”这种样子, 到果然还是被那孩子察觉到了吧?

    爱丽丝白了森鸥外一眼, 冷嘲道:“哼, 你活该!”

    森鸥外:“爱丽丝酱QAQ, 人家都这么伤心了!”

    爱丽丝:“你闭嘴, 克蕾雅明明更伤心!”

    森鸥外理亏地闭了嘴,表情更加惨淡,他想到十分钟前广津柳浪那通电话。

    ——首领, 克蕾雅小姐今天的情绪似乎有些异常。

    又想到半分钟前太宰治部下的汇报。

    ——首领,我们找到了一张和黑色卡牌图案相似的白色卡牌。

    森鸥外再次叹气。

    不知道太宰治是不是在报复之前被隔离的事, 但凡是与“卡牌”、“传说”、“契约阵”相关的事物, 他通通都要拿回来给他看看,甚至还给予部下在看到可疑事物时,可以越过他本人,优先向首领报告的权利。

    缺少了太宰治在中间分析辨认, 导致那些部下生怕错过重要情报, 只好哆哆嗦嗦地频繁给他这边打电话。

    这不是强行给他增加工作量吗?!

    森鸥外起初提过不满, 然而太宰治的理由好听得很, 说是“这方面的情报, 首领您亲自辨认才更加放心吧?”

    事实确实如此,他只好妥协。

    类似的电话来了太多,所以森鸥外对那张白色卡牌根本没抱多少期待,把太宰治找回来也只是不想让他继续在外面顶着“特殊任务”的借口浪费时间。

    总之,黑卡白卡什么的先放在一边,当务之急要先把克蕾雅哄回来。

    森鸥外不是没有发现克蕾雅这几天的异样,每次那孩子用委屈的眼神望过来时,都会让他产生不可控的心疼感。

    不仅克蕾雅酱被宠坏了,连他也有些被宠坏了。

    森鸥外有些丧气。

    实在不行就干脆宠到底算了,外界因素解决起来或许会很麻烦,但只要当事人坚决站在自己这边,其他问题似乎也能迎刃而解?

    前提是封印克蕾雅的那人永远不会出现在这里……说起来,中也君能赢吗?

    真是的,再不来点有用的情报,他这里可是要顶不住了啊!克蕾雅那么可爱,他怎么忍心长时间让她伤心啊!

    无需交流也能明白森鸥外在想什么的爱丽丝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林太郎你这个Hentai!”

    森鸥外被骂反而忧愁:“虽然克蕾雅酱听话也很好,但偶尔我也希望她能像爱丽丝酱一样抱怨我一下呢……她连‘嫌だ(i ya da)’都没有对我说过。”

    用一个词总结这句话:求骂。

    爱丽丝:“……”

    真他妈绝了。

    “首领,克蕾雅小姐回来了。”门外守卫的声音响起。

    森鸥外:“……”

    森鸥外分贝降低:“爱丽丝酱,你说克蕾雅酱有听到我刚才那句话吗?”

    爱丽丝鄙视地看他:“你觉得呢?”

    你是在瞧不起亚人的五感吗?

    金发萝莉忍无可忍地远离了森鸥外,小跑去门口:“克蕾雅,我真受不了林太郎了,我们去房间里玩吧!”

    刚进门的兔萝莉被扑了个正着,差点摔跤,还是爱丽丝眼疾手快将她拉了回来。

    森鸥外冒小花地看着俩萝莉相亲相爱:“克蕾雅酱,欢迎回来~”

    兔萝莉眸光一亮,欣喜地上前:“林太郎,我回来了!”

    森鸥外内心略无奈,又是这样,又是这种仿佛允许自己可以对她做任何事的纵容态度。

    所以才会让他得寸进尺,想要无所阻碍地将她全部掌控。

    ……

    对了,太执着于最优解,使他差点都忘记了。

    森鸥外暗红的眼眸加深,注视着向自己而来的珍宝——他可是Mafia啊。

    束手束脚等待危机不符合他的个性,他一向喜欢把握主动权。

    那么,接下来就以掠夺成功为前提,来考虑未来的最优解吧。

    ……

    白宫九月走着走着——

    系统:「测试玩家森鸥外对[克蕾雅]好感度 23,目前好感度64。」

    ——差点没当场表演平地摔。

    她真的服了,森鸥外这个人真的想法好多啊!

    白宫九月从来没这么想要钻进一个人的脑子里去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一会儿减一会儿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