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大佬,抽卡吗 >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出于潜意识里的心虚,白宫九月应下了江户川乱步要求的一系列霸王条款。

    什么加长“打工时限”,补偿两罐花蜜——从催生的特殊花朵中获得的美味花蜜,只要花之妖精才能做到,泡茶或者加在点心上都很好吃,成为名侦探的专属贴身女仆(这个听起来太过分了因而被大家长当面驳回),还有要把每天的零食份额分给名侦探一半等等。

    眼看金发妖精怨念地飞出办公室准备去当勤劳小蜜蜂,江户川乱步才心满意足地摘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福泽谕吉看出乱步是故意支开芙的,他问:“乱步,你有什么看法吗?”

    江户川乱步的笑意收敛起来,用从未有过的认真态度回答:“试炼应该是真的,但那只是一种手段,她……或者说他们,或许还有其他想要达成的目的。”

    福泽谕吉惊讶:“什么?”

    江户川乱步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果,塞进嘴里,鼓着一侧腮帮子说:“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是社长你,灵魂美好、品行优良这些我是很承认啦……”

    “咳,乱步。”

    福泽谕吉尴尬地打断,提醒他说重点。

    “唔。”江户川乱步瘪了瘪嘴,左脸颊的鼓起转到右脸颊,“但是,像社长这样的人,世界上肯定还有不少吧?”

    福泽谕吉顿时醍醐灌顶。

    没错,世界上的好人那么多,他绝不是唯一的选择。

    “魔卡在港.黑,不出意外契约者应该是港.黑首领,这也太巧合了不是吗?”江户川乱步继续说道,“而且刚才芙说她被馆长‘屏蔽’了,这就说明馆长不希望芙听到和我们的对话,她肯定也瞒着芙什么事。”

    福泽谕吉这次没有打断,眉心的褶皱愈发深邃。

    森鸥外和他的身份都很特殊,被一起偶然选中的概率太小了。

    江户川乱步咬碎嘴里的糖果,语气平静地总结:“具体缘由我暂时还无法判断,但这场试炼绝对没那么简单,我们需要从另一边收集情报。”

    另一边。

    港口Mafia。

    福泽谕吉深思片刻,点头:“就这么做吧。”

    *

    真不知道是哪个自己更惨一些。

    接收到系统消息的白宫九月·兔兔版感慨万分。

    人和人果然还是需要对比的——虽然都是自己——比起另一边临时编剧本,差那么一点儿就翻车的危机,她这里的好感“ 1-1”、“ 2-2”顶多只能算是轮胎漏气的小麻烦。

    自从那次森鸥外一口气给克蕾雅降了15点好感度之后,他这好感度变化就活跃的很,见面时刷刷刷往上加,分开时又刷刷刷降回去,一不小心加的多,森鸥外就会仿佛能看到那些数值似得,各种花言巧语给她增加工作,延长下次见面时间,偶尔漏送个几点,现在勉强混到41。

    白宫九月都麻了,她每天听好感度上上下下的提示就气的很,干脆把这条语言播报关了清净。

    不过森鸥外这一系列欲拒还迎(?)的骚操作,也导致被玩弄(?)的克蕾雅黑化值嗖嗖嗖一路狂涨,现在已经到了55,黑兔兔冒头的次数近期越来越多,连中原中也都隐约察觉到了她身上的问题,偶尔会用审视的眼神观察她。

    ——森鸥外至今没发现,只是因为兔兔从不会在他面前展现出任何不乖巧的一面。

    除这些外,还有一个最明显的变化。

    “克蕾雅酱~”太宰治心情颇好地抖着尾音在河里挥舞双手,“请救我一下,我的脚被石头拉住啦,死不掉又上不去的感觉好难受啊~”

    森鸥外不再费人费时费力地想尽办法将太宰治隔离了。

    白宫九月站在岸边面无表情地盯着河中间那个黑色脑袋,眉头微跳,等压住心中那股无语后,才用能力把太宰治转移到了面前。

    森鸥外这么做的想法她倒是能猜到,大概是对克蕾雅的忠诚不再起疑,而且隔离手段用多了会让部下们产生“首领和准干部之间产生间隙”的猜忌,所以干脆放手任由太宰治在克蕾雅身边蹦跶。

    理解是能理解,但白宫九月没想到“隔离太宰治”和“不隔离太宰治”,两者间的生活舒适度居然相差这么大!

    这个人真的太会搞事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黑兔兔几乎次次都会被太宰治刺激出来:)

    黑发少年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湿透,外套不知道去了哪儿,脚踝上还缠着一圈打了死结的麻绳。

    太宰治用两根手指扯了扯身上沾了水渍和脏污的衬衫,叹着气说:“真是失败,我还以为这次能成功的呢!可恶!这条河居然这么浅!”

    兔萝莉没什么情绪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就走。

    仍然坐在地上的太宰治单腿曲起,手肘撑着膝盖,笑眯眯道:“啊啦,克蕾雅酱,你最近好像心情不是很好嘛。”

    兔萝莉的脚步停住,回身淡淡道:“没有。”

    “骗人。”太宰治动了动自己另一只伸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