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73章 第 73 章
    拈花颇有些着急, 可他的动作不会因为她急而停下来,她正犹豫要不要诈尸而起,还是就这么躺着当自己死了算了, 下一刻, 上身已经感觉到了细微的凉意。

    罢了, 和命比起来,什么东西都不重要!

    柳澈深脱了她的上衣, 拿着布替她擦拭白玉似的身子, 眼里没有一丝杂质邪念。

    他倒是坦然,拈花就有些吃不消了,这还只是脱了上衣, 若是全身光溜溜, 真是不敢相信。

    拈花羞耻心越发泛滥, 就算装死,全身也无法控制的泛红。

    柳澈深拿过她的手, 轻轻擦着擦着, 感觉白皙的皮肤慢慢变粉了,他微微一愣, 以为自己太用力,当即放轻了力道。

    可是躺着的人好像越发红了,他抬头看向她的脸, 细白的小脸一片涨红。

    柳澈深手中的布一松, 落在了她身上。

    拈花感觉他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也知道自己肯定露馅了, 一时间也装不下去, 悄悄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果然对上他的视线。

    柳澈深看了半响才反应过来, 当即伸手抱起她,话里都有些发颤,“师父?”可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什么,眼中的惊喜转瞬即逝,眼神慢慢复杂起来。

    拈花悄悄伸手去拿衣裳,可是手指头还有手不是很灵活,完全是躺久了的后遗症。

    柳澈深握着她胳膊的手还越发用力,许久才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来,“你是诈死吗?”

    拈花看着他颇为真诚,“为师其实也不知道怎么醒来的。”

    柳澈深却不说话,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

    拈花也没了辙,这自然是瞒不住了,换作别的弟子,必然就信了,柳澈深这么聪明,根本瞒不住。

    柳澈深抓着她的肩膀的手,越发用力,“师父从头到尾都在骗我吗?”

    拈花听得心头发颤,被他抓着胳膊动弹不得,又是光溜溜的,越发势弱,拉着衣裳颇有些难言,“攻玉,为师也不想这样,实在是走投无路,你先帮为师把衣裳穿起来,这样着实有些奇怪。”

    柳澈深见她还在想衣裳,心中越发难受,猛地将她拉扯过去,眼泪却顺着好看的眼睛落下,眼里全都是血丝,可见这些时日没有一日休息好。

    拈花对上他的眼睛,一时间颇有些愧疚,可他的手慢慢上移,似乎要掐上她的脖子。

    拈花吓得不敢动,他那眼神落在自己身上,似乎恨不得掐死她算了。

    他手慢慢上移,终是停在了她的肩膀,话间很轻,“你根本没有心。”

    拈花被他说得一怔。

    柳澈深已经放开了手,起身往外离去。

    拈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颇有些复杂,才刚有了些许感伤的情绪,肩膀的疼却越发强烈。

    孽徒啊,两只手都要生生废了。

    拈花看向自己细白的胳膊,果然两道掐痕,这力气也不知哪来的,真较真起来,她还真敌不过。

    此地不宜久留!

    拈花抬着僵硬的手,颇为生硬的穿上衣裳,下了地差点摔了,这么久没有用上这两条腿,实在不灵活。

    她连忙一边揉着腿,一边如僵尸一般往外走去,外头是个园子,空无一人,好像不是魔界。

    拈花绕过回廊一路往外走,果然找到了门,外头一层接着一层的台阶,直通而下。

    拈花连忙上前,才颇为僵硬地迈出门,就看见柳澈深站在外面台阶上,察觉到她这处动静,慢慢转身看了过来,见她一副要逃的架势,眼神越发冷。

    这可真是太不巧了,这么多门,偏偏就选择了和他一样的出口,也不知道是她衰,还是因为师徒的关系。

    拈花颇有些尴尬,捂着乱糟糟的衣裳又僵硬地上了一步台阶,“攻玉,为师可以走了吗?”

    柳澈深看着她许久,才淡声说,“你要走要留,与我何干?”

    拈花闻言放松不少,往台阶下走,越过他的时候加快了脚步,唯恐他又改变了主意。

    拈花一步步往下走,柳澈深的视线就一直落在她身上没有移开,让她莫名有些僵硬。

    总觉得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这天色还阴沉沉的,让她眉心乱跳。

    拈花往下走去,底下迎面而来一群修仙之人,看见她皆是一愣。

    “衡山掌门?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众人看见她,又看见她身后的柳澈深,“果然有蹊跷,你莫不是与魔界勾结,你和这魔头什么关系?”

    “这般衣衫不整,难不成是师徒乱.伦?!”

    拈花着实有些头疼,她也想把衣裳穿整齐些再出来了,这不是手脚不方便吗,这些修仙之人嘴皮子真碎,说到哪儿去了。

    明明是徒弟要杀师父,她这都差点要成案发现场了,想得还挺香艳刺激。

    传出去,只怕谣言四起。

    拈花正琢磨着动手,又怕刺激了柳澈深,犹豫不决之间,前面那些人的声音突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