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69章 第 69 章
    拈花面上答应了, 可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呆在这里等柳澈深大婚。

    往日的事,他一字不提, 怎么可能让她放心下来。

    柳澈深蝉伏一年之久,现下来寻她, 必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 便是用脚趾头想, 也知道不可能只为了让她观礼。

    拈花费了些功夫, 打听付如致的消息, 可惜一无所获,这魔界里地牢大大小小无数,想要短时间内找到, 绝对不可能。

    尤其是现下,她还摸不清柳澈深的底子,不能轻易冒险。

    拈花想了想,还是去找了迦禹。

    迦禹平时除了柳澈深能叫得动,别人绝对叫不动,很多时候,便是柳澈深叫他, 也是一副我艹你娘的架势, 但又不得不听吩咐,看着就很苦逼。

    反派混到他这份上,也可以收拾收拾摆棺材里了。

    拈花看着他和那条大蛇一起挂在树上, 忍不住叹息, “你怎就沦落到这种地步?”

    迦禹瞥了她一眼, “再说一句, 信不信我动手了?”

    拈花负手而立, 笑得直白,“你动手罢,你可打不得我。”

    大蛇被吵醒了午睡,当即从树干上爬下来,一脸崇拜地看着她。

    迦禹面色越发阴沉,片刻后又是阴笑,“我是打不过你,你不是也打不过你徒弟,被他软禁在这里?”

    “我想要走也不是难事。”

    “呵!”迦禹阴笑出声,“少夸海口了,你那徒弟如今法力高深莫测,没有动你,只是给你一点做师父的面子,真要动起手来,别说是走,你那腿都能给你打折了。”

    他说着,看向她压低声音提醒,“你可小心些,你那徒弟性子可不同往日,你最好还是乖乖呆在这儿,免得不小心惹了他,将你往日做的事全回报到你身上。”

    拈花着实有些透心凉,她怕的可就是这个,要是柳澈深真废了她修为,那岂不是任人鱼肉?

    拈花越想越不能留在这危险之地,“把你的宠物借我一用。”

    大蛇闻言双眼放光,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迦禹听见这话看了眼一脸谄媚的蛇,面色越发铁青,一时不想理会,连动作都没变过,重新躺下,闭上眼,“你抓去罢,反正在这儿也没什么用处。”

    拈花闻言领着大蛇,准备离开。

    “喂!”迦禹忽然又叫了她一声。

    拈花转头看去。

    他用手支起脑袋,看过来,“那魔域圣女长得可不是一般的漂亮,姓柳的估计招架不住,我偷偷看过了,那双眼好像还会使媚术,你就不怕你的徒弟被迷惑?”

    拈花听到这话,看向他一脸诚恳,“大家都是人,看到美人怎么会不心动,被美人迷惑一下,也不算什么坏事?”

    迦禹:“……”

    迦禹:“我是说,你作为一个美人难道没有危机感吗?那圣女神神秘秘又勾人心痒难耐,你虽然也美,可也比不上人家初来乍到的新鲜……”

    “你觉得我是需要攀比皮相的人吗?”拈花看着他,慢条斯理地传递反派思想,“拥有这个世界的掌控权才是最重要的,你的眼界还是太小,才做不了魔主。”

    迦禹闻言看热闹的表情有一瞬间顿住,一阵风拂过眼前人的裙摆,如昙花一现惊艳眼前,后面树梢开满的花反倒成了陪衬。

    迦禹看着她,越发惊讶,“你的意思是……你还要魔主之位?”

    “既然你做不到,也不耽误别人做到。”拈花一边说,一边往外闲庭漫步而去,像是根本不怕自己仇人一般的徒弟,随时都有可能取她性命。

    迦禹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许久,忽然觉得自己刚头着实是屁话,那魔域圣女似的花瓶如何比得这个女人?

    他阴阴一笑,“野心倒是不小。”他真是越发期待,姓柳的到底要怎么对付他这个居心叵测的师父。

    不远处立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她身后的嬷嬷似要说什么,那女子却微微抬手,示意不要出声。

    她看着远处离去的拈花许久,才收回了视线,显然将刚头的话都听进了耳里。

    …

    拈花其实吹了些牛,毕竟是反派,总不能让人看扁了,偶尔在口头上展示一下自己的强大,也是需要的。

    “大哥,有什么事需要小老弟效劳,小老弟必定万死不辞!”一旁的大蛇,一边跟着她,一边慷慨激昂地表忠心。

    拈花转头看了它一眼,“你那些蛇子蛇孙呢?”

    “唉,这不是新任魔主不喜欢那么多蛇吗,就只能驱散了,不过大哥要是想见,我一声令下,它们就能回来。”大蛇颇有些星星眼,“它们做梦也想瞻仰大哥的威武雄壮。”

    拈花实在不忍心告诉它,它这辈子都看不到了,她如今还是只会变成小鸭,它们的梦想估计得幻灭了。

    拈花深表同情,同时将付如致给她的药瓷瓶拿出来,递到它面前,“你闻一闻,帮我找到这个人。”

    大蛇听到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