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60章 第 60 章
    那訾梦做别的事情可能效率不高, 那追男人可是个顶个,听了她的话,晚间就马上安排了一场宴会。

    拈花颇有些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她着实也没把握。

    毕竟说柳澈深长大了罢,他又无视这个尤物公主, 但说他没那个兴趣罢,他又做过这样那样的事, 着实让人觉得是个正常的男人。

    拈花颇有些苦恼, 感觉在捞海底针一般,摸不透他的心思。

    拈花分神之间, 也被从上到下收拾了一番, 本来就长得白净, 现下一看,彻头彻尾的小白脸。

    瞧她还挺乐意的。

    系统表示很无语,它上上下下上线几十次了, 实在无法承受这样不要脸的,索性直接断了线,眼不见为净。

    訾梦见她收拾了一番, 很是满意, “倘若今日不成, 便由你先来侍奉我罢。”

    “一定成, 公主想要的一定不能将就!”拈花果断开口, 义正言辞。

    訾梦饶有兴致看了她一眼,伸出了手, “走罢。”

    拈花伸手扶她往外走去, 刚一出门就碰到了那只缩地兽。

    那打工兽显然还记得她, 大眼睛瞅了她好几眼, 慢吞吞伸出脚脚来。

    拈花冲它眨眨眼,扶着娇贵的公主上了妖车,到了地方,又扶着人下来,全程用不到侍女。

    那些侍女都觉得她适应得着实太快了,好像天生就是吃软饭的……

    拈花扶着訾梦往前走,老远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往这处走来。

    拈花一时有些忐忑。

    訾梦当即一笑,“心魔,你这师弟嘴甜,我实在喜欢,便留在了身边伺候,不知你同不同意?”

    “公主喜欢,又何必问我?”柳澈深淡淡说了一句,话是对公主说,可视线却落在她身上,颇有些冷意。

    拈花多少有些发虚,垂着头没有与他对视。

    訾梦见他当真有了不悦的情绪,难免有了几许惊喜,正要开口,柳澈深却已经转身往里走去,似乎连多一个字都不想说。

    訾梦看着他进去,饶有兴致。

    拈花见他进去才松了口气,扶着旁边的美人,“公主里面请。”

    里面人不少,歌舞升平,早就已经热闹起来。

    拈花扶着公主进去,一旁玉面公子看过来,手中的折扇轻摇,“殿下身边这么快又换了人,叫我实在伤心。”

    訾梦看了眼对面坐下的柳澈深,颇为妖娆地靠在拈花身上,像是坐不住一样,“可惜了,你若也是衡山仙门的弟子,说不准我便收了。”

    玉面公子很上道,看向对面的柳澈深,意有所指,“我若是衡山出来的人,定不会辜负公主的爱意。”

    “公子说的对。”拈花开口附和,“咱们公主生得这般美若天仙,谁又能辜负公主的爱意?倘若让我在修仙和公主之间做一个选择,我一定会选公主,这才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訾梦伸手点了点她的嘴,“就属你嘴甜。”

    玉面公子倒没想到这个修仙者小白脸做得这么顺手,完全不把脸当脸,这话便是寻常做面首的,都说不出口来。

    周围安静了一阵,只有殿上的歌舞声还在继续。

    柳澈深垂着眼睛,默不作声。

    訾梦伸手过来,拈花马上会意,扶上她的手,替她揉按,“公主这手可不能伤着。”

    玉面公子:“……”

    周遭的魔修看拈花颇为不顺眼,也不知道哪来的小白脸,直接把风头都抢光了。

    拈花将她的柔荑按了一遍,又给她按按腿,服务做得极为到位,心中却在琢磨怎么说服柳澈深,瞧他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着实为难。

    柳澈深慢慢抬眼看向这里,神情颇有些淡。

    訾梦见对面的人看过来,心中越发欢喜,伸手摸向她的手,“你师兄那处没人伺候,难免寂寞,不如你也给他按一按,增进一下师兄弟的感情。”

    “公主说的是。”拈花听到这话,想了想还是起身往那边走去。

    柳澈深看着她走近,没有说话。

    拈花走到他身旁,在他身后坐下,“师兄?”

    柳澈深没有回应,显然不打算理会她。

    拈花坐在他身边,很轻易就能感觉到他身上很清列的气息,一时颇有几分尴尬,着实这几次与他见面都非常地不师徒。

    拈花坐在旁边难得乖了一阵,犹豫了一会儿,伸手到他肩上,“师兄,我给你按按罢。”

    柳澈深拿着酒盏的手微微一顿,很淡的说了一句,“走开。”

    拈花没有听清,靠近他,“你说什么?”

    柳澈深却没再开口,似乎压着什么情绪。

    拈花见他不说话,连忙趁机开口,“师兄,那公主似乎对你很是喜欢。”

    柳澈深忽然很轻地回了一句,“是吗?”

    拈花这会留心听了,以为他起了兴趣,当即蛊惑道:“是啊,你不觉得公主很美吗?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