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50章 第 50 章
    拈花着实有些头疼, 这几日过得真是鸡飞狗跳。

    恒谦和荪鸳鸳两个逆徒,一个终日以泪洗面,一个时时哭哭啼啼,她这院子都快要给淹没了。

    她看着第二百六十次抓回来的恒谦, 再一次深刻体会到柳澈深是有多好养, 完全不让鸭操心。

    “你究竟想要如何,想要把为师活活累死吗?”

    恒谦一听这话, 眼眶瞬间红了, 往她这边膝行过来,“师父,求你别拦我了, 我要将真相告知所有人, 我才是那罪大恶极之人, 此事与师兄并无干系!”

    让他去了还得了?

    剧情线绝对乱七八糟, 到时系统必定发疯,任务一通乱发,岂不白叫她活活累死?!

    拈花看他半响,倒了一杯茶, 慢条斯理的喝,“你若要说,便先和鸳鸳说罢。”

    恒谦听到这话, 一副开不了口的样子。

    拈花继续开口,“你可知你去告知掌门, 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你师兄这件事早就传遍了修仙界, 你让旁人怎么看我们衡山仙门, 怎么看为师, 你要让为师受尽千夫所指吗?”

    恒谦回答不出来, 这就是两难,从他逃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样的结果。

    所有人都在骂师兄,唾弃他,可谁又知道真相竟是这般不堪。

    他一时红了眼,跪坐在地,没了言语,像是被抽走了魂。

    拈花见他总算消停了,端起手里的茶,准备品一品,歇一歇。

    “师叔祖,不好了,鸳鸳师叔要上吊!”

    拈花:“……”

    恒谦闻言才像是梦中惊醒一般,连忙冲了出去。

    拈花放下手里还没有品的茶,颇有些头疼欲裂,这狗血话本也不知道是在折腾她,还是在折腾主角?

    拈花按了按太阳穴,起身往外去,才进了荪鸳鸳的屋里,就听到男女高音重叠。

    “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相信!”

    “鸳鸳,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死了就好了!”

    “师兄,与你无关,我要听师父说!”

    拈花几步走近,从善如流地安慰,“好好好,为师去死行了罢?”

    一旁的小弟子听得一脸惊愕。

    荪鸳鸳见她进来,涕泪纵横看向她,“师父,你真的废去师兄的修为了吗?”

    屋里的吵闹瞬间停了下来,恒谦也是愣住。

    拈花有些没想到她问的点,只能开口敷衍,“鸳鸳,他犯了错,如何能不惩罚?”

    恒谦听到这话,满脸的煎熬和自责。

    荪鸳鸳似乎不敢相信,瞬间哭得眼睛缝都没了,“可是师父,原没有这般严重,如果是师兄,我并不会介意!”

    这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道惊雷闪过,屋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这话倒叫拈花不好接了,她着实是有些局限了,她怎么会觉得鸳鸳会为了那档子事寻死觅活,她乃是狗血文中的玛丽苏女主,搭档的还是种马文男主,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还搞什么狗血虐恋?

    她瞥了一眼恒谦,可怜的孩子,脸色已经苍白如鬼。

    恒谦闻言许久,才颤抖着声音开口,“你是说,倘若是师兄,你很愿意是吗?”

    荪鸳鸳闻言眼泪珠子拼命掉,显然是默认了,虽然依旧很难过,但明显难过的点和他们理解的不一样。

    恒谦一时间面如死灰,彻底没了声音。

    拈花站在原地颇有些尴尬,却又不太想走。

    这大概就是狗血话本的魅力,越狗越好看,反正都是三角恋,怎么恋没关系,只要是三个角就行了。

    拈花看得上头,外头有弟子恭敬请到,“师叔,掌门有请。”

    这么快就回来了,必是为了柳澈深的事。

    拈花只能暂且停了看戏的念头,随弟子过去。

    山顶风阵阵吹来,仙风道骨的老者站在悬崖边上,看着前面层层叠叠的仙山,颇为高深莫测。

    拈花心里有些忐忑,这老头可不好糊弄,话本里虽然就只有几许笔墨写过,但原身是极为忌惮他的,因为她心思不端,唯恐被自己师父发现了马脚,而得不到掌门之位。

    所幸她表现得很好,掌门之位得的还算轻松。

    “师父。”

    掌门闻言微微颔首,“叫你来,是有一事要问。”他转头看来,话间严肃,“听说你已经废去子澈的修为,将他逐出师门?”

    “是,他犯了错,弟子不能不罚。”拈花按照原来的剧情走,可得到的答案却不一样了。

    掌门还是一脸慈祥,开口却已然与话本里有了差别,“时间如此仓促,如何肯定是他?”

    拈花微微一顿,回答不出来。

    她不是确定,而是硬要冤枉他,当然要仓促行事,只是这话却不能说。

    掌门见她不说话,“我听说子澈一直不曾认,依我看这孩子不像是敢做不敢当的人,你自来稳妥,怎会如此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