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36章 第 36 章
    年纪不大, 管得倒多。

    拈花嘀咕了一句,将复杂的裙子穿起,抬手解开了马尾, 乌黑的头发散下,头纱戴上之后, 还真有了几分舞姬的样子。

    现下应是不会招惹那些魔修的异样眼神。

    拈花换好衣裳出去,柳澈深正站在窗旁,似乎在等她,又似乎在透气。

    拈花这般出来, 声响可比刚头热闹许多, 身上挂珠摇摇晃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柳澈深听见声响,转头看来,视线落在她身上,顿了很久, “师父,为什么不穿衣裳?”

    他再开口时,声音依旧低沉得过分,像是拈花真的没穿一样。

    拈花都有些怀疑自己,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裳,小衣下裙都在,还有头纱面帘,层层叠叠可不多着吗?

    怎在他眼里就是没穿?

    “这不是穿了吗, 你眼里看到的是什么?”拈花有些疑惑, 转了个身给他看。

    裙摆飘起, 带着她身上的暖香气息迎面而来。

    这衣裳分成两节, 中间露出一抹细腰, 小衣上还缀着挂珠,与裙上遥相呼应,称得腰越发纤细细白,走动之间,晃动着光芒格外好看。

    柳澈深看着微微眨了下眼,没有说话。

    拈花见他不说话,应当是看明白了,只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么露骨的装扮。

    她把面纱带上,伸手去拉他,“走罢,你扮成玉面,借此身份行走方便打探消息,别招惹外面那些魔修,处理起来必定麻烦。”

    柳澈深在她的手碰到他衣袖之前,收回了衣袖,径直往前走去。

    拈花颇有些受伤地收回了手,虽然自己这个设定要对二徒弟有觊觎之心,但不代表见一个爱一个。

    他这般防贼似的,着实让她这个师父有些受伤。

    不过以他这样端正的性子,暂时没有杀她的想法,已经很不错了,反派要认命。

    拈花打开门,那魔修遍寻不到她,已经去了别处,现下正是离开的好时机。

    拈花当即转身看向柳澈深,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床榻,确认没有问题后,拿着手中折扇,迈出了门,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世家公子的味道。

    他这样的人,即便不修仙,也是最耀眼的那个,可惜好日子快要到头了,他所有的东西都要给恒谦了。

    拈花跟着他身后,往下走去,这一路出去,周围香风阵阵,不像她进来时,舞姬让开路给她走,现下皆是靠近而来,水袖手帕纷纷往他身上飘。

    拈花心中紧了一下,担心柳澈深见到这阵仗,会不知如何应对。

    可没想到他倒是泰然自若,分花拂柳轻易而出,优雅从容,果真像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贵公子。

    也对,柳澈深出身极好,虽说他门族规矩森严,这种阵仗显然不少见,想来也是寻常。

    可她转念一想又有些疑惑,刚头可是连衣袖都不让她碰,怎得到了别人面前就不一样了?

    拈花心中叹息,只怕她这个师父要做到头了。

    此处青楼时常有舞姬跟着客人离开,倒也没人关注,再加上拈花面生,旁人也不识她,只以为是柳澈深带来的,出去得越发容易。

    去了外面,已经有一只妖兽拉着车拦在门前,和人间的马车没什么不同。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口,见柳澈深出来,当即迎了上来,“可是玉面公子?”

    旁边人听到这名头纷纷看了过来。

    拈花顿在原地,柳澈深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好像他就是玉面公子,“在下正是,不知阁下怎么认出我?”

    拈花看了他这波澜不惊的样子,微微挑了眉,到底是在外头历练长大了,当真看不出深浅,倘若她不是见过玉面公子,真能被他骗过去的。

    中年男人显然是只认玉佩,不识人,“公子这玉佩就此一枚,谁能不识?小人听说公子喜好玩闹,便在各处寻了一遭,不成想还真能遇上公子。”他说完,当即伸手向那妖车,“公子这边请,我家主子正等着公子去拜访。”

    柳澈深看向妖车,倒也没说什么,几步往前。

    他行事自来稳妥,往日在阵中,也是他安排妥当,不需要她操心。

    拈花也乐得不用动脑子,在后头跟上他。

    那拖车的妖兽很是乖巧,本在一旁睡觉,看见有人要来上车,伸出圆乎乎的脚来当轿凳。

    拈花见这般,颇觉有趣,这妖兽瞧着好是乖巧,虽然它的脚脚也很高,但也有心了。

    柳澈深上了车,转身看向她,伸手过来。

    这倒是难得,刚头可一直避自己如蛇蝎。

    拈花伸手抓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比之她微有凉意的手烫了许多。

    拈花才伸过去,柳澈深微微一使劲,就将她轻松拉了上去,接着迅速收回了手,俯身掀开车帘进了车里。

    拈花本还想多蹭一下暖炉,不成想,他眨眼就收回了手。

    妖兽见人上车,懒洋洋站起四肢,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