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34章 第 34 章
    恒谦拿着血莲一路往外走去, 像是拿了千斤重的石头。

    莯怀跟着他们出来,因为刚头的事,她实在不知该跟柳澈深说什么, 便看向恒谦手里的血莲, “这血莲你要尽快服下,否则会失了成效。”

    恒谦似乎还在纠结,看向柳澈深一脸不知道该如何办的样子。

    这血莲太过贵重,还是师父送的,他不敢吃。

    柳澈深见他这般,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血莲, 半响才开口温和道:“既是师父给你的, 就早些吃下罢, 好好准备修仙大会,免得辜负了师父一番心意。”

    恒谦闻言似乎五味参杂, 许久才开口, “我明白了,师兄,你别介意, 师父必是觉得我太弱了,怕我在修仙大会上给她出丑。”

    这可未必,血莲能大大增加仙力,现在给, 无异于帮着他作弊, 显然是希望他得第一, 如此明显的偏心, 便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更何况是柳澈深这样心思缜密的人。

    柳澈深微微颔首, 没再多言,往外走去。

    莯怀见他离开,也没再多留,往里走去,迎面碰上了先头林中相遇的女弟子。

    女弟子知道了刚头的事,颇为不好意思,“子怀,这事全赖我那张嘴,我一时嘴快,不知晓他们竟然会说出去。”

    莯怀倒是没放在心上,只是她实在有些疑惑,明明没有的事,怎么就传得这般有鼻子有眼?

    “无事,都是玩笑话,只是往后莫再开这样的玩笑,我实在受不起。”

    女弟子闻言一脸疑惑,“我是真看到了,难道子澈师叔抱着的不是你?”

    莯怀闻言一顿,“我?”

    “是啊,虽说离得远些,但我看得清清楚楚,这女弟子里,就你一个人梳男儿头。”女弟子看着她的马尾,颇有几分偷笑,示意她不要再隐瞒了,毕竟她都看见了。

    “你确定看见的是子澈吗?”

    女弟子用力点头,一脸肯定,“是!绝对是,我谁都可能认错,但是子澈师叔绝对不会,他可是人群里一眼就能看见的人!”

    莯怀愣神许久,等回过神,自己已经回了大堂。

    子澈那样的气度和身姿确实不容易认错,可若说他和别的女子亲密缠磨,她是不相信的,他那样君子端方的人,绝不可能!

    可如果不是他,女弟子为何这样说?

    莯怀思来想去,总觉得哪里不对。

    一个弟子从她身旁经过,端着手里滚烫的汤,“好生烫,好在我没有喝,不然可要烫红了嘴。”

    莯怀脚步瞬间顿住,猛地转头看向那弟子,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什么,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神情惊愕。

    那莫不是……他和他的师父……!

    -

    延绵不断的山,重重叠叠,近的浓,远的淡,遥遥看去,像水墨画般风流写意。

    山林如此,山中缓步行着的人亦是如此。

    柳澈深作为大弟子,得跟随长老一道去布置结界,才到地方,就碰见了付如致。

    柳澈深一派平静,伸手行礼,“师叔。”

    付如致点头,“你来的正好,掌门正有事要问你,他在前头。”

    “是。”柳澈深依旧平静。

    付如致却察觉到了哪处不对,他有些静得太过,虽说往日也是话少,可没有这般生冷。

    他细细一看,一眼便见那衣袖里似有烟气透出。

    他一时疑惑,待柳澈深经过身旁,当即伸手抓向他,三指诊脉,片刻后,眼睛一睁,“你……!”

    他当即抬起他的手,拉开衣袖,果然看见手腕上一缕烟气若隐若现,他反应过来,当即压低声音,“你何时被心魔缠上,可是在幻境中?”

    柳澈深看着手腕上的烟气,倒也没有惊讶,收回了手,“弟子在幻境中未曾防备,一时不留神被些许残念牵动,让它得了可乘之机。”

    付如致神情凝重,“你速与掌门说明情况,随我回仙门闭关。”

    柳澈深却依旧平静,“师叔放心,心魔已散,留下的只是一缕残烟,我能控制住它,不日便能将它脱离,还请师叔不要告知他人。”

    此事确实不好对外说,堂堂仙门的第一大弟子被心魔所困,谁都会刨根究底猜测他的**是什么?

    更甚者还会有人说他修心不稳。

    流言蜚语最是可怕,想要毁掉一个人也不是难事。

    付如致沉默半响,倒也相信柳澈深,他自来稳妥,况且这心魔种下的并不深,只消花些时日就能脱离,并不足以为惧,只是得千万小心才是。

    “既如此,你要留心,莫再它探得你的心思。”付如致从衣袖里拿出一个药瓶,“这是绿麟粉,你将此药涂以手腕,可以隐藏一二,万不可被别人发现。”

    柳澈深接过药,神情温和了很多,“多谢师叔。”

    付如致看着他转身离开,忽然叫住了他,“子澈。”

    柳澈深闻言看来。

    “切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