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29章 第 29 章
    拈花心中想着, 静心细看自己丹田里的那股气,已经变成一团黑色,不过因为周身的仙气使然, 隐藏得极深,叫人看不出来。

    就是真真正正入了魔修,不过光这么点灵力显然不够,她还需要再谋划谋划。

    柳澈深见恒谦慌乱冲撞出去,心中微惑, 回转进屋, 见拈花平静闲适, 一时不知该出去, 还是进去。

    拈花见他难得进来,开口询问, “怎么了?”

    柳澈深见她看过去,当即收回来视线, “不知子谦发生了何事?”

    拈花晃了晃杯中的茶,“为师刚头责备了他几句, 许是生气了,过几日缓缓便好。”

    这话显得他们越发生分, 明明都是师徒,却有了区别。

    亲近之人才会责备,不亲近的便是连责备这样的情绪都不会给。

    柳澈深闻言没有说话, 正准备离开。

    荪鸳鸳端着甜糕进来,拈花叫住他, “来吃点甜糕, 鸳鸳手艺可是极好。”

    荪鸳鸳闻言当即端着甜糕, 走到柳澈深面前, “师兄快尝尝看,很甜又松松软软的,师父最喜欢了,我可是琢磨了很久才做出来的。”

    柳澈深这才拿了一块,吃了一口,并没有觉出什么甜味,反而有些苦意。

    荪鸳鸳转身将甜糕摆在拈花面前,见屋里没别人,一时好奇,“师父,你和师叔会成为道侣吗?”

    柳澈深拿着糕点的手一顿,看向拈花。

    拈花自然不能说实话,随口说了一句,“也不是不可以。”

    柳澈深沉默半响,忽然起身,“师父,弟子还有事,先行告退。”

    “去罢。”拈花闻言慢悠悠挥手,男弟子都是闲不住的,一会儿红颜知己,一会儿路边野花的,还是女弟子乖巧,陪着吃陪着喝,没事还能吹吹牛。

    柳澈深拿着手里半截甜糕往外走去,还没出屋,就听见荪鸳鸳问,“师父喜欢师叔吗?我听说有些道侣都是因为相互喜欢才在一起修炼的。”

    拈花声调清冷,却回得慢悠悠,“谁不喜欢你师叔这样的人,不过这也是往后的事了,往后再说罢。”

    柳澈深微微侧首,停顿片刻,快步迈出了门,手里的甜糕也扔了,以他以往的做派是不会的,现下却直接扔在了院子里。

    他走得匆忙,也不敢停留,他怕再停留一会儿,会忍不住说出不该说的话,出现不该有的念头。

    柳澈深疾步回了弟子院,才进屋就见恒谦翻箱倒柜,见他回来,当即从柜子里翻出两床蚕丝被。

    他神情颇为复杂,抱着被子走到柳澈深床榻边上,把蚕丝被放下,“师兄,这两床被子给你罢。”

    柳澈深一眼就看出这是在玲珑阵里的被子,“这被子怎么会在你这儿,不是师父的吗?”

    恒谦支支吾吾了半天,似乎有些难言,“是……是师父先头送给我的,说是怕我着凉,不过我觉得这东西还是应该给师兄,再不济,我给鸳鸳或者付师叔都可以。”

    柳澈深看着被子半响才开口,“师父两床被子都给了你吗,没有给鸳鸳?”

    柳澈深这一问,恒谦越发心虚,立刻事无巨细地解释,“那一日我在师父屋里和坯畴玩闹,坯畴跳上师父的床了,师父喜净,许是觉得不干净就送我了,因为这事,鸳鸳还吃了好一阵的醋,说师父偏心。”

    恒谦笑得有些干,说得也很生硬。

    其实他根本没有和坯畴在师父屋里玩,是师父突然拿了两床蚕丝被给他,格外关切他,他那时以为师父疼他,现下心中却是复杂。

    柳澈深闻言自然也听出了些许漏洞,他是君子,可不代表他愚钝,恰恰相反他非常聪明,一听就听出异样。

    恒谦说着似乎还有些乱,上前拿过烛龙剑,“这烛龙剑,也不应该属于我,原就应该是师兄的。”

    柳澈深见他这般举动,开口制止,“子谦,你和师父怎么了?”

    恒谦也知道自己这般是无济于事。

    他即便把师父给他的所有东西都剥离掉,她也依旧是自己的师父,也依旧改变不了她对自己的情意。

    可他要怎么做,他也不知道,他不能说,也不能问,只怕会害了师父。

    恒谦拿着剑,无力地在床边坐下,“没什么,只是师父说了我几句,我有些置气了,是我不懂事。”

    柳澈深见他这般,没有再问,他视线落在蚕丝被上,许久都没有收回。

    这蚕丝被是师父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弄回来,往日最喜欢拿了两床叠起来,在被子上翻来覆去滚动。

    现下却将两床都送给了恒谦,孰轻孰重轻易就能看出来。

    他们三个弟子,自始至终最受宠的都是恒谦。

    不是鸳鸳,更不会是他。

    -

    午间习课,众弟子陆陆续续进了院。

    前头是慕容眉教学,她对教导弟子非常有兴趣,每日都喜欢来训诫几句。

    荪鸳鸳与她关系一直不好,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