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27章 第 27 章
    柳澈深拿着药往山顶走去, 片刻后,又想起什么回转而去,到了付如致的院子里。

    付如致正在捡拣草药, 见他进来, “怎么了,可是你师父有什么事?”

    柳澈深把手里的瓷白药瓶递过去, “还请师叔看一看,这药师父能不能用?”

    付如致接过药瓶,打开闻了一闻,又倒出药, 细细辨看, “是子怀给你的罢,你倒是心细,别鹤门这丹药对你师父的伤极有益处, 可以送去。”

    柳澈深这才安心,伸手拿回药,“多谢师叔。”

    付如致见他谨慎将药装回衣袖里,又开口问了一句,“子谦呢?”

    柳澈深想起恒谦的古怪表现,“他不舒服,在院里休息。”

    付如致闻言点头一笑, “还是你有心,即便在外头待了两年, 也没有与你师父生分,子谦子鸳现下年纪还少, 你是师兄, 有些事情要多以身作则。”

    柳澈深闻言看向付如致, 半响才点头,“是,弟子明白。”他没有多停留,转身往外走去。

    付如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似有些许担忧。

    -

    柳澈深到了山顶,夜色已经慢慢沉下,天际最后一抹亮光也缓缓淡去,偶有几颗星星闪烁其中。

    柳澈深进了院子,没有先进屋,而是先找荪鸳鸳。

    荪鸳鸳正在廊间打灯,见柳澈深过来,连忙提着手里的灯笼上前,“师兄,可是有什么事?”

    “无事,我过来守着,免得迦禹再来。”

    荪鸳鸳听到这话,心中安心了许多,又有些喜悦,不过更多的心思还是在师父身上,“如此甚好,我本还担心,现下也不怕了,师兄要去看看师父吗?她已经醒了,正无聊着呢。”

    柳澈深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伸手拿出药瓶,“我不进去,你将这药给师父,是治伤的。”

    “好,我马上去。”荪鸳鸳连忙接过药瓶,转身进了屋里。

    才进屋,就见拈花靠在床上唉声叹气,一会儿恨得牙痒痒,一会儿又是悔不当初的样子。

    她心中知晓,连忙上前安慰,“师父,修为一事不必担忧,徒儿相信你的仙力一定会回来的。”

    拈花看了她一眼,“为师只是在烦恼要不要吃夜宵,现下这情况,咀嚼食物都会牵动伤口。”

    荪鸳鸳:“……”

    荪鸳鸳已经习以为常了,很快就反应过来,倒了水和药递去,“师父,先吃药罢。”

    “不吃。”拈花听到药就一阵嘴苦,闭上眼睛装睡。

    “师父,这药是甜的,很好吃,是师兄刚刚送来的!”荪鸳鸳连忙趴在床头,开口瞎编。

    拈花听到甜的,当即睁开了眼睛,勉为其难开口,“那我尝尝罢。”

    她说着张开手,荪鸳鸳连忙把药丸倒在她的手掌心。

    拈花张嘴吃下,吞得太快,没尝出味道来,又伸手到她面前,“再来一颗。”

    这是连药都馋嘴了。

    荪鸳鸳看了一眼窗外,柳澈深摇了摇头,她连忙把药收回怀里,“不行,师兄说不能吃了。”

    拈花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外头,柳澈深见她看去就收回了视线,一派冷淡。

    拈花啧了声,“你是听你师兄的,还是听为师的。”

    荪鸳鸳握着怀里的药,小声嘀咕,“鸳鸳听师兄的,师父一直不是很靠谱,没得吃药还吃出问题来了。”

    拈花很伤心,委实伤心,她的徒弟怎么感觉像柳澈深的徒弟,半点不听她的话,还觉得自己不靠谱!

    拈花绝望地躺回去,片刻后便感觉丹田一股暖意,慢慢流向五脏六腑,那疼痛的感觉竟然没了。

    应当是别鹤门的仙丹,柳澈深这带回来的红颜知己倒是不错,往后没事就让他多讨些丹药来,也是桩不亏的生意。

    柳澈深见拈花吃了药,就去了外头院子坐着。

    才坐下,就看见墙角一只小妖兽蹲在那处盯着他,呲牙咧嘴的一脸凶恨相。

    见他看过来也不犯怂,直接迈着小胖爪就过来了,到了跟前冲他狠狠呲牙。

    柳澈深见它到了面前还是这副凶巴巴的样子,忍不住一笑,俯身伸手摸向它的下巴,轻轻揉它,还是少年时的性子,“吃了师父不少东西罢,这么胖乎乎的?”

    坯畴见他伸手过来,想要张嘴咬他的手,可那手一揉它的下巴,它竖起来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好舒服!

    好会撸!

    “嗷呜~”坯畴忍不住叫出声,整只靠在他手上,享受着按摩。

    柳澈深见手上这只比往日玲珑阵里的小妖兽都要重许多,忍不住笑出来,难怪师父总说山要给它吃空。

    荪鸳鸳从屋里出来,看见这一幕,视线莫名有些收不回去,本就冷淡的青年,如今竟然笑着摸脚边的妖兽,一瞬间连那与生俱来的距离感都可以忽略掉。

    柳澈深感觉到她的视线,抬头看过来,荪鸳鸳慌忙开口,“师兄,我先去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