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26章 第 26 章
    荪鸳鸳以为师父怎么了, 急忙站起来,掀开珠帘往屋里看去,发现师父醒了, 一时间越发奇怪。

    师父既然已经醒了, 他为何还会这般冲撞出去, 难道不是应该先照顾师父吗?

    荪鸳鸳有些想不明白, 不过也没多余的心思在这上头,她连忙上前, “师父, 你没事罢, 可吓死徒儿了!”

    拈花虚弱地摇摇头, “为师没事, 不必担心。”

    她说着看了眼外头,系统现下还没提示任务成功, 恐怕恒谦还处于不敢置信的阶段。

    这一时半会儿应该是不敢回来了,瞧那刚头的表情,真是吓坏了, 天可怜见的孩子啊, 谁让你是狗血话本里的男主呢?

    就是种马吊炸天的男主又怎么样, 你就是翻过天去, 也是狗血的中心点,绕不开的。

    或许这就是狗血话本里的唯一好处了, 看着人一惊一乍, 怀疑人生。

    荪鸳鸳见她这般虚弱, 眼泪越发往下掉, “那魔头必是暗算了师父, 有朝一日师父若是再碰到他, 一定不要手软,把他大卸八块,喂他那头蛇!”

    啧,哭成这样还不忘老本行,这毛病怕是改不了……

    拈花看着她,颇有些犯愁,也不知怎么就养成这样,话本也没说这么严重,她这个师父也是个脚踏实地的人,怎么带出来的徒弟会这样?

    这般闭眼吹,也委实是个人才。

    拈花若有所思,外头珠帘晃动,有人掀开珠帘走进来。

    她抬头看去,柳澈深端着手里的药进来,身上的弟子服还沾着些许血迹,一看就是格外匆忙,顾不得这些。

    柳澈深见她醒了,几步走近,紧绷的情绪似乎没有放松多少,“师父,你感觉可还好?”

    他端着药的手都被烫红了,却无暇顾及。

    拈花看见他眼里的关切和紧张,才没了些许疏离感,先头吃饭的时候,他简直就跟陌生人一样。

    拈花很是欣慰,他虽然表面冷了些,但骨子里还是敬重她这个师父的。

    “放心,没什么大碍。”

    柳澈深见她真的没事,似乎松了一口气,“先喝药罢。”

    荪鸳鸳见柳澈深端着药进来,连忙起身把位置让给他,“师兄,你坐。”

    柳澈深在位置上坐下,拿起勺子舀了一勺药,启唇轻吹。

    柳澈深熬的药不苦,多少会带一点甜味在里头,还挺好喝的,往日在阵里她偶有风寒,就是喝他熬的药。

    拈花坐起身,靠近他身旁,认真等着投喂。

    柳澈深感觉她靠近,微微垂下眼,下一刻,却是暖香缓缓而来,距离这般近,根本避无可避。

    柳澈深的手微微一顿,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拈花有些疑惑,是她等着喝药的姿势不对吗?

    拈花想了想,又往前挪了点,可还没挪多少,柳澈深突然站起身,离开了床榻这处。

    拈花越发搞不明白了,在他手上讨口药喝怎就这般难?

    柳澈深已然将手里的碗,递给旁边的荪鸳鸳,“鸳鸳,你来喂。”

    “哦,好!”荪鸳鸳闻言连忙接过碗,却差点没端住,不是因为她,而是师兄差点没拿稳,他的手似乎有些发颤。

    柳澈深收手垂在身侧,还特意解释了一句,“有些烫。”

    荪鸳鸳心里疑惑,端过药,烫意马上从指尖传来。

    她瞬间转移了注意力,把药放在床旁的凳子上,抬手捂住耳垂,缓解烫意,心里却越发奇怪。

    若是烫着了,也不应该是手发颤啊,除非是某些情绪无法控制的时候,才会这样。

    荪鸳鸳看了一眼柳澈深,见他面色平静无常,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或者真的是烫着了罢。

    荪鸳鸳缓解了一下,连忙坐到拈花身旁,继续喂药。

    拈花看他们像转陀螺一样转了一圈,好不容易才喝到一口药,那苦意在嘴里瞬间蔓延开来,让她差点离世。

    她直皱起眉头,看向柳澈深,“你没给为师加糖吗?”

    柳澈深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师父忍一忍,这是师叔要求的,药材不可多也不可少。”

    拈花闻言不太想喝,荪鸳鸳又是一勺递过来,似乎生怕她不肯喝了。

    拈花勉强喝了一口,有些生不如死地看向外头,淡淡吩咐,“把坯畴抓过来,让我打几顿压压惊。”

    荪鸳鸳:“……”

    柳澈深:“……”

    屋外头还真有了动静,只是进来的不是坯畴,而是付如致。

    他去山边看了情况,没有查看到魔的气息,重新布了结界,回转而来。

    见她醒了,上前来一边替她把脉,一边问,“那迦禹怎么会找上你?”

    拈花终于暂时逃脱了喝苦药的折磨,“我不认识他,又怎知晓一个疯子的想法?”

    付如致有些担忧,“这魔君生性奸恶阴险,曾经叛出魔域,连魔族都不容他,后头为恶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