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24章 第 24 章
    日头晴好, 万里无云,天际的阳光直直照射而下,穿过树间平添几分暖意。

    拈花今日要替弟子接风净尘, 起个大早,也不急着去大殿,特地空出些闲暇时间,喂喂院子里的锦鲤。

    这锦鲤每日都格外累,尤其是在拈花手上讨口饭吃, 明明就这么大一个缸,成日跟跑八百里一样。

    拈花拿着手中的鱼食, 左边掉一颗,右边掉一颗,有时候还会绕荷叶一圈, 搞得整条鱼都有点晕。

    荪鸳鸳见自家师父这般闲适,忍不住上前说道:“师父, 师兄回来到现在, 只来拜见了您一次,您都不着急吗?他这些时日和他那位朋友可是无话不谈的样子, 我们可都插不上话。”

    荪鸳鸳心里有些酸酸的,倒也不是柳澈深不理她, 若是想要凑上前说什么, 也是可以的, 只是她着实做不到像莯怀那样, 可以在师兄面前谈笑风生,畅聊仙法。

    拈花听到这话, 有一下没一下的喂鱼, 这莯怀她是知道的, 先头一听名字,她就知道是谁。

    这个女子,可是恒谦后宫中最得他心意的女子,如果不是荪鸳鸳在前,或许最喜欢的就是她了。

    这两个女子呢,各有各的风情,在恒谦心中就是白月光和朱砂痣的存在。

    不过按理说,她应该是很后期才出来的人,人物设定就是神秘,并且隐居世外,钟情于恒谦,每每都救恒谦于危难之中,和恒谦是亦师亦友,二人不但能谈情,还能一起战斗。

    此女子也是荪鸳鸳和恒谦后期,最大的一个矛盾爆发点。

    本身应该是没有这么快出现的,只是时间在走,提前冒出来了而已。

    这恒谦想来是有的受了,先不提荪鸳鸳和莯怀这红白之争,就是她这个偏执疯狂的师父,也有够他喝一壶了。

    这就是狗血话本的独特之处,你永远不知道狗血会撒在哪里,因为一不留神她就泼门门前。

    事情开始越来越复杂了,本来四角恋就已经够狗血了,现在还要掺和进去五角恋,简直丧心病狂。

    拈花想着把手里的鱼食全抛进了水缸里,转头看向她,“这都是寻常事,你师兄出门在外,总会结识一两个朋友,这一道走来多少是熟悉许多的,和你们自然就有些生疏了,日子久了就好了,不必太过担忧。”

    “可是师父……”

    荪鸳鸳还要再说,拈花伸手摸摸她的头,“乖,莫想这些,随师父一道去替你师兄净尘。”

    荪鸳鸳见她手摸过来,连忙躲开,“师父,你这手刚刚喂过鱼呢,徒儿才洗的头!”

    拈花闻言手顿在原地,有些抱歉,顺手在缸里的清水洗了洗,“是为师不懂细节了,这样总好了罢?”

    水缸里的锦鲤:“……”那它的细节呢?

    把它干干净净的家当洗手盆,真的毁了它好多温柔。

    …

    净尘礼,乃是特地为仙门历练而回的弟子净尘,净洗之后,是为远离不祥、兴盛蓬勃之意。

    今日这礼乃是特地为柳澈深准备的,他在外两年有余,本来入了化神期,便已是仙门极为看重的弟子,现下在外头名声极好,连带着衡山仙门也越发有势头,这一遭回来自然要大礼而待。

    旁的历练而回的弟子,也都是沾了他的光。

    莯怀看着前面长身玉立的柳澈深,多少有些遗憾,本来她还是可以跟他在同一师父下一起净尘的,可惜了,现下站得泾渭分明,连说话都是艰难。

    长老和仙门中的前辈一一到场。

    莯怀微微抬头,视线落到前面几个长须老者的身上,实在很是好奇,哪一个才是他的师父。

    她刚入仙门,只知晓门中弟子对子澈的师父皆是尊敬有加,每每提起拜在他门下的弟子皆是羡慕不已,而且这衡山仙门的两大弟子都是出在他门下,可见这位长者有多厉害。

    她初来乍到,未免不礼貌,不好多加询问,便也等着这一日,现下自然是好奇。

    掌门还没有到,大家都在谈笑风生,皆是低声有礼,不会显得过于嘈杂,但又不失热闹。

    外头一女子梳着灵蛇髻,姗姗来迟,路过柳澈深面前,难免看他一眼,“子澈越发出息了,你师父知晓必然极为高兴。”

    柳澈深伸手作礼,“谢师叔夸赞,弟子受之有愧。”

    莯怀看见这女子,倒没有想到竟是师叔,辈分如此之高。

    慕容眉一笑,“你是名副其实,怎会受之有愧?只可惜你的好师父,教导出你已是花尽了力气,子谦和子鸳这处,却是落下了,尤其是子谦,天赋这般高,多少在原地踏步了,实在有些可惜。”

    柳澈深闻言微微敛眉,显然不喜欢听。

    一旁的恒谦连忙开口,“师叔,是弟子资质愚钝,本就比不上师兄勤勉,怨不得师父。”

    慕容眉抬手掩袖一笑,“都是玩笑话,怎还当真了?不过子谦,你若是在我门下,师叔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倒也真是玩笑话,你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