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9章 第 9 章
    玲珑阵里日子逍遥,还没有系统烦她,春去秋来,转眼就是三年过去。

    系统跟死了一样,起初还会催促她出去,现下已经彻底没声了,她没有犯错,作为恪守规则的系统,也不可能惩罚她。

    拈花种田开荒日子过得充实,尤其还能逗逗这只妖兽。

    她拿着长竹竿走到悬崖边上,特地迈出阵眼。

    片刻后,“嗷呜!”一声,一阵地动山摇,尘埃滚滚,那山一样的妖兽出现了。

    不过它今日没什么精气神儿,看见她也没反应。

    硕大的眼睛耷拉着,前爪微屈,整个身板往前一趴,“砰”得一声,地面都震动起来。

    拈花手撑着竹竿,等地震完了以后,才看向它。

    它已经趴着睡觉了,头顶的两个大犄角往前斜着,转眼间传来呼吸声,肚皮上的毛呼噜呼噜翻动着,半点不搭理她。

    这倒是稀奇了,今日怎么罢工了,往日可好逗了,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跟猫闻了腥似的,上蹿下跳,没个消停。

    拈花拿着长竹竿,碰了碰它的犄角,“怎么了,今日没吃饱饭?”

    妖兽不愿意理她,一偏脑袋,侧靠在自己爪上,把自己的犄角远离了些。

    估计是和柳澈深打累了,毕竟柳澈深天不亮就来找它,它有时候都还没有干饭,就要被召唤出来,也是辛苦。

    拈花对这只大妖兽早就觊觎许久,她本来就有收藏癖,更何况是这么大一只!

    往日在东海边上住,就有很多带犄角的玩意儿,也是很大的,能上天也能下海,但是这么大一只,还真没有!

    拈花拿着竹竿沿着悬崖边上走,这玩意儿是真大,不过脑袋这么微微一侧,她就得走上好长一段路。

    拈花费了老大劲儿才走到它正面,开口和它套近乎,“你平日里不都是吃土的吗,也没什么营养,怎么都没瘦下来,还是这么肥嘟嘟?”

    那妖兽充耳不闻,像是她不存在。

    拈花拿竹竿捅向它露出来的肚皮,瞧着毛发柔软蓬松,但也只是微微凹陷进去一点点,完全实心的。

    拈花是真疑惑了,“这每日里让你这般锻炼了,还能保持这样敦厚的体型,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

    那妖兽突然从鼻子里重重喷出了一口气,卷的前面尘埃阵阵,似乎压着怒气。

    拈花被卷起的尘埃迷了眼,没留神踩到了滚石,脚底一滑,差点掉下悬崖。

    那妖兽马上站起,爪子飞扑而来,大半的悬崖生生断裂开一大块,连带着拈花往它那边摔去。

    拈花当即飞身而上,那妖兽灯笼大的眼睛瞬间竖瞳,带着血腥的兴奋感,猛地张开口,吐出嘴里含着的石头,往她这里打来。

    巨大的石头带着劈山倒海之势而来,电光火石间,拈花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下去摸摸这硕大的脑袋,她都还没有摸过!

    这一石头砸过来,她可能就扁了。

    虽然明天还会活过来,但是应该很疼罢?

    她又不是柳澈深,这么耐虐。

    拈花想着身子迅速下落,身后有人飞身而来,靠着这般近,还能闻到他身上干净剔透男子的气息,淡如泉水,清如朝露。

    那人揽过她的腰迅速往后退,速度比面前飞来的石头还要快上几分,执剑手腕轻转,直接劈开了那块石头,带着她轻而易举就回到了阵眼内。

    妖兽看见柳澈深出来,两个大仇人就在眼前,更是火冒三丈,顶着头上的犄角四处乱撞,毫无章法,地都裂开好几条大深渊,看得出来有多气急败坏。

    拈花虎口脱险,还没站稳。

    柳澈深已经收回揽住她细腰的手,“师父怎又来这里?”

    “来逗它玩玩嘛,哪知道这妖兽现下学得这般诡计多端,往日初见时多可爱,勾勾手指头就冲过来,现下都骗不到了。”

    “都三年了,自然会有长进,师父就算要玩,也不该出阵眼,你又不愿伤它,自然便是它伤你。”柳澈深话里严肃,看向她手上的伤,收剑往回走。

    拈花才发现自己手上受伤,掌心划了一道口子,还在流血,实在有些疼。

    她马上就决定不去逗它了,没的还可能浪费一次仙力。

    这妖兽和柳澈深整整斗了三年,确实聪明了不少,现下还知道声东击西,按兵埋伏,她要是哪一日被它抓着,估计会死得很惨。

    她刚头还扭了脚,有些吃力地跟上柳澈深的脚步。

    可惜他腿长,走得快,她追不上,“你走慢一些,也不知道扶扶为师,教你莫管闲事,不是连为师的事都不管!”

    柳澈深闻言没有回话,也没回头看她,但脚步还是放慢了。

    到了木屋那儿,又是一群小妖兽围在外头,看见柳澈深过来,咿咿呀呀个不停,离得老远,又不敢靠近,赶它们走罢又嘤嘤嘤。

    柳澈深径直进了屋。

    拈花一瘸一拐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