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8章 第 8 章
    山间清风拂过花,草木混着土壤的清新气息穿行在散落下来的阳光中。

    玲珑阵里的天色与别处无异,若是外头下雨,阵里也会下雨。

    这几日倒是日头极好,拈花闲得没事,划分了几块地,打算种点什么吃。

    这些日子,白日里是看不到柳澈深的,他每日天才蒙蒙亮就已经出去修炼。

    她醒来的时候,下头榻早就空了,枕头和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像是没人睡过一样。

    她比柳澈深要清闲许多,每日只需运气调息,练练基础的就行了,毕竟只是在这儿当个反派,这要是辛辛苦苦练起来,等回去了,岂不是全白费了,白费的东西她可不干。

    拈花做了个小锄头,准备先开屋子前面那块地,这一锄头才下去,就看见篱笆外窸窸窣窣的声音。

    拈花等了一会儿,那声音还是没停,完全是目中无人。

    她放下锄头,拿过旁边的木篮子,悄悄走过去,果然看见一个小东西鬼鬼祟祟在篱笆旁。

    她一篮子盖下去,那玩意儿反应不快,半响才意识到什么,在里面左撞右撞,很是惊慌。

    拈花看着疯狂抖动的木篮子,缝隙里透出毛茸茸的白色毛发,显然没什么杀伤力。

    她把篮子掀开一看,是一只白色妖兔。

    这妖兔瞅见她,动作一僵,有些呆滞,连逃都不知道逃。

    拈花抓了它的耳朵,提起来,“送上门的红烧兔头。”

    妖兔一听,抖得越发厉害,连忙扭着小身板,指向篱笆旁,颇有些讨好的意思。

    拈花低头看去,篱笆旁边叠着整整齐齐的胡萝卜,又来了,这一天天,总有一些没什么武力值的小妖兽往这里送东西。

    拈花拿着妖兔仔细瞧了瞧,腿上应该是受了伤,有人给它绑上了一条布条。

    那布料明显就是柳澈深身上的衣衫,昨日回来衣摆那处缺了一截,她还以为是遇到什么棘手的妖兽,没成想竟是自己撕的,为了救一只兔子。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玲珑阵里有各种各样的妖物,都是成了精的,这种没有武力值的,可不代表没有坏心思。

    这一堆接一堆扑过来,瞧着是来报恩的,其实是贪图美色,柳澈深长得那个祸害样,指不定这些小玩意儿是故意弄伤了自己,倒在他面前,想近距离欣赏一下美色,顺便占点小便宜。

    拈花想了一想,松开了兔子,起身去找柳澈深。

    她倒要好好看看,他每日都在干什么,她教的东西他没学会,反倒一天天的当菩萨。

    玲珑阵内生人气息全无,只要有活动的轨迹,那就是柳澈深。

    拈花费了点功夫找到地方,还是之前那个洞穴。

    她站在洞穴外往里看,扑面而来诡异的凉风,里面安安静静没有声音,像是根本没有人,也没有妖物。

    她想着应该是找错了地方,这地方他怎么可能会再来,毕竟差点死在这里。

    连她都不想再进,诡异而又恐怖,尤其是那些东西,长得实在太一言难尽,让人绝望。

    拈花看了一眼,准备转头离开,里面突然传来怪物的嘶吼声,成群结队,光听就知道数量有多密集。

    她脚下一顿,转身透着洞穴的缝隙往里面看去。

    果然看见了柳澈深,他真的在里面。

    他周围的怪物,张着密密麻麻的牙齿靠近他。

    少年长身而立,白衣玉姿,一手执剑,眼上绑着布,顶上的洞折射下一道光线,正好落在他身后。

    他离光很远,明明知道这些怪物畏光,却还是站在阴暗的角落。

    耳旁都是怪物极低的嘶吼声,忽而一滴水落下,“啪嗒”一声清脆的细微声响,怪物猛地往他那边扑去。

    他微微一侧头,耳中听到动静,一个转身,手中剑出鞘而去,那怪物眨眼间分成了两半。

    他手腕一转,剑隔空回鞘,速度快的像是剑从来没有离开过鞘。

    周围的怪物群起而攻之,他不慌不忙,听声辨位,没有一次失手。

    拈花有些惊叹于他进步的速度,不愧是恒谦的情敌,聪明刻苦又上进。

    恒谦虽然有天赋在身,但他毕竟是种马文男主,就是再勤加修炼,再天赋异禀,他也需要花时间在征服女人上,不比柳澈深一心修炼来的要快。

    这玲珑阵出去之后,还真不知晓谁输谁赢。

    拈花在外面等了大半日,柳澈深才从洞穴里出来,眼上的布带已经摘下,白色衣裳也是浸染血迹,剑上也都是血。

    拈花悄无声息跟上他。

    他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就近找了一条小溪,用仙法净衣之后,俯身用水泼脸。

    对面一条鱼突然跳了起来,掉到溪水外面,蹦达了几下,一副缺水快要死的样子。

    柳澈深看见当即放下手中的剑,踩进溪水走去,将那头在蹦达的小鱼抓起,放进水里。

    鱼入水欢快地游起来,却迟迟没有离开,围在他身边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