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 > 第7章 第 7 章
    柳澈深想起恒谦荪鸳鸳,想起往日仙门中的师兄师姐,难得情绪无法克制,“师父为什么要杀他们?!”

    “谁说是我杀了,杀他们的是玲珑阵中的妖兽,和为师有什么关系?”拈花兜了好大一个圈子,慢慢悠悠的说。

    柳澈深一口气没上来,看着她半响说不出话,似乎已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拈花松开了他。

    柳澈深直接靠着门滑坐在地,久久反应不过来。

    拈花连着干了一日的活,都没有好好吃东西,她也没再管柳澈深,去外头转了一圈,捞到一条鱼,慢悠悠烤了吃。

    等吃饱喝足回去,柳澈深已经不见了。

    拈花也不去管他,反正这玲珑阵,他现下是不可能出去的。

    拈花耐心等了几日,终于在一个清晨,看见了柳澈深。

    他坐在门口,身上的伤极重,却没有进屋,还是恪守己礼。

    倒也是厉害,竟然能在阵中闯这么久,那毅力可真不容小觑,难怪能做仙门第一大弟子。

    拈花慢悠悠上前,“找到他们了吗?”

    柳澈深闻言沉默了好一阵,像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没有。”

    “自然是没有,碰上古阶级的妖兽怎么可能还有活头?为师把你救下来,已经算你的运道了。”拈花随口一说。

    柳澈深低头看向手中的剑,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还是一言不发坐在原地。

    拈花去外头给自己打了几个小竹筒,用来打水,忙碌了一上午,有些累了,看了他一眼,吩咐道:“去做些东西给为师打打牙祭,难不成你还想死在这阵中给人殉葬?”

    柳澈深闻言倒没说什么,艰难起身,把剑放在了桌上,去一旁洗干净手上的伤,进了旁边的灶房。

    他进去很久都没有出来,拈花倒是满心期待,也没有催促他。

    她做了一张躺椅子,又做了一个木篮,柳澈深才端着一大碗出来。

    拈花没有闻到香味,有些稀奇,这修仙之人做的菜都是无色无味的吗?

    她有些疑惑,放下摆弄着的竹篮,走到面前看了一眼,他端出来的菜。

    清水炖蘑菇。

    拈花看着上面浮着的蘑菇,也不知道怎么评价,她也委实夸不出来,这菜看一眼,就能让人决定这辈子都不吃饭。

    “这就是你忙碌了一个时辰做的菜?”

    柳澈深沉默。

    拈花拿出竹筒中的筷子,递给他,“你先尝尝是不是人吃的东西?”

    柳澈深:“……”

    他本身早已辟谷,闻言还是拿着筷子,自己吃了一个蘑菇,估计自己也觉得不是人吃的东西,坦白回道:“弟子不会。”

    拈花怀疑他是装的,竟然没吐。

    拈花犹豫半晌,觉得还是不能让弟子失望,毕竟她也得跟他好搞好关系,还是得认真对待这道菜。

    拈花在桌前坐下,举着筷子在一片相同的蘑菇里面挑选,很久才夹了一个没什么区别的蘑菇吃进嘴里。

    柳澈深:“……”

    拈花随口咀嚼了一下,是想象中的味道,淡得和水一样,果然是清水炖蘑菇。

    她又想到了慕容眉那珍藏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雨水,和这玩意儿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种东西他竟然吃得这般斯文,不会是因为他自己做的,所以不好吐出来罢?

    她吃到想要轻生,她放下筷子,转移话题,“明日开始,你就去习练。”

    柳澈深闻言一顿,似乎有些意外,“师父是说让弟子去习练?”

    “那是自然,不然为师来这玲珑阵里干什么,陪你过家家吗?”

    柳澈深看向她,“师父,这玲珑镇出了这么大问题,这么多弟子没有一个找到,您为何还有心思让弟子习练?”

    拈花拿着筷子搅拌着前面的清水炖蘑菇,“修仙之人就应该做到冷心冷情,你修了这么多年都没修明白吗?”

    柳澈深显然不认同她的话,他眼里有他骨子里的固执,“弟子不觉得修仙应该冷心冷情,倘若连心都修没了,那修仙又有何用?”

    “那你就永远留在这阵中做活菩萨罢。”拈花笑着说了一句,她起身往外走去,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他,“不如你干脆把自己喂给那些妖兽好了,反正你是菩萨心肠,你那些同门师兄弟可都进了人家肚子,你怎么不一道去?”

    这话许是激到了他。

    柳澈深当天提剑就出去杀妖兽了。

    拈花总算是弄明白了,这人就是硬骨头,硬啃是啃不下的,只能潜移默化。

    …

    柳澈深每日出去习练,每每练得一身伤回来,倒是刻苦。

    三个月匆匆过去。

    拈花算了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叫了他来跟前,这些日子下来,他越发沉稳,往日还有几分浮躁,现下已然平静许多。

    山崖的尽头是望不到边的旷野,杂草丛生,风从那处吹来,像破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