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两截小角
    金龙渐渐也沉了脸色, 他好笑道:"你不仅骗我, 还支使我掏心掏肺替你做了那么多事, 这又怎么算?你放我一马,是因为我一厢情愿为了救你而身受重伤。临渊, 哪有你这般算账的?"

    蛟听得心头火起,冷笑道:"怎么,你也可以先让我吃了, 我再每日三炷香地供奉你, 这么算, 可公道?"

    金龙沉声道:"你总有一肚子歪理。你别忘了,你那颗脑袋还明晃晃顶在脖子上,还有内息隐患……"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蛟抬高声音道:"金龙, 你未免太过自以为是。这么多年本尊都是一人过活,难道没了你, 我就连这些问题都解决不了吗?"

    金龙似乎叹了口气, 接着一把将气焰嚣张的蛟拍落在地,道:"我说了这么多, 就是为了不想与你分道扬镳。你倒好, 越说越起劲了。"

    蛟:"……"

    金龙道:"我留在你身边, 可曾做过半点对不起你的事?临渊,我不信你感受不到。"

    蛟没有回答, 不知怎么回事, 脑海中忽然想起在蛟宫中殿内,某片松动的可疑龙鳞……面色一僵, 气势上略微软了几分,恨声道:"你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不觉得心虚吗?你既然记起来了,怎么还能……这般无耻!"

    金龙面不改色道:"若论无耻,还是蛟王妙语连珠,令人瞠目。"

    蛟顿时一口气憋在胸口,沉,沉不下去;吐,吐不出来。

    "我要调养内息,你替我守关。"金龙开口嘱咐道,便挪动身体,阖目敛神。

    蛟急喘几声:"你……"

    "别想着趁机离开。"

    蛟心道,他真要走,岂是一句威胁就能留下的?!

    金龙眼皮都不抬一下:"你身上穿着我的护心鳞,还吃了我不少龙血,就算你跑到深渊尽头,我也有办法将你找出来。"

    蛟:"……什么龙血?"

    金龙道:"龙筋血骨,你打的不就是这个主意吗?可惜,筋骨断了再接就难了,所以只能放点血,让你尝尝鲜。"

    蛟满眼不可置信,联想到那被他当作"糖丸"吃的秘药,半晌才道:"你……你这都是什么毛病?"

    毛病?这可不是什么毛病。

    金龙一族的血本就是圣药,只不过取多了于身体有损伤,若不是蛟积恶成疾,他又怎么会有此举动。

    对这只黑了心肠的蛟,金龙可谓是真正的掏心掏肺了。

    过了会儿,蛟似乎被自己无意中成功"食龙"的真相给震住了,呆愣半晌后,竟真的盘到一旁,看着金龙闭目调息。

    蓝龙:"???"

    亏他一路风驰电掣追踪来此,怎么这洞里的景象同他想得有所出入?

    他那位久未谋面的好友已经醒转,正在闭目入定;而那条惹怒了整个灵山的魔蛟,此刻安安静静蜷缩在角落里,眼神涣散似乎是在发愣?

    蓝舒渠脚步一拐,及时收回了闯进去的势头。

    他又定定看了许久,发现金龙依旧是入定的姿势,魔蛟也仍维持着盘绕的形状。洞内一龙一蛟,竟然迟迟没有打起来?

    他目光复杂地看了看好友的龙首,确定自己刚赶到蛟宫时看到的那一幕并非是错觉,也因此显得此刻的情景更为诡异。

    到底该不该闯进去呢?

    金龙忽然睁开了眼。一双幽深的金色双眸直直往洞口的方向看去,下一秒,蓝龙发觉眼前景象一阵扭曲,再定睛一看,哪里还有什么洞穴?眼前只有一座光秃秃的山壁,连带着金龙的气息尽数褪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

    ——金龙的隐匿之术,他还是认得清的。

    蓝舒渠面壁沉思了许久,最终识趣地转身离去。

    回去后,便迎来了族中兄弟的连番盘问。

    他木着脸,沉声道:"没追上。"

    小青龙一脸的"晴天霹雳",呆立当场。

    自雷池一战后,金龙和魔蛟又一次双双失踪了。

    上妖界妖心惶惶,总觉得非常不安。这回不比第一回龙蛟胜负未知就齐坠下落的情况,而是明摆着,金龙昏迷不醒,被蛟衔住拖走的。

    ——已经不能算是失踪了,明显是遇难了。

    至于魔蛟,那就是闭关消化去了。

    小青龙听着满地的流言,陷入了无尽的仿徨中,他拄着根拐杖——尾巴被犼拍断了,一瘸一拐地走在聚方城内,刚成年不久的心中涌起阵阵酸涩。

    金龙前辈已经故去,人生还有什么可追逐的?

    ——冷不防闻到一股甜腻清香。

    眼前出现一笼冒着热气的甜糕,提了提神,走上前捉了一块放嘴里吃。

    高高的笼架被拿下来一截,露出一张瘦的干巴巴的脸。

    老鼠精沉默地看着小青龙嘴角的可疑残渣,道:"……一笼十块灵石。"

    小青龙也静默了一会儿,然后摸了摸衣服,抖落出一堆上好灵石,递过去,面无表情地抱着几屉甜糕走远了。

    隐渊山中,群妖已经散去。

    余下蛟的旧部,惶惶不敢离去。他们已经背叛了一次蛟,这次明摆着蛟王占据上风,指不定在哪个洞穴里消化金龙之力,他们自然再不敢像上回那样张罗择新主的事。

    于是他们便琢磨起重修蛟宫的事。

    一群修为高深的大妖纷纷撩起袖子,想在蛟回来前将蛟宫修葺完毕,好弥补之前犯下的过错。

    灵山龙族眼睁睁看着金龙被魔蛟拖走,十分看不惯那群墙头草张罗的模样。小青龙仗着几位兄长都在,于是隔三差五去火烧蛟宫。

    灰背狼妖被惹的烦了,豹妖也恢复了许多,几位旧部顿时暂时放下成见,一同出手。半个月下来,双方各自顶着满脸伤,相看两相厌。

    蛟宫周围的城池统共那么几座,也不知道蓝舒渠打得什么算盘,始终没有滚回灵山的打算,看那架势,很像是要久居啊。

    "蓝哥,我能明白你的心情。"小青龙长叹一声:"我也不愿意离开金龙前辈最后待过的地方。"

    蓝舒渠:"……青儿,你还小,不可终日沉湎伤怀。"

    前几日偷溜过去,那山壁假相还牢固得很,想来金龙已无大碍。

    只是不知道他跟那头魔蛟到底在洞里做了些什么?

    ——龙蛟什么都没做,各自老老实实盘成一团养伤。

    开始的时候,蛟每每想起金龙恢复记忆却装作不知的事,就感到郁结难忍。

    问金龙是何时恢复的,也得不到确切答案,他暗中推测,顶多就是回到上妖界以后的事吧?

    触景生情,便慢慢回忆起来了。

    任凭他想破了那颗巨大的蛟脑袋,也决想不到,金龙早早在深渊鹤宫时便全都记起了。

    出于某种谨慎的考虑,金龙决定暂时还是不要让蛟知道为妙。

    但光是上妖界这个时间点,就足够令蛟恼怒了。

    终于,在金龙闭关的第二天夜里,蛟扭身钻出洞穴,打定主意要结束这段莫名的关系。谁知半道忽然觉得剧痛难忍,又急忙折回了洞中。

    正打算拖着残躯追出去的金龙沉默地给他检查了一遍,细致到快要将每片黑鳞都翻上一翻,最后得出结论道:"和我一同修养一阵吧。"

    蛟没好气道:"自我遇见你,就没有一天不是在疗伤的。"

    金龙道:"我这疗伤之术也是日益精进。"

    蛟尾巴尖一竖,总觉得那不是什么好话。

    金龙又接道:"你呀,何时才能让我省点心呢……"

    蛟整个条一颤,脸色怪异,仿佛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径自找了一处离得最远的角落,不再搭理金龙。

    ——自从金龙被自己戳穿后,就越来越不会好好说话了。

    然后洞内就陷入了长久的安静。

    原本蛟还夸下海口,说自己只要夺回蛟宫,往池子里一泡,就能彻底恢复人身,结果跟犼打了一架,离本来的目标差得更远了些。

    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由金龙率先打破。

    某一日,金龙运转调息一周天后,伸出龙尾,将窝在角落里勤修苦练的蛟拽了出来,不等蛟弹跳起跃亮出尾巴,金龙已经熟练地缠绕上去,将其扭成黑金麻花状。

    蛟一愣:"你可以用这个法子了?"

    金龙点点头。

    蛟顿时眼睛一亮,又迅速掩了下去:"好。"

    刚从雷池出来那阵,龙便是用这个方法替自己疗养的,见效很快,但似乎对金龙的损耗挺大,用上一次便要歇好几天。

    对自己好的东西,蛟向来欢迎之至。不过……

    他脸一黑:"你的鳞片还未好全吗?"

    金龙道:"被犼击碎的大多都长出新的了。"

    蛟张了张嘴:"那怎么还有一片没阖上?"

    金龙认真道:"无妨,没什么要紧的。"

    蛟反复深吸了好几口气,在"好得慢些"和"被占便宜"间毅然选择了前者。

    他将金龙从身上抖落了一半,转过脸正色道:"既然你都想起来了,便应当知道我的秉性。"

    金龙道:"我即便没想起来,也清楚你的性子。"

    蛟冷静道:"你我都是修炼上万年的妖怪了,应当已经对很多事看开了才对。"

    "只有烦扰之事才需要看开。"金龙放软了声音:"小渊,你既然知道我恢复记忆了,为什么不把我留给我的同族?"

    蛟没说话。

    说话间,温热的气劲顺着两人贴合处缓慢升起。蛟眯起眼,感受到那股气息顺着四肢百骸仿佛温润流水般洗涤经脉……他松了力道,明显感受到了一丝舒适。

    金龙慢慢贴近,将方才被抖下来的半截身体悄悄又覆了上去,运转灵气,替蛟梳理内息。

    "你会愿意你的手下这么替你疗伤吗?"

    温和的感觉仿若舒适的温池,蛟的脸色缓和了些。

    金龙顺着蛟躯蜿蜒而上,将脑袋抵在蛟的下巴处,也只有这个时候,这头没心没肺的蛟才会乖顺一些,他忍不住用唇舌轻蹭了蹭蛟的脸颊。

    细细的鳞片相互贴着,触感不比人形时滑腻,却也让金龙感到着迷。

    "小渊,我有些想念你人形时的模样了。"

    他碰了碰黑乎乎的蛟嘴,动作放得极轻,一边不遗余力地输送灵力,以防黑蛟的突然翻脸。金龙越看这黑色长条,就越觉得满意,眼里的喜欢几乎快要溢出。目光注意到蛟额角的两截小破角,略微意动,又小心翼翼地蹭了上去。

    "彭——"

    金龙猝不及防被一阵巨力甩落,重重砸向石壁,发出轰然相撞的沉闷响声。他稳住身形,一个翻滚便重新站好,抬眼就对上了一双凶光毕现的蛟目。

    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