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蛟躯一震
    没什么要紧话?怕是跟他满口的谎话要紧的很吧。

    金龙也不戳穿, 只是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盯着蛟。

    这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蛟摸不着头脑, 蛟目转了半圈, 再闪烁地移向别处。

    难道是没有听清?

    若是金龙没有察觉异常, 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

    这个念头只转了一瞬, 就被蛟一股脑儿压了回去。这半个月的切身经历,让他清楚地认知到一个事实。那就是, 就算金龙对他不设防……他依然没什么赢的余地。

    蛟暗暗咬牙,再次为龙蛟之间的差距感到不忿,从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声,轻蔑道:"小小一座鹤宫,你是打算走上几年才出去吗?"

    走走停停,将他像包袱一样提起又放下, 放下又提起, 偏偏还端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架子,衣冠楚楚,衬得他更加狼狈,也惹得他更加烦闷。

    蛟讥讽道:"若是走不动路,就别勉强。左右我们的腿是用来爬的,又不是竖着走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金龙:"……"

    蛟恶意的嘲讽并未让金龙改变脸色。

    他弯曲双腿,扭头示意蛟爬上来。

    蛟大王微扬起下巴,似乎有些不情愿。

    金龙:"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蛟冷笑,在心中默念, 没有以后了。

    他爬上龙背的姿势堪称娴熟,趴好后四顾张望了一番。

    鹤宫的妖怪发现不了特意隐藏了行踪的龙蛟, 但却胜在数量众多,就算是漫无目的地巡走,也可能与他们撞上。聪明些的已经回去通传了鹤鸣。

    鹤鸣听说在自个儿地盘上闭关了半月的前辈终于出关了,看情形,似乎并没有恶意,便松了口气,又拉着在屋顶翻肚皮打盹的老龙一起去看看。

    然而妖去楼空,那间被搁置多年的屋子,忽然就平地消失,找不到丝毫痕迹了。

    明目张胆的龙与蛟已经趁着混乱离开鹤宫。

    回到歇脚的山洞后,蛟便不再和金龙搭话。他从隔壁洞里掏出了正在安睡的狐狸崽子,抱在怀里,盘腿看着金龙,有那么一股子秋后算账的味道。

    睡意朦胧的灰狐狸眨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愣愣地看着归来的两只大妖。

    蛟的意思很明显了。

    那空出来的狐狸洞,便是金龙这几日的栖身之所。

    金龙皱眉,不知脑海里转过些什么,最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蛟立马将狐狸崽子扔到角落里,狰狞道:"要是发出半点声音,立马吃了你!"

    狐狸:"……"大妖们都是这般喜怒无常吗?

    喜怒无常的蛟在狐狸身上下了多重禁制,确保这小东西使不出坏后,便迅速进入了调息。金龙没有骗他,这几天他的灵力恢复得极快,起初他以为是蕴灵草的功效,后来明白是怎么回事后,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这次的闭关并没有持续太久,蛟就从入定中清醒了。

    他看了眼窝在角落里熟睡的狐狸,又环视了一圈山洞。

    周围十分安静,深渊本不是热闹的地方,即便妖物相逢,也从来不会是寒暄客套。他站起身,给自己幻化出一套齐整的衣袍,朝洞外走去。

    他确信自己如今的状态,小心些是可以独自离开深渊了。

    这时,狐狸崽子翻了个身,发出细微的咂嘴声。

    蛟垂眼看着他:"永远别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到外人身上。"

    只有靠自己,才能真正的万无一失。

    然而睡梦中的灰狐并没有听见这番话,也不知道被他寄予厚望的大妖已经打算抛弃他了。

    蛟手指微动,灰狐崽子便化为苍白的青年模样,他毫无所觉,兀自蜷缩着身体呼呼大睡。蛟又踢起脚边的碎石,化成狐狸模样,塞进青年怀中。

    不多时,一道黑色长条蜿蜒地爬出洞口,先是探头探脑地张望了片刻,确定隔壁洞穴没有动静后,迅速疾驰往前冲去。黑色闪电倏忽便窜出数丈远,盘踞在洞穴上方的金色长条静静地看着那道黑影,直至黑影融入前方密林之中彻底消失。

    蛟冒险化作原形,打算躲入密林后,再重新变化回来。

    依稀记得此处有个不知活了多少岁数的树妖,千年前就已经是不容小觑的大妖了,不过轻易不会出手,只要小心些,不去惊扰,树妖也不会主动攻击。

    蛟只希望那么多年过去,树妖的性子依然没变。

    穿过密林,前方便是一个三岔路,一条通往深渊外围,另一条便是通向三头蛇的蛇窟。

    三头蛇已死,他们之前闹出的动静也不小,几乎所有妖怪都以为他和金龙已经占据了蛇窟,不敢冒犯。蛟想的便是先躲进蛇窟深处,靠着深渊内的精纯灵气,闭关修养百年,届时等他出关,再去和金龙清算新仇旧恨。

    将脑内的计划梳理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隐患后,黑色长蛟停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