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听个墙角
    哪一株都不是。

    金龙想了想, 没有直接道出实情。他感知到的是, 其中灵气最浓郁的灵植也不过五百岁年份, 剩下的都是些经过后期培育养殖的普通灵植。

    蛟也感觉到了, 他不悦道:"不是说有一株千年份的灵植吗?怎么尽是些歪草。"

    转念一想, 如果真是千年灵植,哪怕是鹤宫的老妖怪也舍不得随意对待。若换做是他, 也一定会藏在极为隐蔽的地方……

    不对,他没事藏什么灵植?

    蛟脸色一寒,是他的话,只会是一种可能,那就是直接吞下肚!

    像鹤妖这类放着宝贝不去吃,非要学人类做些附庸风雅的无用事的妖怪, 简直比三头蛇"养好了再吃"的习惯还要让人难以理解, 蛟对此嗤之以鼻,也不屑去懂。

    没能找到想要的东西,失望之余,还是大肆洗卷了一番。半数鹤妖的藏品消失无踪,被强行征用为储物袋的龙腹塞得满满当当——至于什么"只装最重要之物"的说法,早就在蛟的软言相求中被某龙忘得干干净净。

    临走前,蛟甩出粗壮的尾巴,打算将一排排整齐的柜子统统刮倒毁尽。

    金龙迅速伸手,精准地捞住即将作恶的蛟尾巴。

    蛟不满道:"做什么?"

    金龙手上使力将整只蛟往里侧拖去, 边小声道:"有人来了!"

    "……"那确实是需要躲藏起来。

    黑蛟瞬时卸了挣扎的力道,任由自己被扯住尾巴拖了几步, 内心满是诡异的平静。别说是被拖着走了,自从金龙失忆后,他遭受过的古怪对待还少吗?

    就算是刚过百的小妖,也早就干不出拖人尾巴这种讨嫌的事了!蛟也只在久远到模糊的幼年期,偶尔会跟其他小妖玩一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失忆对大妖的影响实在深重。

    他怎么也没想到,年岁上万后,竟然还会猝不及防地重新体验一番。

    什么都不记得的金龙纯粹出自天性,几乎是下意识地做出这项举动。他也没觉得不妥,把粗长的黑蛟塞到一排实柜后方,再使了隐匿术,隐藏起各自气息。

    黑蛟被放开后就悠悠地变回人身,拂了拂衣角灰尘,神态间透着一股子出尘的味道。

    没多久,门外传来了交谈声。

    "……千年前,倒是听说外围有只小蛟出没。它是龙蛇苟合生下的混血,一出生就被遗弃在荒野中,不知怎么破壳而出,还活了下来。可惜身体孱弱,毫无其父风范,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如果你要找他,估计是不可能了。"

    另一个声音十分不解:"我为什么要去找一头龙蛇混血?"

    第一个声音顿了顿,反问:"不是你要找吗?"

    "……?"

    黑蛟目光微闪,已经猜到了门外来的是谁。

    鹤宫宫主鹤鸣,和不久前拦住他们的老头——也就是忽然现身鹤宫上方的龙族。如果没有意外,兴许后面还跟着条母鱼。

    没多久,门开了,三名大妖踏步入内,最后进来的女子一身白衫,正是白川洞里的那条母鱼精。

    金龙是见过白璘的,他一眼认出了她,反应过来后立刻侧头看向蛟,正巧直直撞见了蛟大王黑沉黑沉的脸色。

    不、许、现、身。

    蛟无声地传递口型。

    金龙微微颔首,心道果然:每次母鱼出现后,蛟的脸色都会变差。

    他又去细细打量了会儿这位一出现,就能频频惹蛟不高兴的母鱼。她面容秀丽,神情温婉,不像是因爱生恨便去暗算报复的恶妖,更不像是会穷追不舍的性子……

    但妖不可貌相,蛟既然都这么说了,金龙自然不会多加怀疑。

    片刻后,他收回目光,确信自己看久了也未对白璘产生什么特殊的情绪,反倒是蛟气鼓鼓瞪视自己的模样,轻易便能勾起他的笑意。

    就像蛟说的,他的直觉一向很准。哪怕什么都不记得了,隐隐还是能感觉得到。

    "总之,深渊近期并没有什么魔蛟闯入。"宝库外围的几排架子都还完好。为了以防中途有人闯入看见狼藉一片发现不对劲,蛟明智地没有动它们,因而鹤鸣等人进来后,也只走了小步,就停了下来,没有发觉异常。

    白璘道:"清虚宫的坟地一夕之间悉数被毁,我查看过痕迹,确实是魔蛟的手笔。"

    而深渊入口,便在清虚宫夜月山。

    鹤鸣道:"那也不能断定他们进了深渊。"

    白璘道:"来的路上,华国百姓都在传,皇城有妖怪出没。我循着沂山方向一路追寻,途中与魔蛟擦肩而过,他还找来了帮手。"

    躲在金龙屏障中的蛟顿时竖起了耳朵。

    糟糕,他们好像是在谈论自己!

    要是这烦人的母鱼精多嘴说到他和金龙的纠葛,就麻烦了。

    怕什么来什么。

    鹤宫宫主鹤鸣忽然问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他真的身陨了吗?"

    这句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