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雷池一战
    雷池一战过后,蛟在某个傍晚恢复了意识。

    他转动眼珠,透过凌乱的额发,依稀辨认出这里是一处山谷。周围满地狼藉,山壁破碎,树木泛焦。

    那是他与金龙滚落之时的余威所致。

    龙息一口,便能灼烧千里。到底是他大意了。

    想到与那条金色巨龙的比斗——这还是他称霸妖界千年以来第一次被逼到与人同归于尽的地步。

    他恨恨咬牙,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能灭了白川洞鱼族!夺得宝物蚌珠,以此提升五百年修为!可现在——

    浑身都是被雷电击打过后的酸痛感,体内已感受不到丝毫修为,四肢失力,内脏应该也受了伤。

    天空趋近暗沉,乌云遮顶,隐隐有下雨之势,他却连起身都坐不到。

    身负重伤的感觉并不好。如今别说是金龙了,随便一个微末道行的妖,都能轻易取了他的性命。

    即便他能拖着残躯找到洞府养伤,但是万千年的修为却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恢复。若让他重新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终日惴惴过着藏头露尾的日子,还不如一道劫雷直接劈下,倒痛快些。

    怎么办?

    如果早知道白川洞那条母鱼竟然和金龙有一腿,他也不至于如此草率地杀上门了。他为蛟,修炼便是为了化龙成神。苦心经营无数载,好不容易强大到能以蛟之身力压那群天生的真龙,却没想撞上了普天之下仅剩的一条金龙。

    但凡强大到牵连天命之族,若遇动荡,血脉濒危,最后所剩者,将受到天道的额外眷顾。何况金龙一系本就是龙中之王,纵然是他,也不敢轻易招惹对方。

    蛟努力转过头,细细观察起来。

    他先是确认自己修为全失的状况,接着对“从头练过”一事产生了极大的抵触,左思右想,又觉得不能真的轻易死了。

    不然这仇怎么报?这一身的伤总该找人清算!

    金龙此番害他至此,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有仇不报,想必自己也不会瞑目。

    记得他是与那条金龙一起掉落下来的,万一对方还在附近,以他现在的状况,岂不是任人宰割?

    这么想着,就看到右方不远处似乎躺着一个人影。

    他嗅了嗅,闻到了空气中若有似无的龙味,与那金龙如出一辙。

    蛟先是一惊,紧接着一喜——金龙就在附近,但同样受了重创,看起来不比自己轻。

    眼下他先醒转,如果他能吞吃了金龙,龙气入体,定能让他的伤势好转,说不定连修为都能恢复了。

    深沉眼底闪过贪婪之色,蛟曲张五指,勉力朝着金龙倒下的地方爬去。他的双腿在交战时为雷电所击,早就难以支撑行走。

    但再重的伤,也及不上吞吃金龙的诱惑。

    只要吃了他!

    蛟面色狰狞,一半是因为疼痛,另一半则是狂喜。早听说过食龙化身的说法,此前他也吞吃过不少龙族,但那些家伙怎么能跟这只比?

    ——也许千万年来他所等待的化龙机遇就在今日。

    蛟盯着龙,每前进一米,便感觉全身仿佛被割裂一般疼痛。他咬着牙,满头大汗,但眼底的光芒越来越亮。

    金龙近在眼前。

    强大的信念支撑着蛟,短短几步路距离,却耗费了足足半个时辰。终于……他触碰到了金龙的衣角,余光瞥到自己的手,上面已经浮现出黑色的鳞甲,泛着雷击后的焦纹。

    他受了太重的伤,竟是连原形都要显露出来了。

    “呃……”蛟趴在地面上,口中发出脱力的□□。一双手始终紧紧拽着衣角布料,须臾过后,他恢复了些许,喘息几声再次使力爬到了金龙身上。

    这条上天入地,为天道钟爱的龙,此刻正毫无所觉地昏迷着,并且……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蛟半趴在人身的金龙上,咧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正打算仰头化成蛟首,将其一口吞掉——谁料身下的龙却猛地睁开了眼睛。浅金色的眸中闪过凌厉的寒光,汇聚成一道极危险的锋芒,落在蛟的身上。

    蛟:“……”

    蛟脸色微变,来不及躲开便被翻身压倒在地。

    他喊道:“放开我!”

    不,他还不想死!

    金龙眯起眼,按住了他意图偷袭的手:“你是何人?此处何地?”

    蛟愣住,虽觉异常,但眼下处境凶险,只不断挣扎:“松手!”

    金龙不松反紧,伸手卡住脖间。

    要害被拿捏住,蛟立时不敢动弹,濒死的惊惧令他微微颤抖,既不甘死,更是气极不忿。他追寻无上功法,不断修炼,为的就是成神化龙,此番心愿未达成,他怎么甘心!

    金龙见他老实了,一双浅色目不动声色地打量身下的妖怪。

    蛟的肤色极白,却非女子之白皙,而是透着一股戾气深重的苍白,他的额头隐隐浮现出黑色鳞甲,嘴角还残留着伤重后的血迹,留下殷红的痕迹。颜色对比之强烈,竟带了些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