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最吕布 > 第四十六章 蛰伏待击,暗藏谋算!
    半年的光景,吕布就在马背之上度过,大草原上出生的孩子,对于这种马背上的颠簸,早已深入骨值。并州五原,旧属赵地,焉不知赵骑逐胡之能事?

    光和五年(182年)的九月,吕布统领三千大军返归,一路平顺无阻,九月十七日,返归晋阳城外军营。

    归营之后,才发现营内气氛有些沉抑,他看不出表情。似是早有所料。

    果然,屡屡与他做对的涂一航,正站在校场上,呵斥着下方的少数兵士。

    涂一航是吕布走后丁原派任营中的副将,领副骑都尉的官职,他一来上任,留守大营的侯成就命人传信了,不过吕布却也没回信多说什么。

    涂一航,呵呵!丁原想要趁机夺二千兵士的所属权,昭然若揭了。

    “涂将军,别来无恙!果是风采更胜往昔!”吕布大笑着朝涂一航行去……

    “吕将军,以后一航还是你手下的兵,就多有叨扰了!”涂一航羞涩的说道,跨步迎出。

    两人很有默契着擦肩而过。

    “你的噩梦,到来了!”

    “该管的管,不该管的莫管,这不是威胁!”

    擦肩过后,两人的颜面一瞬间都变得极其差劲。涂一航的一名亲信眼眸一闪,若有所思。

    ……

    “呼,终于到了,洛阳城!王都之城,这就是大汉的皇城!”

    李胥扬换了一身体面的青绿名贵锦衣,头上的束冠也大变了模样。他从车窗处伸长脖子,隔着不远的距离,望着巍峨夺目的洛阳城,连连赞叹着。

    二十几名骑在马背上的随行军士亦是望着那城墙宽厚,古城浩瀚的洛阳城,久久回不过神来。

    三驾马车在官道上疾驰着,周围是随行的二十几名精兵护卫。

    很快,来到了城门处。

    城门口处排成了一道道巍峨绵延的长龙,想要进入洛阳城内的人络绎不绝。

    李胥扬等人沿着拥挤不堪,躁动纷纷的人群,发费了一盏茶的光景,才堪堪到达城门口。

    “哈哈,就是这些乡巴佬,没见过世面,望着咱洛阳城,想要看出花来!”一名矮胖守城兵士故意指着李胥扬一行,嘲笑道。

    “嗯,乡巴佬到是谈不上,称呼土财主就没问题了!”另一名守城兵士接口道。

    位于车厢内的李胥扬听得一清二楚,他状似充耳不闻,面容不变。他谨记着吕布临行前交待他的话:谨慎行事,万事以稳为王道……

    马背上的护卫倒是怒不可竭,脸色苍青,但是主导者李胥扬未表态,他们自然也没多说什么。

    望着李胥扬一行绝尘而去的身影,先前开口的守门兵士脸色难看:呸,胆小鬼,他们竟然忍下来了。若是恼怒之下动手就能狠狠敲他们一笔了!

    旁边的兵士笑道:呵呵,他们一行也非傻子,也知道这里是皇家脚下,自然谨慎了。哪像你,好歹也与洛阳令有些亲戚关系。行事有底气。

    矮胖守门兵士肥脸上起初扎出一朵花,继而想到了什么,有些泄气道:皇城多权贵,在路上走一圈,在酒楼里狂一圈,就连在窑子里享乐,说不定都能遇见朝廷大员的公子哥。三品以下官员的公子哥,更是随地可见啊!

    ……

    李胥扬一行先在洛阳城一家普通客栈落脚。随后发了三天的时间在洛阳城东租了一家不算大的小院。

    之后,命人撒网打探。他要知道如何才能接触到大将军何进以及中常侍张让。

    几日后,下属回禀,说是何进之弟何苗的儿子何爽经常出入酒肆。值得一用。

    李胥扬即刻否决,开玩笑,吕布曾经临行前说过:何苗与何进不合,想通过何苗搭上何进的关系,难如登天。

    又是几日,下属回禀,说是张让最宠爱的义子之一的张锈钉经常出入青楼,流连忘返。

    李胥扬心情烦躁,主公让他对张让与何进都要打点。他却不想与张让接触。此人实在是名声狼藉。他宁可先与何进接触……

    张绣钉是张让名下的儿子,实际上也是太监。这不是本名,是洛阳城内的百姓给他取的外号,至于原因,只听属下说:惹恼了他,他会在平地上命人打造一个方圆百米的绣钉阵,让得罪他的人光着脚跑着踩过去……

    又是几日后,依旧没有与何进接触的机会。

    李胥扬知道不能再耽搁着。吕布在军营那边相必这段时间相当的低调隐忍,他的蛰伏只是为了期待他这边的结果。

    次日,青楼:云裳似水阁

    李胥扬贵公子打扮,手拿着一把画着青衫古松图的折扇,步履平静而来。

    一进门就被热情的老鸨与青楼小姐们围在了中央。

    李胥扬挂起老熟客的浪荡笑容,随手就在几个姑娘匀称肥美的臀上捏了几把,惹得那几个青楼小姐咯咯咯的直笑着,眼睛里直冒春水,屁股扭动的更加带劲了。

    一沾即收,李胥扬的手轻飘飘的来,快悠悠的去,道惹得被挑起某处热度的青楼小姐们娇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