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最吕布 > 第二十章 檀石槐死,鲜卑乱!
    吕家堡内,气氛略显沉抑,这一股凝重到静谧的气氛,使得堡内的堡民都没了往日怡然自得的心情。

    吕布屹立在堡内大厅,修长雄伟的身姿仿若一尊波澜不惊的守护神坻,总算为那些焦躁不定的堡民们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吕布视线一转,面带笑容看着立于其身侧的张辽,高顺,李胥扬三人,心底上却有着淡淡的感动流过!

    “你们几个,不按照丁大刺史的命令,在自身的岗位上呆着,却跑到这里与我共同涉险。不怕你们好不容易得来的肥缺官职被罢免了?”

    “辽身子骨还算硬朗,城门官的官职即使没了,总能勉强糊口!何况主公不会坐视辽不理!”张辽坦诚的话一出口,就让高顺与李胥扬二人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顺想练兵,不练收财宝!”高顺正色着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也是,并州首府晋阳城的城门官,掌管着城门的启闭与守卫之责,在并州城内经商的商家大户怎能不费劲心力,好心好意的奉承着?

    这一点,正是清白守身的高顺深深看不惯的。他已经烦不胜烦。

    “其实我不想来的。”李胥扬憨厚一笑。等到吕布几人都诧异的看来,才是嘿嘿奸笑道:有布哥在此,还怕鲜卑来犯?那我还担心什么?其实当城门官也挺不错,我近期已经收到了不少的钱财,布哥的军费又要多些库存了!

    吕布几人有说有笑着,尽量说些谐趣的,风清云淡的话题。

    下方的老鬓堡民与壮年堡民尽管焦急不已,但摄于往日堡主吕布的威势以及对吕布实力的盲目自信,也不便多言。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发现了一件极其奇怪而又显得极其自然的事,他们原本心头的阴郁消逝无踪了。

    在他们的心中,鲜卑已经不是往日嗜血无情,带来血色恐怖的魔神。而是一群尽管身上画着虎皮,却连虎爪虎牙也没有画到位的纸老虎,如此的不堪一击!

    吕布感受到堡民中逐渐升腾而起的凛然战意,心中满意之极。

    尽管他知道檀石槐大军的主要目标是五原县城,但有那个他在,难保久攻不下城池后檀石槐会派遣小股鲜卑骑兵扫荡五原城附近的牧民聚集地,村落,堡地。以血腥屠杀平民的姿态逼迫五原县城内的守军出城决战。

    这样一来,仅仅距离五原县城十余里距离的吕家堡,也必然会在鲜卑散骑的侵扰之列。

    一人之力有时穷,千人之力无穷尽。

    以自己的绝世武艺,可敌百人,但却难在千,万人中纵横驰骋。

    而激发堡众万众一心,攻敌必胜之战势,才谓之战之飞扬!

    ……

    五原县城下。

    檀石槐望着一波波鲜卑勇士踩踏着简陋木质云梯,奋不顾身的朝着上方的城池上攀岩着。然而

    纷纷扬扬的箭雨如同倾盆暴雨瞬间射下,一个个原本活蹦乱跳,生机浩荡的鲜卑大好男儿就这样被射成了刺猬。满是疮孔的残破身躯从高高的云梯上重重的摔落,又砸死砸伤了一大片并未遭受箭雨侵袭的后方鲜卑兵士。

    “可恶,怎么可能有如此之多的箭矢!汉朝的一个边界小城何时有如此的军械配置了!”檀石槐目露凶光的看着城楼附近厮杀的情景,一种事态不受其掌控之中的感觉让他极端的暴怒。

    原本以为以汉军的情报力,是不可能知道鲜卑的奇袭计划的。然而当他协同鞬落罗、日律推演,燕荔阳等大帅统领着西部鲜卑一万大军雷霆般杀来的时候,却发现五原县城早已经是城门禁闭,城楼上密密麻麻的兵士,至少有着八千之众。

    但是即便如此,这也没有打击到檀石槐必取五原城的莫大信心。因为根据以往与汉军搏杀的经验。汉军的战斗力,在城墙之利下才能勉强与鲜卑勇士周旋一番。然而当鲜卑勇士怀着大无畏的决心登上城墙,占领一小段城墙作为落脚地之后,汉朝军士必然会陷入到慌乱溃败之中,被鲜卑勇士砍杀的哭爹喊娘,恨不能多生一条腿。

    汉朝的边郡兵士,尽管比内地的兵士强上三分,然而在汉朝歌舞生平数百年之后边军普遍孱弱的大背景下,在鲜卑勇士的狠辣弯刀下,是决计翻不起丝毫的浪花来的。

    然而他发现这回他失算了,五原县城的八千守军,有五千人也就很一般,他们有着与以往汉军兵士同样的麻木与恐惧不安。然而剩下的三千人,却仿若不是同一个时代诞生出来,他们冷漠,嗜血,无情。手中的刀,丝毫不知疲倦的横斩!竖斩!斜斩!手中的箭,丝毫不懂节省的抛射,乱射,散射。手中的戟,丝毫不知后退的刺,刺,刺!

    一天。。两天。。三天。。五天。。在这三千人的四处救火下,他们竟然奇迹般的支撑了五天,这简直是大鲜卑一族罕见的奇耻之辱。

    檀石槐右手捂着心口处,一种发自灵魂的痛楚在那个地方肆虐着,他不知道这是得了什么病。他只知道每当他愤怒悲愤到极致的时候,心口处就会令他痛楚的直欲自杀。而这种症状的发生,已经时断时续的持续了一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