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出行遇贼
    次日一大早锦屏就掀开青色的帐子,叫姜清婉起床。

    约莫是卯正时分,外面天还没有大亮。

    锦屏昨晚是在屋子里打地铺睡的,这会儿她的被褥枕头都已经折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边,等着待会儿拿到马车里面去。

    姜清婉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怔怔的,一时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直至锦屏拿了衣裙过来服侍她穿上,又叫她坐在椅中给她梳发髻,她看着铜镜里面小少女的脸,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锦屏给她梳了个双平髻,打开首饰匣正要给她挑选今天要戴的首饰时,姚氏推门走了进来。

    锦屏对姚氏屈膝行了礼,说了一声太太早。姚氏对她点了点头,吩咐着:“你去将姑娘的被褥枕头都收拾好,待会儿就拿到马车里去。”

    姚氏虽然出身不高,但姜老太太以前可是大户人家出身,很多事都很讲究。这出远门是肯定要带着自己的被褥枕头的,不用客栈里的那些东西,嫌不干净。

    锦屏应了一声,走到床边去叠姜清婉的被褥枕头,然后双手抱到楼下去。马车早就套好了,在外面等候着。

    姜清婉正在看面前打开的首饰匣。

    是一只式样简单的朱漆长方盒子,里面放着几件银首饰和几朵绢花之类。

    对于一个伯府的嫡女来说,这些首饰实在是很寒酸了。上辈子她做姑娘的时候可是有七八只很大的首饰匣。金的,银的,玉的,玛瑙的,什么样的首饰没有?就是后来她嫁给崔季陵了,崔家贫穷,但崔季陵也给她买了好几件首饰,都比眼前的这些要好。

    姚氏这时走过来,伸手从首饰匣里面拿了一只蝴蝶发簪在她的发髻上比划了一下,觉得不是很好,就又放了回去,拿了一只珍珠簪子。

    这支珍珠簪子估计有些年头了,表面都有些发黄。姚氏就轻声的叹道:“说出去人家都要不信的。你父亲好歹是个伯爷,唯一的嫡女竟然连件好首饰都没有。这些年他也让人捎了钱回来家用,但都被你祖母拿去了,我也不晓得到底有多少钱,也从来没有一个子儿到我手里。你祖母也是,都不肯给你”

    房门是开着的,姜老太太就住在隔壁,若是被她或者桃叶给听到了,那肯定是一场大事。

    姜清婉就打断她的话:“母亲,我不计较这些。”

    话一说出口,自己就先有些楞住了。

    她刚刚下意识的就叫姚氏为母亲了

    姚氏倒没有很惊讶的样子。也是,就算以前的姜清婉多不愿意同她亲近,但母亲也肯定是要叫的。

    “往常就是你太调皮了,书不肯念,女红也不肯学,镇日的跟着村里的那帮子小孩爬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淘气的哪里像个姑娘家?你祖母就是因着这些事才不喜欢你。现在我们要上京了,可不比以前。你往后要收敛自己的性子,好生的听你祖母的话,这样你祖母才会喜欢你。”

    姚氏虽然性子软弱,但心里也明白,这些年姜天佑才见过姜清婉几次,心里对这个女儿能有多深的感情?孟姨娘的那两个孩子才是一直跟在他身边长大的。自己又是个没用的,若姜清婉再不得姜老太太的喜欢,到了京城日子肯定不好过。

    姜清婉也明白她的意思,就点了点头:“母亲,我明白。”

    第一声母亲叫出口,后面好像就不是那么难开口了。而且她也想着,以前的那个姜清婉早就已经死了,现在她是姚氏的女儿。

    这样就能对那个人的事再不关心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

    姚氏欣慰的点了点头,在首饰匣里面挑了两朵粉色的绢花给她戴在发髻上。

    两个人出门去隔壁姜老太太的屋里。桃叶刚服侍她梳了一个圆髻,现在正拿了一支镶宝石的蝙蝠簪子给她戴上。

    姚氏和姜清婉对她屈膝行礼,问了安。姜老太太转过身看着姜清婉,见她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血色,但精神看着比昨儿好,就问她:“今儿你觉得如何?可还难受?”

    姜清婉明白,姜老太太这是打定了主意今儿就要赶路的,不然也不会让她们起的这样的早。若这会儿再说自己不舒服,姜老太太也不会为了她再在这里多住两天,反倒还要嫌弃她没有眼力见儿。让她难做,落一个对自己孙女儿不好的名声。

    于是她就回道:“谢祖母挂念。我已经大好了。”

    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她有这样温顺乖巧说话的时候,姜老太太心里觉得奇怪,难免就多看了她一眼。

    病了好几天,整个人瘦了不少,下巴都尖了。不过眉眼还是一样的,右脸颊靠近耳朵那里有半颗芝麻粒大的小黑痣,不注意看不出来。

    相貌还是一样的,性子看着却沉静了不少。

    不过她喜欢沉静温顺的孩子。

    她就笑道:“以前你再没有这样跟我说话的时候,病了一场,看着倒是沉稳了许多。”

    虽然这几天姜清婉才见过姜老太太几面,也没有说上几句话,但她看得出来这位老太太是个强势的人。而大凡强势的人都喜欢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