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徐浅熹黎深陌 > 第26章 心跳乱了节奏
    <div class="read2">黎深陌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深褐色的眸不敢置信的盯着徐浅熹。

    徐浅熹看见他的反应,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立刻指着手上的手稿说:“我没骗你,你看这幅画下面这里有个X2的标记,X2是我简写的两个X,其实是熹熹的意思,就是徐浅熹的熹……”

    徐浅熹说什么,黎深陌都没听进去。

    他的脑海里,全都是那个举着小白兔玩偶,在他最难过的时候,努力的想要给他一丝安慰,最后因为实在够不到他肩膀,突然握住他小手指的人。

    那天在医院,黎深陌听了一整天的吵吵嚷嚷,耳朵自觉屏蔽了所有声音。

    唯独她手心的软糯和温度,他一直记得很清晰。

    她就那样乖巧的站在他身边,安静的陪了他很久。

    他不经意低头的时候,她忽然仰起巴掌大的小脸,对他露出甜甜的笑。

    像春日里的麦芽糖,丝丝都沁人心脾。

    那双清澈的眼睛,笑起来深深的酒窝,渐渐跟眼前的徐浅熹重叠在一起……

    黎深陌引以自傲的自制力,在这一刻突然全部失效。

    他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在剧烈跳动,一下比一下快。

    端着餐盘的手,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

    “黎深陌?黎深陌?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徐浅熹久久等不到他的回答,不安的抿住唇。

    他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好像在努力克制情绪,该不会,他有什么不喜欢别人碰他东西的习惯,然后她不止碰了他的资料,还把他夹在资料里的画弄掉了,所以他在生气?

    徐浅熹一时不知道该先解释画的事情,还是先道歉。

    黎深陌端在手里的餐盘一直没放下,他也没有坐下来,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

    徐浅熹总有一种要是她不好好说话,他抬手就能盖她一脸饭的危机感。

    她脸上的担忧和恐惧,刺痛了他的眼睛。

    黎深陌敛起眸,胸口震荡的情绪,全都被他掩盖下来,若无其事的在她对面坐下。

    放下餐盘后,把自己还在微微颤抖的手,不着痕迹的藏到了餐桌下面。

    “你刚才说什么?”

    “啊?”

    徐浅熹愣了愣,把从地上捡起来的手稿递给他:“我说这幅画是我画的。”

    徐浅熹怕他不信,歪着脑袋回忆了一下:“应该是我加入记者团第一天,当时团长带我去记者团的办公室,说是跟大家认识一下,但我去的比较早,等人的时候有些无聊,就随手画了这幅画,后来……”

    后来的事情,她记不清了。

    大概是记者团来人了,她忙着跟大家打招呼,后来又出去聚餐,就把这幅画落在记者团办公室里没带走。

    第二天下午想起来去找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只是随手画的一张手稿,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她就没告诉任何人。

    “我没想到会突然看见这幅画,所以刚才有些惊讶……这画怎么会在你手里?”徐浅熹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画,确定是自己一年前丢的那张。

    可是一年前,黎深陌还不在A大。

    黎深陌:“你认识柯明吗?”

    徐浅熹:“认识,我们记者团的前辈。”

    黎深陌:“我对记者团的防盗水印logo很感兴趣,所以刚才特意去见了他,这张手稿是他给我的。”

    徐浅熹:“防盗水印logo是柯明学长根据我的画设计的?”

    黎深陌:“嗯,柯明当时找过你,但是没找到。”

    他也找了很多年,但是他比较幸运,他已经找到了。

    “我就说嘛,我一直觉得我们记者团的水印很熟悉,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

    徐浅熹心里的疑惑突然得到印证,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

    “我一直没跟别人说,我每次发专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修完照片打上水印的那一刻,设计这个水印的人,眼光简直太好了!”

    徐浅熹高兴的笑了起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笑得眉眼弯弯。

    黎深陌有一瞬间的失神,旋即问道:“这画上画的,是什么东西?”

    徐浅熹没注意到他绷紧的身体,拿起筷子准备吃饭的时候,随口回答:“玉坠,跟这幅画一模一样的玉坠,而且是粉色的,可好看了!”

    她提起玉坠的时候,一双眼像是落了星辰,一眨一眨都在闪闪发亮。

    黎深陌眸光微动,不经意透着温柔:“你带了吗?”

    徐浅熹:“没有,玉坠的绳子磨损了,我上次拿回家换,忘了带过来,下次带过来给你看呀。”

    徐浅熹说完才意识到,她在主动约黎深陌下次见面,整个人都愣住了。

    正要解释,就听见他回答:“好。”

    他居然答应了……

    接下来的吃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