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客户家住在顶楼。

    顶楼复式。

    确实是豪宅。只是现在风羿一提到房子,满脑子想的都是实验室和游泳池。

    所以,看到这些即便称不上心如止水,那也是没有多少波动的。

    这位客户姓邹,40出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病原因,有些瘦,不过精神倒还好。

    前不久出过意外,现在出院了,在家还用的轮椅。智能的。

    见面寒暄之后,风羿走进屋,换上对方递来的拖鞋。

    风羿今天出来赚饭钱,因为工作性质,并没有穿得很商务化,穿了一套休闲服,背着个背包,看上去倒像个大学生。

    邹梵打量着这位“鉴定大师”,如果不是陆跃推荐,他绝对不会找这样的人。

    虽然陆跃给他看过风羿的照片,他也已经做过心理准备,但是真正见到风羿还是会惊讶。

    这外形条件,来当鉴定师,总觉得像是点亮错了技能。

    而且这小伙帅是帅,但是笑的时候总让人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不过,能跟千里集团合作,这小伙子应当还是有能力的。

    至于该不该相信,邹梵有自己的判断。

    “收藏室在楼上,跟我来。”

    邹梵控制着智能轮椅,带风羿往一边走。

    风羿还想着上楼要不要帮一把,就看到对方进入了一个室内电梯。

    风羿:“……”

    行吧。

    上楼之后,风羿看到墙上挂着一些照片。

    应当是这位邹先生以及他的长辈们照的照片,里面出镜高的还有一把二胡。

    想来这就是收藏的那把。

    “我祖父是一名二胡演奏家。”邹先生跟风羿说起这把二胡的故事。

    墙上相框里挂着的那些老照片,里面的老人手上拿的就是那把二胡。

    “气候异常期之前他老人家名气很大,当然圈外的人不一定了解。他老人家是获得过多个重要奖项以及提名的。而陪伴他的就是这把琴。

    “这把琴是他老人家花了十几万找人定做的。那时候还没有各种限制,也没有最严保护法,当时定做这把琴,木料蟒皮都是用的很好的材料。”

    风羿明白了,这把二胡曾经是高档的专业演奏琴,不过现在成了艺术收藏品。

    他昨天在从陆跃那边知道这位客户的信息之后上网查了一下,也略有了解。

    这位邹先生的祖父当年确实很有名气,现在,老人家已经去世了,而这把成为收藏品的琴也有了它的附加价值。

    昨天风羿搜索信息的时候,还了解了一下现在的二胡收藏品的行情。

    据说有些野生蟒皮制作的高档二胡,在黑市已经炒到1000万。

    “我祖父去世之前,将这把琴交到我手里,希望我能照顾好它。

    “我虽然生意很忙,但是每个月都会给它做数次保养,如果有空会亲自动手。”邹先生说道。

    现在这把二胡不可能使用了,作为收藏品,肯定得精心护理,天气变化的时候还得留意。

    邹先生继续说道:“两个月前我出了一次意外,在医院躺了两个月,回来不久。

    “但是我再次看到它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把二胡不是以前那把。虽然它长得跟照片里的琴一模一样。”

    邹先生说着,带风羿来到他的收藏室,推开门。

    入眼全是二胡。

    “这就是我的收藏!”

    邹梵并没有立刻就让风羿开始鉴定。

    “世上没有两把相同的二胡。同一个制琴大师制作的两把琴也会不一样。

    “曾经制做二胡,蒙皮用的是蟒皮、蛇皮。蟒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情况,而在制作过程中是个什么情况,都会影响二胡音色。”

    邹先生抬手比划一下,“这么大一张蟒皮,做顶级的二胡也只能做一二把,至于蟒身上剩下的皮就只能做次一点的了。”

    风羿看着他这里摆放的琴。

    “但是你这里大部分都是用的环保皮。”

    眼前这些琴,有的看上去很新,有的可能会故意做旧,风羿对这些不了解,但是他能一眼鉴看穿皮料。

    现在管制这么严,每年研发各种皮料,用在乐器上的也不少。

    现在美杜莎七代皮料出来之后,乐器制造厂肯定也定制了一批。

    眼前就有一把琴上的蒙皮使用的是美杜莎七代皮料。

    不过,眼前这么多琴,甭管是新琴还是老琴,用的是什么样的皮料,平时的养护一定做得很好。

    “邹也是爱琴之人。”风羿说道。

    邹先生笑了笑。

    “我祖父是一位著名二胡演奏家,我也只是遗传到了我祖父的那一点点天赋以及兴趣。

    “我平时压力大的时候就在琴房拉会儿琴,这也是我的一种减压方式。”

    说到这些,邹先生眼中像是闪着亮光,很显然是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