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class="read2">  见导购员一脸无语地看着自己这边,风羿会过意来,“咳,二十四个月。”

    导购员点头道:“这么小的宝宝确实得注意,我推荐这几款……”

    挑了导购推荐的几款儿童专用牙膏,风羿推着购物车快速离开。

    再次补一波食物,风羿从超市回到家,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牙疼影响大脑思维,再说出什么不过脑子的话就尴尬了。

    嘴里那两颗毒牙也时刻提醒他与周围人的不同,走在人群里总是担心被发现,心中忐忑。

    在牙齿能够完全掌控之前,风羿不打算出门了。在家做流食,试测各种牙刷牙膏漱口水。还网购了一套吸管,不同口径吸食不同的食物。

    两颗大毒牙长速明显,风羿每天早上起床还测量一下。

    “腮腺炎”来得比风羿预想的要快。

    在牙疼第三日,风羿适应了两颗大长牙引发的疼痛之后,又一波剧痛来袭。

    毒腺开始发育生长了。

    全口牙髓炎,加强版的腮腺炎,合到一起那滋味……

    真是无比酸爽!

    进化的疼痛——腮疼√

    突然多出一个非正常人类的腺体,风羿却接受良好,如果是发生在以前,风羿肯定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战战兢兢,但从小凤山回来之后,身体所有的那些奇怪的变化,像是有一种本能在接受它。

    就像自然界中的许多物种,从幼体到成体,生长的每个阶段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但是基因的记忆和本能会让他们接受这种变化,并迅速适应它。

    当然,这期间也有让风羿高兴的事。

    哑叔送给他的那罐茶叶,他泡着喝了,喝的时候能感觉到牙疼和腮疼都缓解些许,虽然无法完全消除痛感,只是减轻了一点点疼痛,但这已经让风羿很开心了!

    接下来数日,风羿每天都会喝这种小凤山土产茶。

    他也试过其他茶叶,有贵的有便宜的,但都没有什么缓解作用。

    生长在小凤山的茶叶竟然会有这种神奇的效果!

    已经送了一罐出去,手里就这么一罐,风羿联系了哑叔,想从他那里再买些茶叶。

    哑叔的回复是:“你把你那罐喝完了再说。”

    茶罐里的茶叶够风羿喝一个月的了,风羿想着,如果二十天后还继续牙疼腮疼,再找哑叔买茶叶。

    毒腺系统的发育生长,除了疼,风羿还隐隐感觉到两腮那里多了点什么。

    如果用双手捧腮朝里挤压,会有毒液从两颗大尖牙里流出来。

    毒腺开始分泌毒液了。

    最初只有半滴到一滴。

    后来是两到三滴。

    再之后就多了,挤毒液也不会觉得困难,不用双手挤腮帮子也能直接控制毒液输出。

    相比起牙疼和腮疼,风羿更担心的是,平时如果一个不注意用手撑着腮的话,会不会就有毒液从两颗长牙里流出来?

    我的毒到底能不能毒倒我自己?

    这个问题急需解决,不然吃饭都不安心。

    用手压腮帮子挤毒液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沾一些到口腔里。

    没什么味道也没感觉到毒性,但这并不能说明它没有毒。有些毒少量进入消化道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风羿认为,还是得试一试毒力,心里有个谱。

    所以,风羿制定了一个试毒计划。

    当然,这个计划要实施,还得等牙和毒腺生长完全才行。

    也许真如管家说的那样,疼着疼着就习惯了,就算有哑叔给的茶叶缓解,这种组合型疼痛也不好受,风羿已经麻木。

    两周之后,牙腮疼痛都开始缓解。

    风羿对两颗长牙的控制度也逐渐加深,每天练习收牙——弹牙——收牙……

    两颗毒牙长成,后翻收起来的时候贴着上颚。没有毒蛇那样夸张的肉质鞘,但风羿的上颚处生长出一层保护鞘,牙齿收起来的时候,保护鞘会将牙包裹在里面,也起到一定的隐藏作用。

    长牙后翻时,接近牙根部位会有一段伪装结构,如果从正面看,这两处就像是两颗普通尖牙,与常人无异。

    风羿弹了弹两颗长牙。

    “很好,你们已经是成熟的毒牙了,都已经学会自我伪装了。”

    当牙齿和腮部疼痛全部消失时,风羿已经掌握了绝对控制权,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他要测试自己的毒液能不能把自己毒倒,首先得有一定量的毒液。

    家里也没有试管,本来准备用吃饭的那种小瓷碗,正好可以把两颗毒牙搁碗里面。但是风羿又想到,万一两边的牙齿出来的毒不一样呢?

    记起什么,风羿去储物间翻出一个礼盒。

    这是以前合作的一个品牌送的,拿回来就没拆开用过。

    一对长笛形的香槟杯。看牌子,这一对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