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蛋神猴被命运石选中了,在场的诸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谁不希望成为命运的宠儿,享尽荣耀与名气。

    “哪里逃。”蓦地,铁蛋神猴喝道,他在追赶前面逃窜的那束头发。“鼠心,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何况是你生前的头发,只能由我来保管。”

    呼!

    倏然间,铁蛋神猴挥动石棒,登时,命运的气息迸扫而出,浩荡不绝,化为流水,涌向了前方飞驰的那束头发。

    当的一声,一个女人的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了出来,并且抓住了石棒的另外一端,非但如此,就是这只手卸去石棒上的全部气力,还将命运气息所化的流水给震散了。

    “啊,你是……”

    铁蛋神猴也惊到了,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而且能镇住命运石。

    震惊的可不止是神猴,孤山童同样如此,“谁,是谁,他怎会有震慑命运石的能力。这样的人还得了,有能取代绿羊真人的可能。”

    “天啊,我不会看错了吧,有只手拿住了神猴的石棒。”一个小人惊恐道,他简直无法想象,还有人凌驾于命运之上吗。

    “没有看错,是有人按下了命运石所化的石棒。是女人的手,啊,居然是女人的手。命运石之门里面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谁,为何要拦下铁蛋神猴,难道她也想抢走那束头发吗。”

    “铁蛋神猴、孤山童,胖使,现在又来了一个女人,那束头发什么来历,为何大家都那么重视它,怪哉。”

    “我们更应该震撼的是女人的手才是,她拦下了命运石棒,难道说她是器灵,命运石之门的器灵!”

    “器灵,你说她是器灵,不可能,我们在石门里生活了那么久,谁听说过命运石之门有器灵,我不相信,我也不承认。”

    也有小人猜测女人是命运石之门的器灵,可这样的话他自己都不信。

    “她竟然出手了。”生使奇怪道,“为何等了这么久才出手,之前的忍耐又是为了什么?”

    “她不是鼠心上人,可我敢保证她和鼠心上人肯定有关系。”帽子上写着“死”的使节确定道,“否则她也不会这么激动,而且提前现身,太奇怪了。”

    刷!

    孤山童纵身飞来,“啊,你是……”

    看到了,孤山童看到了女人的那只手,他印象太深刻了,“你,你是……”

    呼。

    之前飞走的那束头发倒飞而来,落入女人的另外一只手之中,当然,她只有两只手显化了,身体并没现身。可孤山童单凭一只手就已认出她是谁了。

    不敢相信,孤山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儿,你是我的女儿!”

    “纳尼,她是你的女儿!”铁蛋神猴惊讶道,“孤山童,你和别的女人还有了女儿,我难以想象。”

    “呵呵。”孤山童笑了,“你当然想象不出来,我再告诉你一件会让你吐血的事,她是我与鼠心的女儿。”

    孤山童与鼠心的女儿?

    铁蛋神猴感觉天空都要塌陷了,什么石棒,什么命运石,他全都不要了。

    噗!

    神猴当即吐出几百斤鲜血,你与鼠心的女儿,你与鼠心的女儿!神猴最爱的女人竟然和他曾经爱过的基友有了女儿,这让神猴的三观都颠覆了,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谁是女儿。”

    神秘的女人喝道。当是时,她的身体渐渐清晰起来,虽然蒙着面,可她的身段与气质和鼠心上人极其相似,当然,她也并非一尺高,而是正常人的身高。

    “鼠心上人!”

    “她是鼠心上人?”

    “不,你没听说吗,她是鼠心上人与孤山童的女儿?”

    “真是苍天了噜,鼠心上人的女儿?难怪,难怪!”

    “难怪鼠心上人的头发会飞到她手里吗,真是太诡异了,为何上人的女儿选择在这个时候现身?”

    远处的小人们无法相信,也不敢相信。

    而这时九头鳝与笑三鲜已经成了陪衬,已经没人再关注他们了,在场诸人更在意的是陌生的女人,很有可能是鼠心上人女儿的人。

    “这样一切都能解释明白了,她是鼠心上人的女儿,所以她才那么恨孤山童。”生使顿悟道。

    “孤山童是她的父亲,可没将其抚养长大,所以她才那么憎恨孤山童。”帽子上写着“死”的使节亦道,他也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生死二使可以说是豁然开朗。

    “成是妃,你是我与鼠心的女儿成是妃。”孤山童激动道,“女儿,你还活着,你果然还活着,我,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

    “你们不但有了女儿,她还有名字!”铁蛋神猴又吐血几百公斤,“你们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孤山童,今天不杀你,我再不做神猴了。”怒,怒怒怒!神猴感觉他的帽子绿了,是彻底绿了。“天杀的孤山童,该死的,我今天非要宰了你,你女儿也别想活了,她和你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