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迷瘴迭毒
    吱呀——!

    门到底还是开了,可与木阳泽的期待不同,进来的人却不是他盼望的自己的亲卫军,原本守卫在院中的四五十号五圣弟子。

    而是雷虎。

    “行了么?”

    看也没看木阳泽一眼,雷虎推门而入时,正见剑晨与安安各抱一人,显然已是大功告成。

    “走吧。”

    剑晨点点头,回头再看了一眼目眦欲裂的木阳泽,郑重道:“木总坛主,我刚才所说的话,一定算数!”

    “放屁!”

    木阳泽一听更加怒不可遏,他满心期待了数月,一直在等待着沥血剑到手的一刻,谁曾想临到终了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局,这让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又怎么还会相信剑晨的话!

    “剑晨,我告诉你!”

    他双眼中布满血丝,周身大穴上的银针在他拼命挣扎下颤动不已,仿佛随时都会挣脱钳制弹射而出。

    “五圣总坛……必杀你!”

    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木阳泽怨毒无比地死死盯着剑晨,恨不得生啖其肉。

    “哼!”

    剑晨尚未说话,雷虎却重重在哼,双拳骨节捏得噼啪作响,大踏一步来到木阳泽身前,冷厉道:“似你这等绝情寡义之辈,老子早就想一拳崩了你,若再大言不惭,休怪老子无情!”

    “来啊!”

    木阳泽已然失去了理智,再被雷虎一激,更加血冲头顶,狂怒道:“杀了我,你们也走不出这旭日之城,我五圣总坛岂是任尔等来去自如之地!”

    “那就试试!”

    雷虎狰狞咬牙,一只硕大绝伦的拳头高高扬起,猛虎霸气陡然逸散,那拳看起来竟像是一颗恶形恶相的虎头。

    他对木阳泽的不满由来已久,此时凭着一身怒火,眼看着脑浆迸裂的场景就在眼前。

    “大哥!”

    剑晨抱着花想蓉急叫道:“算了,始终也是咱们毁约在先!”

    “哼!”

    雷虎的拳头僵在半空,双目中闪烁的凶光在木阳泽面上扫来扫去,终于一摆手,将那凝如实质的气势一散,冷冷道:“不杀你,是为了还你女儿一个人情!”

    说着,大踏步转身离去。

    剑晨与安安对视一眼,也不再多言,抱着花想蓉与木汐子二人跟在雷虎身后,也一同窜了出去,只留下木阳泽青筋暴跳,独自盘膝坐在床上动弹不得,气得哇哇大叫。

    门外,横七竖八躺了许多人,不用说正是木阳泽期望冲进屋内相助的五圣亲卫弟子。

    那步云倒在这前面,意识不再,可那双怒意不减的双目却仍死死的大睁着,似乎想用眼神来杀了眼前这些人。

    他之前的担忧是对的,管平没来由的非要找他们众兄弟喝酒,这显得太过突兀,事出反常必有妖。

    可他却也是无可奈何。

    管平挑的时机很好,正是木阳泽协助木汐子为花想蓉治疗,无法分神他顾的时候,这令他无法及时获得木阳泽的指示。

    再况且管平的要求也并不过份,就是一坛子酒而已,不是自吹,这坛酒虽然巨大,可步云自信就是自己一个人干完这一坛,他顶多也只是微醉而已,自家兄弟们酒量如何他心中是有数的。

    莫说是就这一坛,就是再来十坛,也无法将在场这四五十号兄弟全数灌倒。

    他唯一担心的是,管平这厮会否在酒中下药,令他众兄弟失去战力。

    可对方三人却都喝了这坛中之酒,虽然仍有可能对方事先已经吃过解药,可对步云来说,疑惑之意到底也会小上一些。

    而最令他心中有底气的,还是如今的时机。

    这毕竟是花想蓉的第九次治疗,身为木阳泽的心腹,他当然知道那十次治疗之约,也就是说,他其实也与自家主子抱了同样的心思,就算剑晨等人想要发难,那也应该是在第十次的时候才会大动干戈。

    这是第九次,步云记得很清楚,木阳泽每一次来都会带着他,而他也同样在等待着那关键性的一刻来临。

    所以这应该真的只是管平一时的心血来潮吧?

    步云这么安慰着自己,为免将事情闹大而影响到总坛主的计划,他不得不忍下一口气,从了管平的心愿,让众家兄弟一人一口分食了这坛中之酒。

    然后,虚弱无力,天旋地转,药力的散发竟来得如此之快,快到步云惊觉时,竟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更别说做出什么动作来警示木阳泽与惊动旭日之城散落在各处的守卫。

    他的思绪停留在中计了这三个字上,最后能做到的,就只是在倒下之前强撑着双眼不闭,用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瞪着管平,仅此而已。

    步云的担忧终究还是成了真,管平执意要与五圣弟子共饮的那坛酒,当然早已被下了分量不浅的迷药。

    那药还是当日管平被五毒教艾长老利用,在生生凝血丸里混合了迷瘴迭毒,从而变成了一具可致人昏迷的毒源之种,间接导致当初灵蛇寨里的苗人昏迷了大片,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