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似梦还真
    顾墨尘的彷徨与无助,问傲天都看在眼里。

    可他却不知道如何去劝。

    生性木纳的他,连寻常与人沟通都需要旁人去猜测他的意思,在安慰人这一项,实在不是他的长处。

    更何况,唯一最清楚顾墨尘过往的人正是他这个弟弟,他就是那个噩梦引发的导火索,只要有他的存在,就会让顾墨尘无时无刻回忆起曾经的悲惨岁月。

    这样的他,根本无法去开解顾墨尘。

    深深明白这一点的问傲天只得换另一种方式去帮助哥哥。

    很多时候都词不达意的他,一点一点向尹修月述说着顾墨尘的一切,希望由尹修月这个哥哥真心相爱的女人来化解他心中的那份自卑。

    而事实证明,虽然问傲天人很木纳,可看人的眼光却是极准,那时的尹修月也确实是真心想要与哥哥在一起,在听到问傲天的述说后,她不仅没有因此而嫌弃顾墨尘,反而更加小心与其相处,试图慢慢将顾墨尘的心结解开。

    这让问傲天很欣慰,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在发展,他也为自己的大哥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姑娘而感到开心,开心到甚至没有察觉,其实在这样的相处中,他的心境也在因尹修月而……慢慢发生着改变。

    然而唐玄宗,或者说水月府内门却并没有给他与尹修月足够的时间,当然那时的问傲天对此还是不知情的。

    唐玄宗出自帝王之家,从小看透了人世间各种勾心斗角与阴谋诡计,对于一个人的内心,他看得极准。

    所以当蜀山剑主令他离间顾墨尘与尹修月时,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找准了顾墨尘的弱点,并以此为布置,在两兄弟与尹修月之间,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看似偶然的误会,将顾墨尘的内心一步步往更加阴暗的方向在引导。

    他成功了。

    所谓帝王心术,便是这样一柄杀人不见血的刀,甚至在出卖了顾墨尘后,他还能重新将顾墨尘收归麾下,让其在心灰意冷之下甘心为他办事。

    顾墨尘的背叛让问傲天很愤怒,特别是当顾墨尘以为自己与尹修月之间有着些什么的时候,则更令他愤怒。

    不可否认,经过这么久的相处,问傲天从内心里也深深地爱着尹修月,可他从未对此表露过什么,也并没有想过要去争取什么。

    大哥爱着修月,而修月也爱着大哥,对问傲天来说这就已经够了,他需要做的,就是在背后默默地祝福两人即可。

    然而顾墨尘竟然不相信他!

    甚至在做出了许多伤害尹修月与他的事情后,丢下一句我成全你们,便就此消失无踪,这让问傲天何其气愤难当!

    有时候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对于自己越是重视的人,就越不想对方误会自己甚至背叛自己,而对于问傲天这样生性木纳,喜欢将什么事都强行压在心里的人就更是如此。

    所以他的反应很偏激,开始对顾墨尘这个一直以来他极为敬重的大哥产生了一种名为怨恨的情绪,并且随着时间的的推移,这份怨恨慢慢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最终变成一棵永远也无法从内心里拔除的参天大树。

    叹息着,顾墨尘终究还是放弃。

    在来的路上他几乎已经作好了与问傲天打上一架的决定,他本想着这一次,必须要将三人之间长久以来的误会讲清楚。

    可是当看到问傲天眼中的决绝时,顾墨尘才发现,其实他还远没有如自己想像中的,拥有那么大的勇气与坚决。

    看他得出来,与问傲天之间,已经不是可以用打上一架这种小孩子过家家般的解决方式来处理问题。

    就如同问傲天很了解他一样,他何尝不了解这个曾经相依为命的弟弟,从问傲天的眼中,他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杀意,即使此时的他修为远胜于问傲天,可这份杀意也不禁令他心下狂颤。

    这毕竟是来自于这世上他唯一的一个亲人的杀意!

    “傲天……我不会放弃的。”

    他苦涩地再看了问傲天的后背一眼,缓缓背过身去,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两人此时以一种令人绝望的背对站在一起,然后……渐行渐远。

    顾墨尘消失在旭日之城的黑暗中,而由始至终,问傲天都没有回过一次头,只有他那被小院外摇曳着的火把照映出的影子,似乎轻微有着些晃动。

    与来时的疾驰不同,顾墨尘走得很慢,心痛如绞之下,他只觉浑身的力气已然在问傲天的那一道杀意中被全部抽离,此时此刻,他走得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了无生气,曾经的玩世不恭,曾经的放荡不羁,都如同一张人皮面具一般,被撕扯得稀烂。

    只剩下一张绝望茫然的脸庞。

    走着,顾墨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要前方有路,他就这么走着,一步一步,然后……

    他感觉到了月光。

    这令他有一丝丝的茫然,他有多久没有感觉过月光或是阳光了?

    因为这里是暗无天日的地底之城啊,怎么会有月光?

    带着这份茫然,他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