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困顿
    ??这一脑袋撞得不轻。

    郭传宗除了用自己的身体给这冰雪地面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之外,他的眼前也金星大冒,巨大的撞击力入脑,险些令他昏了过去。

    “咦,这次没昏吗?倒算有进步。”

    外面,透过冰墙,之前那突然出现的声音主人惊讶地赞叹道。

    很显然,郭传宗撞冰墙这事,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

    “见过剑主!”

    “见过剑主!”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整齐划一的恭敬跪拜声,这些声音证实了郭传宗的猜测,来的人正是蜀山剑主!

    “混蛋!”

    与外面白衣人的恭敬相比,郭传宗这算大不敬。

    他愤怒地喝骂一声,猛得从地上跳了起来,怒指着冰墙之外,也不管蜀山剑主看不看得到,厉声道:

    “快放了小爷,要不然小爷灭了你们蜀山剑派!”

    他已然气到发狂,初时在皇城中遇见蜀山剑主的那份震惊与忌惮早已消失,取之而来的,只有无尽的怒火。

    “哈哈哈!”

    外面,蜀山剑主笑得很是开心,道:“郭传宗,你连这小小的屋子都出不去,还说什么要灭了我蜀山剑派?”

    “莫不是被这里的寒气冻僵了舌头说错了话?”

    “你!”

    郭传宗怒不可遏,喝道:“若不是你使阴谋诡计,使人在外面不停泼水,小爷我我,我怎么会走不出去!”

    他这话说得极无底气,说到后面,就连自己的气势也弱了许多。

    阴谋诡计么?

    并没有。

    蜀山剑主只是命人守在外面,一旦郭传宗发力破墙,便以冰水泼之,再辅以蜀山剑派独有的冰寒内力与天山上的恐怖寒意,只一瞬间便可将那冰墙补好,令郭传宗全作了无用功。

    这不是阴谋诡计,这就是正大光明的欺负他!

    这样的日子,郭传宗已经过得够了!

    当日在皇城时,他被蜀山剑主擒住,等他再醒来,已然是在这冰天雪地的天山之上,而且从那时起,蜀山剑主就没与他说过一句话,只将他关在这冰雪小屋内。

    他怎么也没想到,早已隐世的蜀山剑派,竟然将整个门派都搬到了这生存环境极为艰难的天山之上。

    难怪没人找得到蜀山剑派到底隐世于何方,就这里的鬼环境,除了霸剑山庄曾来挖过一块石头之外,平常鬼才愿意上来受此天寒地冻。

    郭传宗这些日子过得极为憋屈,莫说蜀山剑主,就是天山上蜀山剑派的其他弟子也没人搭理他,除了一日三餐会准时的在冰墙上破开一个小口子之外,就连喝口水他也需要自己用内力去溶化些雪水来喝。

    就更别提五谷轮回之事,好在天气寒冷,臭味不易散发,否则他或许会被自己的屎尿给臭死。

    还有一件更令郭传宗感到憋屈的事情。

    他的炼尘砂本是对付这冰寒坚硬东西的克星,想当初霸剑山庄的玉寒石就是天山上万年寒冰所凝,在他的炼尘砂下也是不堪一击,若有炼尘砂在,他想要挖出一条通路,外面的人根本连泼水都来得及。

    然而可恨的是,蜀山剑主似乎早就防了他这一手,是以当醒来时,郭传宗怀里已经没有了哪怕一粒沙子,而在这冰天雪地里,除了冰就是雪,根本寻不到半粒沙子。

    这天山,仿佛就是专为郭传宗所设的牢笼。

    “你把小爷抓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越想越是憋屈,郭传宗忍不住怒吼道:“要杀要剐动手便是,小爷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郭传宗!”

    他在里面雷霆暴怒,外面蜀山剑主却怡然自得,轻摇着折扇,淡笑道:“也没想干什么,只要你乖乖地呆着便好,省些力气对抗严寒也是好的。”

    “放屁!”

    郭传宗怒道:“些许寒气能奈我何?你到底想干什么,给句痛快话,小爷还有要事要做,没时间在这里陪你干耗!”

    他这话倒不是空口说大话,有玄冥诀在身,并且是第一卷玄冥之守,外界寒气虽强,可到底武功高手以寒气进行的攻击,凭玄冥之守的特性,那寒意入体便即被包容驱离,使他对寒气的抵抗力更比一般蜀山弟子为强。

    蜀山剑主笑道:“你的要事不就是救你的爷爷么,你放心,老郭他也在这里,现在应该没事。”

    “你说什么?”

    闻听此言,郭传宗面色大变,惊怒道:“你把我爷爷也抓来了?”

    这时才忽然意识到,当日蜀山剑主出现在皇城根本就不是为了对付他,而是他的爷爷,同样在皇宫内的郭怒,他只不过是正好撞了上去而已。

    爷爷!

    一想起郭怒,郭传宗立时心急如焚。

    他赶去皇宫,便是因为剑晨所说,想用已成固体形态的地心青火改变郭怒那因以身炼剑而走火入魔的身体,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新恢复清醒。

    除此之外,在将地心青火送到后,他还要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