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平静
    “所以……我就是那个喂狼的孩子?”

    木汐子沉默着,眼神中最后一点希望的火苗终于熄灭,与剑晨等人初见时那热力四射的双眼变得黯淡无光。

    木阳泽默默地看着她,心底也是一阵阵刀割一般的绞痛,可他不能在面上表露分毫。

    他不愿放下自己的坚持,与女儿抱头痛哭一场,因为他怕,他怕他一旦有这一次的软弱,就不能再狠下心肠,眼睁睁看着女儿去送命。

    “汐儿……是为父对不起你。”

    直到最后,木阳泽能对木汐子说的,也只是这样的一句对不起而已。

    他为沥血剑实在已经费尽心机,甚至不惜以玄冥诀作诱饵。

    不,不只是他,甚至还有前几代五圣总坛的坛主,这一切,早在很久以前就一直有着计划。

    为了寻回沥血剑,西域这边正统的五圣总坛曾暗中与苗疆的五圣总坛有过接触。

    只是经过千年的安稳生活,这支由西域分离而出的苗疆五圣总坛已然不想再参与到两派之间旷日持久的死战中,唯有一个例外。

    那就是五毒教的前身,原属苗疆五圣总坛之一的风蜈坛!

    为了不让水月府察觉,此事只能秘密进行,于是在私下接触了各坛后,风蜈坛隐藏在暗处的野心被西域这边的人察觉,在有心算无心的挑拨下,突破口由此而生。

    玄冥诀被风蜈坛得到,但却不是全部。

    人心便是如此,没有的东西没关系,可一旦拥有了什么,便总想得到更多,苗疆五圣总坛的分裂之战由此展开。

    其实这场大战的结局早已注定。

    五圣总坛既然要将玄冥诀散播出去,借以此来寻找沥血剑的下落,又怎么肯让风蜈坛野心得逞?

    所以风蜈坛的结局根本毫无悬念可言。

    胜,有西域五圣总坛出手,败,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但败也不能败得太惨,若是风蜈坛一举被灭,那这玄冥诀还是传不出去,这就成了苗疆中苗人间的一场内斗,外人根本无法得知。

    所以五毒教因此而生,西域五圣总坛的介入也到此为止,再做得更多,便越容易被水月府的人发现端倪,任由五毒教自行发展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等就是数十年,就连五圣总坛的总坛主都换了一任,由如今的木阳泽接任。

    接任的不光是总坛主之位,还有寻回沥血剑的大任!

    这是执念,是每一任五圣总坛的总坛主为之甘愿放弃一切的执念!

    计划了这么久,此时已到了关键时刻,木阳泽就算再不愿,事情终究还是落到自己头上,他……无法退却!

    “我知道了。”

    木汐子灰白的眼中没有焦点,或许看了父亲一眼,又或许没看,轻轻地,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人却已经失魂落魄地推门而去。

    房内沉寂无声,木阳泽默默立在房中,脸色难看无比。

    良久,他也只有一声叹息,心知自己女儿已有了决断,悲切地摇了摇头,也随即迈出房外。

    再无人声。

    木阳泽与木汐子已去得远了,而就在这时……

    咔——!

    昏迷在床上的木胜,那硕大的拳头猛然一握,骨节爆响宛若雷鸣!

    ————————————————

    自从那日过后,剑晨等人已在旭日之城呆了三日有余。

    三日来,除了一日三餐之外,他们并没有再见到任何一个五圣总坛的高层。

    不过每日剑晨都会以内力探知一下花想蓉体内的情况,那日被木汐子引动而脱离体内焚杀的迷你凤凰损失了一部分凤凰烈焰,这么久过去,竟也没见增加。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也是令剑晨可以暂时放下心来,安心等待下一次木汐子替花想蓉治疗的原因。

    那时木汐子所受的反噬很重,这才过了三日而已,她应该琛没恢复足够的元气,为了心中的那份歉疚,也为了花想蓉的身体着想,剑晨并没有去催促木阳泽。

    而顾墨尘那边,虽然经由安安的猜测,对尹修月的情况不再那么担忧,但牵挂总还是有的,是以他用自己的方法又再试了一次。

    他找来三个五圣总坛的弟子,分了三日,每日都叫一个去问傲天那里,让这些弟子替自己带去给问傲天的问候。

    而每一次,五圣弟子带回的问傲天的反馈却都只有一个字:

    “滚!”

    很无奈,却也很放心。

    顾墨尘心知肚明,以问傲天对自己的怨恨,他的回应理当如此。

    若是问傲天给他回个好还是什么的,顾墨尘反而会担心,问傲天是不是受到了五圣总坛的加害。

    总算之前他与剑晨两人各自纠结担忧的事情都算有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发展方向,这趟西域之行也算没白来。

    又过了十日。

    雷虎的伤势总算大好,当日唐门之战带给他的内伤外患全然不存,甚至还因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