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别无选择
    “你要做什么?”

    剑晨横臂一拦,将木汐子挡下,目光盯在那已然变得火红一片的戒指上。

    “做什么?展现我们五圣总坛的诚意!”

    木汐子冷哼一声,倒也不坚持,停下脚步并且向剑晨晃了晃那戒指,不屑道:“怎么,这就怕了?”

    离得近了,那戒指上炽烈的温度扑面而来,剑晨几乎感觉自己重又回到了那酷热难当的黄沙大漠中,这令他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虽然即使木汐子不说,他也猜到或许是想为花想蓉治疗,可当那戒指上的热力一分分变得剧烈时,他却又不敢冒这个险。

    “剑少侠请放心。”

    木阳泽在后面发话,道:“小女汐儿因自小生长在这苦寒荒漠,常年与黄沙烈阳为伴,练就出了这一身极阳内劲,再加上我五圣总坛至宝鎏火戒之助,其内力中热力之强,直可熔金炼铁,乃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极阳功法。”

    “极阳?”

    剑晨眉头皱了皱,回身看了花想蓉一看,疑虑道:“木总坛主,我这位同伴自身也修炼了一种极之高温的功法,她之所以昏迷也是因这内力所致……”

    又往木汐子手指上那所谓的鎏火戒上望了一眼,续道:“在下本以为,若要解除这极热内力的困境,该是需要如蜀山剑主那般的冰心诀,以万物相生相克之理来解除才是。”

    导致花想蓉昏迷的是萍飞燕种在她体内的凤凰烈焰,而当初几乎天下无敌的萍飞燕却被蜀山剑主的冰心诀完克,从这一点来说,想要压制住花想蓉体内的凤凰内力,那么自然是冰心诀才最为稳妥。

    凤凰内力温度之高,便是顾墨尘那有着奇异隔绝特性的地心青火也无法突破其分毫,即使木阳泽表现得极为自信,更将木汐子那极阳内力形容得熔金炼铁一般威力无穷,可剑晨其实并不看好。

    木汐子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大,看起来顶多也就比剑晨大个两三岁而已,以她这般年纪,就算打娘胎开始就修炼这极阳内力,短短十几二十年,她又能修炼到什么样的高深程度?

    萍飞燕成名于百年前,到了百年后,她的功力之深厚,当世只怕出其右者少之又少,而木汐子短短二十年之功所修炼出的内力,如何与萍飞燕匹敌?

    更甚者,他还担心若是以火攻火,会不会对花想蓉现下已然开始进入恶化阶段的身体带来不可估量的伤害。

    此时此刻他倒真产生了一抹后悔的情绪,早知是如此,他还不如选择更难达成目的的蜀山剑派,至少蜀山剑主的冰心诀听起来就比眼前这面色苍白的少女靠谱。

    可是事已至此,他又能如何?

    花想蓉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再容他返回中原,再去寻那影踪飘忽的蜀山剑主,木汐子就在眼前,木阳泽言之凿凿,他……是否敢赌上这一把?

    “剑少侠……”

    木阳泽摇了摇头,苦笑道:“木某也知比起分量来,我这小女自然无法与萍飞燕这等江湖大能相媲美,不过有一点你要清楚。”

    他探出手掌,只见火光一闪,竟然整只手掌上都突兀地燃起了熊熊烈焰,自信道:“花姑娘体内的情况并不是以内力的高深为胜,而是以火焰的质量来定高下。”

    “说来不怕你见笑,我这一手控火之术还是从小女那里习来,而比起我,她的内力灼热程度还要强上十倍有余,凤凰烈焰温度虽高,到底已是失去了主人的死物,木某有着充足的自信,凭小女再加鎏火戒之助,此事可成!”

    他说得信心满满,对木汐子的极阳功法看来极为看好,可提出的这以火攻火的法子,到底不能让剑晨真正放下心。

    正犹豫间,安安凑上前来,低声道:“不妨让她试试,她本身的功法或许比不过凤凰火焰,可那戒指着实不错,而更重要的是……”

    “咱们现在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所在。

    “好。”

    无奈之下,剑晨点点头,这一声好字不知是对安安还是对木汐子,他将身子一侧,让出花想蓉与木汐子之间,却不远离,仍守在花想蓉一侧。

    “先说好,如果我发现不对,立即便会阻止你。”

    他蹲下,一只手搭在花想蓉左手脉搏上,极为认真地对木汐子说道。

    到底心中仍放心不下将花想蓉的性命交由这个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女子身上,内力分出极微弱的一小丝,对花想蓉体内的凤凰火焰造不成冲击,也不会对木汐子的治疗产生影响,但用来感应花想蓉体内的情况倒是足够。

    “哼!”

    木汐子不满地冷哼一声,离得很近,安安又没有刻意避讳于她,是于倒听了个完全。

    若是换着另一个时候,另一个人,仅仅只凭安安那句别无选择,木汐子能转身就走已算她脾气好,更大的可能,却是一怒之下救人变成杀人。

    被人如此看轻,对她这心气极高的天之娇女来说还是头一遭。

    “把你心上人看好了,我可先说清楚,你监察可以,但不要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