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不走了
    局面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以蛇七与普智禅师那里为心点,气氛一层层凝重扩散,当场立时分了泾渭分明的两拨人。

    木汐子那边,除了她带来的三个高壮汉子之外,费仲与普智禅师,还有那两位并不寻常的赶车大汉,尽皆移动了她的身边。

    剑晨这边倒没有大动作,蛇七已经冲出,只有顾墨尘往前迈了一步,将那木汐子的视线挡了个严实,方才木汐子那一下实在超出所有人的认知,原来用眼神杀死你并不是一句玩笑话,这世竟真有人能做到如此神之事。

    只是这神若是属于自己的敌对一方所有,那变成了惊悚。

    “没事吧?”

    剑晨关心的重点却在安安这里,他侧头,直到仔细确认安安没有被刚才那一击涉及后,才放下心来。

    “没事……”

    安安眉头紧皱,从顾墨尘后面探出头,往那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木汐子处看了一眼,又极快地缩了回来,诧异道:“她刚才竟然用眼神攻击我?你是怎么发现不妥的?”

    当木汐子一眼瞪来时,气温确实略有升高,可那时安安以为只不过是气势而已,有一些高手,或是功法特,或是修为通天,仅仅凭借气势也能做到以力压人,这不怪。

    可气势毕竟是气势,高手对阵时逸散出气势的主要目的,还是更多处在心理层面的打击,也是所谓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但那木汐子,双目射出的精光竟然有着真实的威力,安安曾经了解过江湖各门各派的武学,可却并没有哪一个门派的武功会以练眼神为主。

    “不是眼神。”

    岂料剑晨却回道:“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手,可那应该是暗器!”

    “你怎么知道?”

    安安一愣,不由问道。

    不是她不相信剑晨,而是在场这么多双眼睛都盯着,所有人都只见那木汐子瞪了安安一眼后,杀机便至,并且以安安对暗器的了解,算是那最擅长使暗器的唐门,也没有这种神鬼不知的手法才是。

    剑晨沉默了一下,双手抱着花想蓉,否则以他的习惯得挠挠头才是,沉吟道:“那五圣总坛心机莫测,是以刚才停车时,我便已将玄冥之三的感知力放到了最大,刚才那一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可我却能明明白白感知得到。”

    “不错不错,有这样的感知力,本姑娘倒是小瞧了你。”

    剑晨并没有刻意压低音量,离得不太远的木汐子也听到了他的话,顿时目露诧异地盯了他一眼,口颇有些赞许意味的说道:

    “这样的你才不枉本姑娘辛苦跑一趟,那么……走吧诸位,五圣总坛在等着你们。”

    她翘起大拇指往后指了指,在她身后,被称为骆驼的马车共有两辆,木汐子所指的,是其一辆略小,也略简陋的马车。

    闻言,众人互望一眼,那边普智禅师唱了声佛号,两根枯瘦的手指缓缓放开蛇七的分水峨眉刺,对蛇七作了个请回的手势,便退到木汐子旁边,双手合什不发一言。

    “哼!”

    普智禅师很平静,蛇七却是余怒未消,方才若不是剑晨反应快了一步,现在安安会是什么模样,光是想想也令他不寒而粟,是以虽然没有动作,他的目光却森寒地瞪着木汐子,仿佛一条阴冷的毒蛇。

    “走自然是要走的。”

    安安眼珠一转,看了看木汐子身后,冷笑道:“不过鉴于你刚才的不礼貌,咱们很不高兴,于是也不急着走了。”

    “哼,你想耍什么花招!”

    那木汐子性烈如火,闻言凤目含煞,怒看了安安一眼,道:“到了西域,可由不得你们这些软弱的原人使性子!”

    “哦?”

    安安摊了摊手,道:“不然……战呀?”

    她说得云淡风轻,场刚刚略有些缓和的气氛却陡然绷直,第一个作出反应的,是正往回走了两步的蛇七,他的身子骤然伏低,一双分水峨眉刺递在身前微微晃动,像极了正在寻找猎物的阴冷毒蛇。

    “你!”

    木汐子大怒,恨不得又是一眼瞪过来,可剑晨在安安身旁,前面还有蛇七与顾墨尘挡着,她再想突施暗袭却不再有机会。

    无奈只得银牙暗咬,一时间作声不得。

    安安却显得很是惬意,甚至还背过身去,以手搭蓬往天看了一眼,笑道:“傻子,其实你看这里风景还是不错的。”

    剑晨默然。

    风景不错?光看管平那一脑门子汗,还有这漫天的风沙,怎么当得了不错二字。

    其实要说时间紧迫,剑晨这方的时间也很紧,花想蓉的情况在持续恶化,顾墨尘更是心急去那五圣总坛寻找尹修月,此时无论这里风景如何,却非是一个可以停下来慢慢欣赏之处。

    但安安一开口,剑晨也好,顾墨尘也罢,都没有提出异议,他们相信,古灵精怪的安安说话做事定然有着自己还没想明白的地方。

    是以众人面不露声色,除了管平在不停擦汗以外,倒真没有人表示出急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