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炽烈难当
    大漠狂沙。

    一辆巨大的马车疾驰在荒芜人烟的大漠上,卷起漫天黄沙如同滚滚黄龙自东往西翻滚而去。

    离得近了,可见那马车车厢一侧的两个车窗都被掀开了帘子,五个脑袋挤在小小的两面车窗后头,正往外张望着。

    谁也想不到,从那茂密潮湿的苗疆密林中穿过之后,眼前的景象竟然会来个大转变,入眼过处,除了黄沙还是黄沙,连一丁点鲜活的绿色也看不到。

    剑晨探回脑袋,将窗口让给了安安,不由伸手揉了揉眼睛,外面的黄沙看得多了,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微微有些胀痛。

    “这里就是西域苦寒之地?”

    管平挤不过雷虎与顾墨尘,也闷头闷脑地缩了回来,坐在剑晨旁边,那硕大的光头上油光水滑,全是一缕缕细密而下的汗水。

    太阳火辣辣挂在天下,肆意散发着令人感到恐惧的热浪,将这片看起来似乎无边无尽的荒漠炽烤得就连空气也虚幻了起来,被狂风吹过而层层叠叠的黄沙在这虚幻中仿佛活了过来,如同惊涛骇浪,一道道往这逆流而行的马车上飞撞了上来。

    于是封闭的马车里更热,热到仿佛变成了一具巨大的蒸笼。

    管平不停擦着汗,他很热,热得光头上一直在冒烟,看起来颇有三花聚顶之势。

    管平的问题剑晨回答不了,他也是第一次来,只是比管平要好些的是,他那玄冥诀中,玄冥之三全是血腥冰寒的气息,内力随随便便绕经脉转了一圈之后,那热气便被排出体外。

    “这鬼热鬼热的!”

    管平很壮,也很怕热,这也是他剃光头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光头的形象显得凶悍一些……

    抹了把汗水,一路上都没有怎么开口的他似乎是受不了燥热,话也变得多了起来,瞪了仍如老僧入定一般的费仲两人,怒道:

    “不是说西域苦寒之地吗?寒在哪里?再这么热下去,会死人的!”

    费仲没理他,事实上自从向剑晨挑衅失败之后,这一路上他就再没有开过口,甚至就连小指头也没有动过一下,如果不是在场这些人都是高手,还能感觉得到他那微不可闻的呼吸,几乎与一个死人无异。

    普智禅师却睁开了眼,不得不说,从表面上看,他那慈和的面容倒真是一个得道高僧。

    “管施主你有所不知。”

    老和尚的双手像是粘在了一起,随时随地都保持着合什的姿态,冲管平微笑着点了点头,叹息道:“西域苦寒之地,管施主现在所承受的,就是西域之苦。”

    “至于寒……”

    他那苍老却清亮似有禅意的双眼中似乎划过一抹悲色,又道:“此时天光,待到了夜里,管施主自会明白那寒从何来。”

    “夜间?”

    管平愣了愣,不可置信道:“老和尚,你的意思是说,这鬼地方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又冷的要死?”

    雷虎与顾墨尘也缩回了脑袋,外面看来看去都是滚滚黄沙,实在也看得烦了,只有安安,还趴在另一边的车窗上,望着外面,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普智禅师点头也朝两人示了下意,唯独不去看剑晨,平静道:“正是如此,这苦寒之地,白日里酷热难当,而到了夜里,气温之低足可令湖水结冰,遍地黄沙几乎长不了任何作物,牛羊等等更是无法生存,乃是天下间一等一的难捱之处。”

    说着,他似乎又像想到了什么,苦笑了下,道:“诸位施主或许要作好准备,咱们的马也快到极限,后面的路……需要步行。”

    “步行?!”

    管平险些跳了起来,不光是他,雷虎等人的面色也极不好看,虽然有深厚的功力打底,可在这黄沙漫天的烈日下步行,绝对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走不过一里地,会不会就变成人干了?”

    管平哀嚎不信,这里就他功力最低,平生又是最怕热,这样的环境叫他步行,实在也太难为了他。

    闻听此言,剑晨的目光首先望向的却是花想蓉那里。

    大光头虽然说得夸张,到底也是有功夫在身的,只是苦了一些而已,可花想蓉沉睡不醒,体内又有凤凰烈焰发作,这样的环境,她是否能承受得住?

    哪知只是望了一眼后,剑晨的面色倒放松了一些,刚才的担忧没有再继续放大。

    花想蓉平躺在马车厢最里边,从剑晨这里望去,若仔细凝聚目力的话,竟可以见到她身周似乎有着淡淡的火光在围绕,略一感知,剑晨便放下心来。

    凤凰火焰乃天下间一等一的炽烈之火,就连地心青火也靠近不了其分毫,此时天气虽热,到底比之真火焰来又差了不少,比凤凰火焰更有不如,早已习惯了凤凰火焰高温的花想蓉,即使处在昏迷中又怎么会因这外界的炽热所误?

    倒是夜里是个麻烦,从普智禅师的话里,那夜间的冰寒似乎比白日里更加可怕,凤凰火焰会不会因低温而产生一些反效果,这才是剑晨现下担心的事情。

    “还……有多远?”

    与剑晨的担忧不同,管平所担心的,只有这鬼热的天气,以至于声音都有些发颤。

    普智禅师苦笑一声,正要说出让管平更心惊的话来,只是才张口,安安却突然道:

    “你放心,可以不用步行。”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尽皆聚集在她那里,就连闭目不言的费仲也从入定中睁开了眼,可想而知,此处恶劣的环境无论是谁也不愿意多呆上一时半刻。

    “有人来接我们了。”

    安安回过头,玉手往窗外点了点,目光却在普智与费仲两人身上转了转,让开了窗口位置。

    众人还未去看,陡然却听外面赶车的两个汉子打了声兴奋的唿哨,高声大笑道:“前面的是谁,可是来接咱们的?”

    车内众人耳力俱都不弱,在安安出声时却并无一人听到有人在向他们靠近,这固然有车厢内炽热烦闷的原因,也有对方当时离得很远的原因在内。

    可当两个汉子兴奋地打着招呼时,剑晨等人面色一凝,外面话音还未落下,他们竟已听到有嘈杂的声音由远及近快速冲了过来,同时,还有一道比天上的烈日不逞多让的炽烈女声:

    “还能是谁,除了我木汐子心肠好怕你们热死之外,还有谁敢在这时候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