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背后的势力
    “呃呃呃……”

    莫掌门脸上才将将因剑晨而起的一抹狂喜陡然凝固,他大口大口地呕出鲜血,双眼极为不可置信地垂落,一只沾满血腥的手正从他的胸膛穿过。

    他比陈长老幸运一些,至少在死前他知道杀他的人是谁。

    普智禅师!

    那个口口声声说不愿杀人的普智禅师,以一派得道高僧的姿势,不动声色地杀了两个人,他与游长老。

    “你,你们……”

    每多说一个字,莫掌门口中的鲜血便狂涌得更多,可他心中却极为不甘,满怀雄心而来,谁能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杀他的是他同来的同伴,而想救他却没救到的,却是他自以为的敌人,这是何其的讽刺,这也让莫掌门死不瞑目。

    于是他就这么大睁着双眼,以一个极为怨毒的神情死死盯着冷笑的费仲,随着身后那手的缓缓抽离,他的身躯仰天便倒。

    扑通。

    血花四溅,莫掌门死不瞑目之处,一双古朴僧鞋静静而立,那鞋上沾染了血迹,可它的主人口中却在诵念着佛号。

    “阿弥佗佛……剑施主,你这又是何必。”

    剑晨豁然转头,普智禅师正站在他身后,连杀两人,这似乎并没有对普智禅师的心境有着什么影响,他竟还能保持着那双手合什的姿势,只是满是血腥的右手却将那悲天悯人的高僧作派破坏殆尽。

    此时此刻,剑晨感觉有些恶心,这就是名满天下的正道之首少林寺?这就是……所谓的得道高僧?

    普智禅师能在他的保护下还轻易杀了莫掌门,剑晨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是他的疏忽,之前被费仲手里那梵天寒芒所引,注意力并不在普智身上,以至于被他有机可趁。

    而更重要的是,普智分明也是会那有佛随行的,否则他也不可能将莫掌门的镜花水月作出无法逃离的更改。

    所以,他在更改镜花水月的同时,却已将自己的有佛随行禁制下在了莫掌门的身上,也只有那样,他才能在剑晨根本反应不及的时候,轻松出现在莫掌门的身后,一爪取了他的性命。

    三个人,三个费仲与普智要杀的人都死了,那么接下来,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剑晨冷冷盯了一会普智禅师,天纹血伞收回,身形缓缓退回安安身边,两人费了如此力气残杀同伴,又是各自派中位高之人,自然不会是想邀功才是,所以这一战怕是打不起来了,剑晨要做的,只是先护好安安才是。

    蛇七见他退回,心中却也作了同样的心思,身形缓缓后撤一步,退到了安安身后。

    刚才普智禅师那有佛随行的恐怖被他牢牢看在眼里,他可不想因为一时疏忽,那该死的秃驴又出现在小姐的身后,那样的话,他会内疚一生。

    “我们没有敌意,是吧大师?”

    费仲摊了摊手,面对剑晨等人的戒备,他直接干脆地将梵天寒芒收入剑鞘中,对剑晨报以一个善意的微笑,接着还转头向普智禅师问道。

    “没有敌意。”

    普智禅师眼也不抬,默默颔首,同意了费仲的说法。

    “所以呢?”

    对于两人的一唱一和,剑晨只是冷冷看着,没有敌意?

    少林寺普济方丈死了,普渡禅师也死了,甚至连镇寺之宝的金刚石也没了,而纯阳剑宫,几乎可称太上的雷风真人被他吸干了内力,后来极意真人更死在了衡阳一役,面前这位费仲,也曾在剑晨手中连续丢了两次脸。

    这两个正道之首的大势力于他早已结下不死不灭的血仇,然而现在能够代表少林与纯阳的两个人,竟然说……没有敌意?

    “所以,咱们不必兵戎相见。”

    费仲拍了拍梵天寒芒的剑鞘,浑不在意剑晨冰冷的目光,自顾自说道。

    “错了,我看这个所以,应该是所以你们两人背后除了少林与纯阳,还有别的势力吧?”

    安安却在此时抢了剑晨的话头,冷漠着说道。

    此言一出,保持着淡然的两人神情陡然一僵。

    费仲缓缓转动着眼珠,从他的身上,一抹冷漠之气开始蔓延,直到视线落在安安脸上,才冷笑着问道:

    “那你来说说,我们背后的势力是什么?”

    安安转动了一下脖颈,伸手却指了指剑晨,道:“如果是他,应该会以为你们是皇帝老儿派来的人。”

    剑晨脑袋一偏,苦笑了下。

    安安说得不错,他此时心中正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两人到底属于哪一方的势力,若从费仲突然得到的梵天寒芒来看,属于唐玄宗的人应该是极有可能,毕竟梵天寒芒可是入了皇宫,此时却在费仲手里出现,除了唐玄宗的默许外,还有谁胆大包天敢去偷皇宫里的东西。

    却是忘了,他之前偷潜入皇宫,不也是想将那翡翠玉蟾给偷偷带出来。

    “那么你认为呢?”

    费仲面上的冷意更甚,不错,他们来此确实是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