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七十章 变节
    即使对费仲心有疑惑,可现下安安也只能暂时将这疑惑放在心里,此时此刻,对方五人竟有两人似乎站在自己这边,这很诡异,但暂时很有利。

    “听到了么?”

    安安目光落回丐帮陈长老身上,笑道:“看来情报的共享度不太够啊。”

    “哼!”

    陈长老怒哼一声,转头左右各看了一眼普智禅师与费仲一眼,喝道:“那又怎样,就算沥血剑果有九假一真的说法,可剑晨仍然有着其中一柄,这并不能摆脱他的嫌疑!”

    “所以我说你是愚义!”

    安安面色一寒,冷冷道:“刚才你不是笃定剑晨乃是杀人凶手么,现在怎么又改口说只是有嫌疑了?人云亦云这种事竟然出现在丐帮掌教龙头的身上,现在的丐帮还真是可悲啊!”

    “臭丫头,闭上你的嘴!”

    陈长老怒不可遏,热血陡然直冲头顶,他,已经不能再忍!

    噗——!

    血花绽放!

    空气在这一瞬间几乎凝固,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聚集在同一个地方。

    那是一截带血的剑尖,从……陈长老的胸膛穿透而出。

    “呃,呃……呃……!”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可要说最难以置信的,当然是身受一剑穿心之苦的陈长老。

    他的眼睛瞬间布满血丝,不敢置信地低下头,胸膛那里好痛,已然变得模糊的双眼中倒映着一截正有血滴在不停滴落的锋利剑尖,那血,是他的。

    为什么?

    陈长老用尽全力又将头抬了起来,见到的,是剑晨与安安还有蛇七脸上的震惊,三个人都站在他的对面,那么,这剑不是他们刺的,那是谁,他的背后……是谁?

    他想看,他很想转头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捅了他一剑,以陈长老的功夫,不可能有人欺近他身后而不自知,所以,在背后刺了这一剑的人,必然是他自以为会是同伴的其余四人,只有他们,陈长老虽然有感知到但却不会刻意防备。

    是四人中的谁?

    他想转头去看看,胸膛被刺穿,任他修为盖世却已是必死,所以他最后的心愿,就是不想做一个枉死鬼!

    可惜这么一个似乎一转头就可以完成的心愿,对于陈长老来说却是永远也无法完成的遗憾,他的双眼从模糊开始变得黑暗,这过程很短,短到他就连视线都还没能从剑晨三人的面上移开,却又很长,长到在这一瞬间,陈长老的一生,都在他脑海中以画面的形式一一闪过。

    然后……结束。

    扑通。

    喷洒着心头热血,陈长老那高大的身躯推金山倒玉柱般俯面而倒,身体重重摔在地上,背后那恐怖的血洞中陡然****起血色的喷泉,浸染了地面,也溅了站在他身旁的其余四人一身的血。

    陈长老……就这么死了?

    剑晨不敢相信,本以为会是一场恶战,可异变却来得如此之快,一直对他怒意不断的陈长老,竟然在被安安激怒,正要暴起发难的当口,死了。

    而让他更不敢相信的,是刺出这一剑的人。

    陈长老临死前最后的心愿就是看一眼这杀他的人,可惜对他来说已是不可能,但他无法完成的心愿在剑晨这边,却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

    随着陈长老高大的身躯倒地,露出他身后那持剑之人,那是……

    费仲!

    怎么也想不到,向陈长老刺出这一剑的人,竟然是费仲!

    “为什么这么做?”

    剑晨皱着眉头,瞥了眼陈长老背后血液渐少的尸体,向费仲问出了这个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特别是崆峒与点苍二派,游长老与莫掌门,这两人此时之震惊绝不比剑晨等人为低,费仲突袭杀了陈长老,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两人心头一寒,身形突然暴退。

    在情况不明的境况下,两人选择了同样的做法,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再来质问费仲!

    可惜……

    “大师,你还不出手吗?”

    剑晨在问费仲,可费仲却在看着此时场中唯一保持淡然,对此不为所动,依然双手合什的普智禅师。

    “阿弥佗佛……”

    回应费仲的,是普智禅师的一声叹息还有一道佛号,紧接着,剑晨的双眼突然大凝,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普智禅师的身形动了,从老僧入定般的极静到疾若惊鸿的极快,普智禅师竟在一瞬间便出现在崆峒派太上游长老的身后。

    此人正是当初在衡阳洛家时,崆峒派现任掌门游弘致的父亲,崆峒派太上长老已可算江湖中仅存不多的老怪物之一,功力之高当然不在话下,可此时他的面容却只剩下一抹惊怒。

    他很快,可普智禅师更快,当发觉普智已到了他身后时,游长老甚至才刚刚抽出了腰间双剑,还来不及挥动一下,只听当啷一声,双手便已无力垂落。

    少林龙爪手!

    除了这是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掌之外,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