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立场不明
    “愚义?”

    陈长老怒哼一声,冷笑道:“早几年便听说安禄山有个伶牙利齿诡计多端的孙女,今日一见果不虚传,不过可惜……”

    “任你巧舌如簧,老夫却不信你半个字!”

    安安摊着手,面上看似还有一抹笑意,可双眼中的冷光却越来越盛,冷冷道:“我是我,安禄山是安禄山,麻烦你不要混为一谈,还有……”

    她嘴角一掀,不屑道:“说你是愚可不是空口说白话,你们这群人被别人愚弄在股掌之间而不自知,岂不是愚不可及?”

    “臭丫头,你说什么!”

    安安这一嘴可是将这五人全都给骂了进去,不待陈长老飙,旁边崆峒与点苍两人哪里还忍得住,纷纷出口喝骂,气势瞬间升腾而起,眼见就要出手。

    蛇七一闪,将安安护在身后,而他的眼前却也一花,剑晨比他更快,一抹血色如盾的气劲更比他还早一步凝结在安安身前。

    安安回头,剑晨朝她笑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可安安却从剑晨的眼中看到了感激,于是也回以一笑,两人早过了通过交谈才能明白对方心思的阶段。

    回头只是一眼,在对方三人还未有所动作时,安安陡然转头伸出一指,在对方面前摇了摇,道:

    “难道说错了么?”

    “你们认定剑晨是个杀人魔头,其证据无非就是他曾在霸剑山庄的万剑盟会上夺得过一柄沥血剑,然而你们又是否知道,沥血剑共有十柄,九假一真?”

    此言一出,丐帮陈长老与崆峒点苍二人暴起的身形突然一滞,陈长老更面露诧异道:“你说什么?”

    转即却又将那诧异抹去,冷哼道:“真是可笑,沥血剑乃绝世凶剑,江湖中传说流传至今,老夫从未听说九假一真这个说法,况且,当日万剑盟会上孟少庄主展示的那柄沥血剑凶煞无比,就算真有假剑,那柄剑也该是真的!”

    说话间,他的目光怒瞪着剑晨,霸剑山庄一役,剑晨在郭传宗的帮助下,乃是假扮作一位丐帮弟子,并且还曾上台挑战那百人斩,以至于丐帮也多受牵连,再加上剑晨与郭传宗的关系,江湖中对丐帮也颇有微词。

    若不是如此,当初传功长老又何必带人去衡阳找剑晨麻烦?

    收到消息郭帮主在衡阳是一方面的原因,而更重要的是,丐帮需要在武林同道面前作个表率,以证明丐帮与剑晨之间并无关系,有的,只是小帮主受剑晨的蒙蔽。

    事实证明丐帮做到了,成功在江湖中人面前扭转了天下第一大帮与杀人魔头为伍的印象,可付出的代价却是极大,传功长老身死,数百丐帮精英弟子阵亡,这份代价就连势力遍及大江南北的天下第一大帮也有些不能承受。

    所以对于剑晨,陈长老实在恨之入骨,他已然抱定主意,不论安安怎么说,今日也要让此子丧命于自己拳下!

    然而他的决心似乎下得早了些,安安并没有再说什么,可是他们五人中另外两个一直没有开口的其中一人,却说了句让陈长老面色一变的话。

    “阿弥佗佛,关于沥血剑之事,贫僧可以证明,确实有九假一真这个说法。”

    开口的是普智禅师,在与剑晨寒喧之后被陈长老怒哼打断,他便一直缩在后方静静看着局势的展,此时由于安安之言,他竟又踏上半步,双手合什淡然说道。

    “大师!”

    陈长老不可置信转头,看着面色一片淡然的普智禅师,出家人不打诳语,这句话放在普智禅师身上更是再适合不过,他乃是厚德载物的得道高僧,平生从不说一句虚言。

    但话虽如此,普智禅师这时冒出来这话明显有是向着剑晨等人,是以陈长老才感觉不可置信,他们五人来此,是为手刃剑晨这杀人魔头,然而由始至终,陈长老都没感觉出普智禅师有此意思。

    而且不光是他,还有费仲!

    纯阳剑宫连遭变故,老一辈纯阳九剑损失惨重,这也让纯阳剑宫这等大势力由兴盛转为蛰伏,直到费仲出关。

    自五位纯阳九剑先后身故,纯阳剑宫之低调已到了在江湖中隐形一般的程度,甚至就连费仲接任纯阳掌教之事,江湖中竟也鲜有人知!

    不错,如今的费仲再不是纯阳修罗殿一殿之主,他竟已是继玉虚真人之后,下一任纯阳掌教!

    五人当初聚时,陈长老私以为以费仲之前与剑晨之间的过节,找上门来之后,费仲才该是五人中最积极想对付剑晨的人,可事实却恰恰相反。

    从出现在这客栈后院开始,费仲便一直一言不,冷眼旁观的闲散神态就如一个对此全无关系的路人一般,他竟会是如此态度,这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

    似乎感受到陈长老的注意力由普智禅师那边转移到自己身上,费仲微微一笑,也不再保持冷眼之态,如普智禅师一般同样踏上一步,淡笑道:

    “普智大师说得不错,沥血剑九假一真之事,费某人也有所耳闻,并且费某更知道,当日在霸剑山庄出现的那一柄绝非真剑,而是一柄影剑。”

    此言一出,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