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奇异之火
    带走了郭怒!

    只此五个字已经足够令顾墨尘陷入暴走的疯狂。

    尽管他为郭怒甘愿放弃那以身为炉而心生佩服与感激,可这却并不代表当他听到蜀山剑主带走了郭怒后,还能保持平静与淡定。

    郭怒身是修炼了以身炼剑之法的,甚至顾墨尘还曾经亲眼在衡阳时见过郭怒发起威来是什么景况,其以身炼剑之法修炼之深,已经到了绝不可回头的地方。

    而这样的郭怒,如今已然疯疯癫癫的郭怒,却被蜀山剑主带走了!

    从唐玄宗的话里,顾墨尘能够感觉到,郭怒之所以会修炼这残害心智的以身炼剑之法,定然与蜀山剑主脱不了干系。

    或者说,是与水月府的内门脱不了干系。

    并且郭怒在水月府内门绝对有着不低的地位,否则他不可能在还没有弄清楚如何破解以身炼剑的缺陷时,先行修炼了此等功法。

    蜀山剑主将郭怒带走想做什么?

    用脚指头想顾墨尘也能猜到一些。

    郭怒乃是丐帮之主,抛开他的修为不谈,单单是丐帮帮主这个身份已经极有利用价值,更别说其本人是个一等一的绝顶高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水月府内门都不可能置郭怒于不顾。

    正是因为这样蜀山剑主才将郭怒带走的么?

    而若想体现出郭怒的价值,那么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先将郭怒的疯症给治好!

    以身炼剑的后遗症哪有那么好治,除非是……

    尹修月!

    只有修炼了以身为炉之法的尹修月,才是最佳的救治郭怒的良方!

    以前的郭怒尚还有着心智,所以他凭胸一个侠字能够拒绝内门向他提供的破解方案,可现在郭怒已然是个疯老头,当尹修月再摆在他眼前时,他还会不会同样再拒绝一次?

    这是一个顾墨尘根本不敢去冒的险。

    他不能指望已经疯了的郭怒在潜意识里还能秉持那个侠字,以至于再一次坚持拒绝内门的提议。

    而更重要的是,尹修月与问傲天两人在苗疆灵蛇寨时便已经先行离去,当时顾墨尘因为心的愧疚自觉无颜出声挽留,并且又有洛曦与靳冲两人需要他照应,是以只得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去不知所踪。

    此时此刻心的后悔已到了极处,若是当初自己再坚持一下,说不定尹修月不会走,也不至于现在下落不明,说不定蜀山剑主的出现是因为已经……

    他不敢再想下去,胸膛一团怒火在沸腾,表露在外,便是那熊熊燃烧的地心青火已然快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内。

    站在唐玄宗面前的,终于已是一团真正的为形火焰,青幽的火光照映得唐玄宗那张已显苍老的面容忽明忽暗。

    “他们走了多久?”

    火焰,顾墨尘双眼的精光透射而出,直直打在唐玄宗脸,冷硬问道。

    “五日。”

    唐玄宗回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带走了郭传宗。”

    “五日……”

    结果顾墨尘似乎并没有听到唐玄宗后来补充的那句,火焰,他像是沉吟了一下,紧接着火光突然一闪,那一人来高的青色火焰竟在渐渐熄灭。

    片刻不到,方才燃烧正旺的青色火焰竟然消失不见,而随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顾墨尘。

    唐玄宗沉默着,顾墨尘的离开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此时整个宫殿内除了他以外便只剩下遍地的血肉残肢,而唐玄宗的眼睛,在盯着地面某一处。

    那里曾是顾墨尘站立之处,也是青色火焰燃烧正剧烈的地方,十数丈范围里,只有那里的地面没有落下血液。

    不,曾经应该是有的,可有那隔绝一切的地心青火在,竟然连地面的血迹也只能退避三舍,将那一丈范围内隔绝得干干净净。

    “地心青火……他竟然真能控制地心青火!”

    一个人的大殿,唐玄宗感慨万千,眼睛在看着那片干净的地面,脑海却早已回到了那再也回不去的过去。

    “小顾……你莫要怪我。”

    良久,他才叹息着摇了摇头,冲着空无一人的大开殿门一声叹息。

    ————————————————

    “地心青火!三哥竟然能够将地心青火控制到这种程度!”

    长安城外,被缺月琉光那雪白刀幕封堵在内的剑晨发出了与唐玄宗同样的赞叹,刀影重重,他此时的情况险之又险,可剑晨的面却有着一抹狂喜。

    那是为花想蓉而心生的喜意。

    来长安找顾墨尘,这本是无奈之举。

    一方面,顾墨尘的情况确实令剑晨担心,而另一方面,起蜀山那边来,若要救花想蓉,或许从顾墨尘这里便可以得到帮助。

    毕竟剑晨已经听管平提起,当日顾墨尘功成之后,第一件做的事情仍是先将洛曦与靳冲两人的毒性压制住。

    有地心青火的隔绝在,顾墨尘以内力青火在洛曦与靳冲体内搜刮了数次,几乎将两人溶于血管经脉的沥血丸之毒都集了起来,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