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方寸大失
    “前面就是长安了!”

    剑晨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回头冲马车内叫了一声。『天籁小说Ww『W.⒉

    连日来,即使他与蛇七交替着驱赶马车,可他心中杂乱纷呈之事极多,哪里又能真正平静下来好好调息一番,是以从面色上看,他显得憔悴无比。

    三哥,你还在长安么?

    一路上一直在担心的人自然是顾墨尘,算算时日,顾墨尘早该到了长安才是,现如今到底情况是怎样,这一路疾驰而来时,剑晨等人也免不了从加打探一番,却不曾听说皇宫里最近生了什么大事。

    比如……若唐玄宗被杀,这消息在这兵荒马乱的当口是绝对瞒不住的。

    可是没有,唐玄宗或许仍活得好好的,至多就是被安禄山逼得快疯了而已,那么唐玄宗既然还活着,比剑晨等人早一步到长安的,扬言要杀了唐玄宗的顾墨尘,又是否还活着?

    他到底去没去?!

    剑晨看着长安城恢宏大气的城门楼越来越近,心中的焦虑也是越来越盛,禁不住又是喝呀开声,狠狠一鞭子抽在可怜的马儿屁股上,其那四匹眼见已有些口翻白沫的马儿嘶律律连声痛叫,奔驰的度又加快了不少,极想早些将驱赶着自己的瘟神送走。

    车帘被掀开,露出安安略比他好一些,但也不太多的面容,随着马车的颠簸往前撇了一眼,远处城门楼上气势宏伟的长安二字隔着老远也清晰可见。

    安安泯了泯嘴,沉默无言着又将身子缩回了车内。

    长安于她感觉并不好。

    小时候时常随父亲或那所谓的爷爷进京,对长安城她绝不陌生,甚至连她自己也有个安清公主的名号,但是……

    她的父亲却也在这长安内皇宫里的天牢中变成了毒尸,随后更死在了长安近郊的荒野中。

    如果有可能,她愿永生不再看到那长安二字。

    雷虎又从马车里冒出了头。

    经过这段时间的静养,他本就身强体健,虽然还无法与人对敌,可简单的行动在忍痛之下还是没有问题。

    向来坐不住的他早被马车里狭小的空间憋闷不管是快要疯了,此时但听剑晨说长安就在眼前,哪里还忍得住,安安一让开车门,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然而他那口空气才只呼进了一半,偶然间眼角余光撇到飞后退的道路一侧,突然一声大叫:

    “快停车!”

    激动之下,他这声大吼将自己的伤处都震得隐隐作痛,但却不管不顾,伸手就去拉半坐在车架上的剑晨衣角。

    雷虎少有如此激动的时候,神情略有些恍惚的剑晨猛然一惊,连忙全力猛拉缰绳,当即有两匹马儿抵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巨大反力,悲鸣一声,齐齐高昂着脖子一个白眼跪倒在地,度极快的冲力下,嘶啦啦在地上摩擦出了两道恐怖的血痕。

    马车一阵剧烈震动,剩下的两匹马儿本也已到强弩之末,如何还能负担得起,顿时也被拖得马腿一跪,步了两个兄弟的后尘,变成通往长安之门的两道血痕。

    “嘿——!”

    剑晨把眼一瞪,千钧一之际他猛然一声怒吼,马车震动剧烈,他却像是双脚生了根一般牢牢站定车架连接车厢的那块薄薄木板上,陡然单脚重重往下一踏。

    咔嚓——!

    那脆弱的木板如何能禁得起他这全力一踏,登时破碎,剑晨的脚犹如定海神针一般直入地面,身躯挺得笔直,马车之前的冲击力之大,竟完全无法令他移动半分身形,那只直插地面的脚犹如生了根的参天巨树,一动也不动。

    可马车却没有他那般绝世功力,被他这一抵,车厢后部顿时临空抬了起来,眼看就要自他头顶翻飞冲前。

    剑晨对此早有准备,后伸一手直抵向厢门,而一直紧紧跟在后面独自骑马跟上的管平反应却也不慢,眼见危机在前,他硕大的光头上青筋立时暴涨了两三条,也是嘿呀一声,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两只铜锤般的大手猛力扒住车厢,千斤坠的功夫使到极处,死死往地下一沉。

    喀拉喀拉——!

    数道令人心神大震的碎响不断从车厢上传来,木屑更是飘然大飞,那马车虽然结实,可供剑晨等人日夜兼程颠簸而不散,可也禁不起如此劲道反冲的威力,眼见得就要散架。

    砰砰——!

    趁这一顿的功夫,车厢由内部突又爆裂两个大洞,两道度极快的残影一左一右冲将而出。

    哗啦啦——!

    与此同时,那车厢终于无法再行承受,还不待管平将之拉回地面,便在空中散碎成了片片碎木。

    剑晨伸手一托,一股柔力翻卷着绕过雷虎壮硕的身躯,往旁一送,毫厘之间躲过狂压而下的车厢碎片,将他安然送到了道路旁边安全之处。

    这才轻呼了一口气。

    同时也暗呼侥幸,自己心神杂乱间竟然被雷虎一声大吼就乱了方寸,以至于险些酿下大祸。

    要知道那车厢里不光有安安和蛇七,还有一个至今仍陷入沉睡中一点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