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舍得回来了?
    一路疾驰。

    在剑门关遇见管平后,剑晨他们本就急迫的心变得更加焦急。

    只是行进的方向却不再是白岳峰所在的齐云山脉,而是一路疾驰,往长安而去。

    管平说,顾墨尘要去长安杀皇帝。

    其实剑晨并不在乎唐玄宗的生死,自当年唐玄宗不在乎洛家的生死之后,剑晨又何必要在乎他的生死?

    可他却不能不在乎顾墨尘的生死。

    回想起那日顾墨尘被地心青火所侵,那一脸狰狞痛苦却绝不愿放弃的模样,就可知他心中的仇恨已经到达了什么样的地步。

    从一开始初遇顾墨尘时,他就一直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仿佛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

    可往往是这样的人,当心中的执念大起时,其偏执的决绝会比大多数人都来得强烈,悲落……不就是如此么?

    那时他与剑晨接触的理由是因为其弟弟问傲天,可自从结拜开始,剑晨也没现顾墨尘真对其弟弟有着过份的紧张。

    倒是在衡阳时,问傲天那恨不得一剑杀了顾墨尘的神情却一直深深印在剑晨脑海。

    这两兄弟与尹修月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瓜葛?难道在当中与唐玄宗关联甚深?

    否则的话,顾墨尘作为唐玄宗派到自己身边的人,为何在有可能功力大进实力足够后,第一时间要做的事,竟是要去皇宫杀了唐玄宗!

    当时唐门那边情况紧急,剑晨不得已之下才选择暂行离开,但其实心中一直记挂着顾墨尘当日的反常。

    所以当安安提议先去白岳峰看看顾墨尘那边有没有办法替花想蓉隔绝开凤凰内力时,剑晨也想着趁此机会好好问问顾墨尘。

    哪曾想才刚迈出剑门关,管平就已将顾墨尘的消息带到。

    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快马加鞭驱赶着马车,剑晨心下一声暗叹,现在只希望顾墨尘不是硬闯皇宫,否则从管平一路赶来蜀中之地报信,再到他们赶去长安,该了结的事情只怕都已经了结了。

    如今天下大乱,唐玄宗作为一国之君,乃是安禄山一心想要诛杀的第一目标,是以在他的身边定然守备严密,就之前剑晨去皇宫时所见,虽然唐玄宗看似独自一人孤独寂寥,可有一点,他轻易不会离开大明宫一步。

    由此可见,在大明宫四周定然有着就连剑晨也没有感知完全的暗中力量存在,顾墨尘若是莽撞而去……

    “驾——!”

    越想越是心烦,剑晨神情凌厉,猛然一声大喝,手中马鞭挥舞得更加急劲,在车前四匹马儿屁股上印下深深血痕,四马吃痛,奔跑度陡然再度飞窜,令得马车几乎像是要飞起来一般,倒叫独自骑马跟在后面的管平吃了一惊。

    三哥……你千万莫要出事!

    想起顾墨尘在皇宫天牢中对他说出的那句肺腑之言,剑晨钢牙紧咬,只恨自己修为不足,不能直接飞到皇宫中去。

    顾墨尘说……我们是兄弟!

    ————————————————

    大明宫。

    正如剑晨所想,唐玄宗自安史之乱战事吃紧后,几乎就没离开过这座皇宫中最大的宫殿,无论是寻常饮食起居还是批阅军机奏折俱都在这大明宫内进行。

    这日也是一样,蜀山剑主走后,唐玄宗慢慢又被如雪花般飞来的无数战事吃紧的奏折所淹没。

    可与往常不同的是,他的眼神,乃至整个人的气势,却与蜀山剑主来时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切皆因蜀山剑主临走时对他说的八个字: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开元盛世已经持续了太久,在唐玄宗的治理下,大唐天下大治,国力空前强盛,也由此大唐皇朝进入了前无古人的全盛时期。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大唐上上下下,上至玄宗皇帝,下到任何一处边疆小吏,都沉醉在这盛况空前的盛世皇朝中,如此岂非正合了蜀山剑主所言之物极。

    而安禄山与史思明的叛乱似是燎原之火,转眼间便焚尽了大唐江山各处,如此来势汹汹之势,正也合了必反之意。

    在安禄山的铁骑下,已经过了很久太平日子的大唐军队全然反应不及,半月不到,已然丢了大唐半壁江山,甚至此时就连一国之都的长安都岌岌可危,朝中大臣已经不止一次向唐玄宗提出,暂时先将京师迁到洛阳,以避安禄山之锋芒。

    唐玄宗斩了那个提出建议的大臣。

    迁都,因为安禄山而迁都,这无疑是对唐玄宗的一个莫大耻辱,若真的迁都洛阳的话,那岂不是说,他唐玄宗,作为大唐天下权势最大的人,怕了安禄山?

    那样一来,本就士气低落的大唐将士们会更加丧失斗志,京师好迁,可丢失的士气,又要用什么来找回来?

    然而唐玄宗却也不得不承认,以眼下的形势而论,迁都,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这也是他之前心境黯然的原因所在。

    曾经盛世的大唐,竟然在安禄山的逼迫下,连一国之重的京师之地也保不住,这让唐玄宗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