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出其不意
    “娘,你说咱们去哪里好?”

    安安搀扶着自己的娘亲,强颜欢笑道。

    宫装美妇看着安安,看着这个极少相聚,却一心牵挂的女儿,心下暗叹,不由伸出保养得极好的玉手,轻轻抚摸着安安的一头秀发,柔声道:

    “安安,你……其实不必如此的。”

    安安愣了愣,她的样貌继承自娘亲,心思之机敏也有大半来自于娘亲,母女连心,她在想什么,自然瞒不过娘亲。

    “娘……咱们去哪里好呢?”

    她忍着眼泪,再一次强笑着问道。

    “安安……”

    美妇人叹息着,欲言双止。

    “不如去琅琊山怎么样?”

    安安仿佛没有看到娘亲的叹息,仍笑着打断道:“听闻那里有山有水,最是清幽不过,并且寺宇之类也有不少,女儿听闻娘亲最近吃斋念佛,想来再好也不过了。”

    “吃斋念佛?”

    安安的娘亲苦笑了一下,摇着头道:“为娘念佛,那是为了替你爹爹祈福,现在他既已不在了,还念什么佛?”

    眼见安安神情一黯,她心中叹息更甚,狠下心道:“而且……琅琊山离齐云山不远吧?”

    此言一出,安安的头立时死死地埋着,让人心疼的香肩却在轻轻地颤抖。

    “你既然还是放不下他,为何又要选择离开?”

    安安的娘亲仿佛并没有见到女儿的难过,仍在继续道:“从小到大,我与你爹爹的分离之苦,难道你还没有看够么?”

    “娘,你,你不要再说了……”

    香肩的颤抖越来越剧烈,安安拼命压抑着自己,眼泪却骗不了人,一滴一滴若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摔落在地。

    “安安这一生只想好好陪着娘亲,陪着娘亲……”

    她娇躯一扭,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娘亲抱住,口中呐呐不断。

    “傻孩子……”

    安安的娘亲叹息一声,终于不再多说,同样水气弥漫的美目中仿佛见到了夫君安伯天那伟岸儒雅的身影,正在微笑地看着母女两人。

    “走吧,咱们就去琅琊山。”

    她轻抚着安安的秀发,任由女儿将这连日来内心的憋闷与委屈发泄一空,饮泣声小了许多后,才摇着头,轻轻地说道。

    “蛇七。”

    接着她又转眼看着始终伫立在旁的蛇七,道:“你去一趟突厥,将我留在那里的东西取来,然后便到琅琊山来找我们。”

    蛇七微一怔,不由看了一眼安安伏在主母肩头的背影,心中一顿,但却毫不迟疑地单膝跪地,道了声:

    “是!”

    去取什么,安安的娘亲并没有说,可蛇七却像是知道,一声是之后,他的身影已然变淡,转瞬便已去得远了。

    母女两人又静默了一会,安安终于哭声渐歇,像是有些累了,几乎就要在娘亲的肩头睡着,便听娘亲怜惜柔声道:

    “走吧,以后咱们母女二人便相依为命,隐居在那琅琊山。”

    安安的娇躯颤抖了一下,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终于将自己有些无力的身躯撑离开娘亲的怀抱。

    离开,是她提出来的,去琅琊山,也是她提出来的,可当真的要走时……

    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疼?

    哭过之后,安安显得很平静,可背在身后的左手却死死地握着,在娘亲看不到的角度,她的指甲已经深深地陷入了肉里,只有这样,只有一刻不停地感受着痛楚,安安才会觉得……自己的心不会那么痛。

    “好,那咱们……”

    她冲娘亲露出个笑容,甚至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一如曾经年幼时在娘亲膝下撒娇,正要去搀扶住娘亲,突然面色大变。

    安安的心思向来机敏,反应自然也是快速无比,那伸出去还没有触碰到娘亲的手立即动作一变,竟在做着掐诀的手势。

    砰,砰,砰,砰,砰,砰,砰——!

    可惜她快,有人快他更快!

    手势才做了一半,周围突然有七声闷响传来,这让安安的花容立时大变!

    那七声闷响代表着七个人!

    岭山七狼!

    七人受了剑晨的拜托,虽然很不情愿,可也仍留了下来,对于安安,七人心中是有些过结的,是以虽然留下,也只是冷眼站在旁边,只要安安的生命不受到威胁,七人是不会出手也不会主动交流的。

    甚至他们还打定主意,待将安安送到隐居之地后,他们便会离开,还是会回到剑晨那里。

    可谁想这异变来得如此之快,七人现下并非那毒尸之态,修为比起顶尖高手来自要差上不少,甚至安安感觉到不妥时,他们仍未有所警觉。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岭山七狼几乎在同时感到后脑遭受重重的一击,劲力入脑,竟然有着血腥气息在奔涌,刹那间便将七人的经脉封锁,随即一个个栽倒在地。

    安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手势才使到一半便已知回天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