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隐踪?
    “你……”

    安安回头,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看着剑晨平静的脸庞,突然之间,她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涌上心头。

    还没等她想清楚这感觉来自于哪里,心头陡然泛起一抹酸意,一双妙目顿时湿润,她有些……想哭。

    随着第一滴眼泪滑落脸庞,她终于……明白了这感觉来自于哪里。

    那是在……第一次他们去往生死台的时候。

    当时因为花想蓉的舍命,剑晨也曾出现过这样的状态,那是灰心绝望,对所有世事都漠不关心的模样。

    那时他抱着花想蓉,甚至想也不想就从生死台上跳下,宁愿用自己的命,来换回救治花想蓉的最后一丝机会。

    时至今日,不久之前的历史仿佛又在眼前重演,安安流着泪,却见剑晨那空洞的眼睛并没有在看着她,而是跨越而过,望向了她的身后……

    那里,花想蓉一动不动地软躺在地,除了过很久娇躯微微有着一下几不可见的起伏之外,说躺在那里的其实是一具尸体也有人会信。

    剑晨那没有焦点的目光,似乎就停留在花想蓉那每一次的起伏上,只有那样,仿佛才能让他的眼中有一丝丝光亮。

    一步,一步。

    慢慢地,他一步一步绕过安安,往花想蓉那里走,每一步落下,他那原本挺拔的身躯似乎都佝偻了几分,全然没有半点绝顶高手的气度。

    安安的泪再也没有止住过,可她并没有半点醋意,甚至还轻轻让开了身体,以便于剑晨少迈几步便能走到花想蓉身边。

    对于花想蓉,安安早已敌意尽去,过往的怀疑,过往的不满,随着她那一声我退出,已然烟消云散。

    剑晨的步子走的很慢,仿佛每一步都迈着生死,可再慢,他也终于走到目的地,走到花想蓉的身前。

    默然良久,他的身体更加佝偻了,就像是个七老八十的风烛老人,身躯的每一次颤抖似乎都会带走他所余不多的生命。

    他就这样颤抖地站在花想蓉面前,想弯下腰去,试了几次都未能如愿,伸出手,却颤抖得厉害,明明花想蓉那苍白的俏颜就在眼前,可怎么也触摸不到她的容颜。

    直到最后,他也没能触摸到花想蓉的脸,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身躯突然就不抖了,双手收回,人也重新笔直挺立,一抹似有若无的气势自周身开始弥漫,不多,但令人害怕。

    其实……真正害怕的人是他。

    他不是不想去抚摸一下花想蓉的脸庞,而是不敢。

    他是在怕,怕手指上传回的触感反馈到大脑,再传递出一个冰冷的信号,他怕,他怕……花想蓉再也没有哪怕一点点属于生命的迹象。

    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花想蓉身体那轻微的起伏。

    “发生了什么?”

    他用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背对着所有人,不知在向谁问道。

    之前他决定舍命吸纳覆盖在碎石坑上方的血腥气息,随后那无边的寒冷便袭遍全身,直至将他的整个思绪冻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清楚。

    可花想蓉倒在地上,而他竟从坚冰中突破而出,其实已经不用再问,大概发生了什么,他也是清楚的。

    只是……他不能,也不愿相信眼前所见这一切,他宁愿相信,这只是自己被冻傻了的脑袋中自行产生的幻想,他……仍被冰封在那血色坚冰之内!

    然而这终归只能是他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身体内充盈鼓涨的冰冷内息正在所有经脉中不停流转,每移动一寸,便让他的目光冷冽一分,光凭这个感觉,他便已经知道自己并非活在梦里。

    花想蓉……是实实在在的倒在了自己面前,生死不知。

    “蜀山!”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而泪痕仍在的安安却给出了这两个字,两个与剑晨的问题完全无关的字。

    “蜀山?”

    剑晨眉头一皱,不见他如何动作,身躯竟已由背对转为直视安安,静静等着她的下文。

    这令所有人心下一愣,不见他如何动作,其实是根本没有人看到他到底动了没有,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就仿佛剑晨本就在正面看着安安,从来也没有转过身去。

    蛇七与雷虎还昏迷着,对于这一点最为在意的是尹修空。

    他在花想蓉突然爆发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冷冷地注视着似乎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就连凤凰烈焰熄灭,剑晨身外的坚冰破碎也没有让他的神情有一丝的改变,直到这时。

    面对这个相处了五年之久,彼此之间亲如兄弟的师兄,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就像是一个陌生的路人,可当他发现竟然连自己也没有看出剑晨到底是如何移动的时候,他的面色终于起了变化。

    那是震惊。

    以身炼剑之法带给他的改变是强大的,除去心智有损这个缺陷之外,单从修为上说,竟将他这个原本只是入门级的不入流弟子,硬生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