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八十三章 连环计
    透过剑晨,悲落暴怒地看向轰了一拳后冲上前来的雷虎,他的右臂软软地垂着,方才千钧一,即便是他也没能完全将剑晨的掌力闪避,到底还是受了些伤。

    而这,便是一直被他小瞧的雷虎带给他的!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以雷虎的实力原本是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的,甚至刚才之所以会与剑晨互换方向,更多的也是抱着嘲弄的心思,想要戏耍雷虎与剑晨一番。

    对他不构成伤害的杀着,当然也不会对剑晨有什么作用,至多就是恶心一下雷虎而已。

    可他万万想不到,当雷虎啸天拳轰中剑晨后背时,那拳力竟然会透过剑晨,再直接轰向自己。

    这一切仿佛商量好了的一般,就连他悲落自己也在这商量的范围之内,他原本是可以不用与剑晨互换方向的……

    雷虎呵呵一笑,走到剑晨身边站定,拳头握得咔吧作响,嘲讽道:“怎么,你以为洒家只会一味蛮干不成?”

    “好好好!”

    悲落气极,指着雷虎一连三个好字,他早已说过,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隐魂,作为悲落,他要远比隐魂时暴虐得多。

    “就算加上你又能怎么样?”

    他冷笑道:“刚才的配合,还能再来多少次?”

    “就算你们两人一起上,又能奈我何?”

    方才那一下,确实是雷虎在灵机一动下与剑晨打出的一记配合,这归结于两人惺惺相惜而产生的默契。

    方才他在出拳时突然想到,以现下悲落与剑晨的修为,怎么可能没有现他的存在?

    那么他这一拳还不如……

    心念电转间,他出手时已然改换了策略。

    那一拳与其说是轰向悲落的杀着,倒不如说……他是在将自己全身的功力全部推送了出去。

    他这是在赌,赌悲落不会对他那一拳无动于衷,也在赌剑晨在他那一声虎吼之下,会恢复一丝神智。

    结果便是如此,他赌对了,悲落向来以让剑晨不愉快为己任,即使是这样一个小细节他也不想错过,于是,雷虎那包含着全部玄冥之二的功力,便被剑晨全盘接收。

    玄冥之二谓之攻,本就是玄冥诀分离出后以无坚不摧为最大的特点,剑晨接收了雷虎的玄冥之攻,一瞬间体内玄冥诀的平稳被打破,雷虎的内力就像一个引子,将剑晨的内力整合纠集在一起,全力一冲,产生出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效果。

    这是奇袭,悲落中了一次招绝对不会再中第二次,而这第一也是唯一的一次,也只不过对悲落造成了一些伤害而已。

    在手指向雷虎时,悲落受伤的右臂已经活动自如,他到底反应力惊人,刚才那一击并不会对他接下来的战斗造成什么影响。

    只不过雷虎的目的也不是想用这一击就将悲落打趴下,他只不过想暂时中止这场战斗罢了。

    “老六!”

    没有理会悲落的叫嚣,雷虎沉声对剑晨道:“别和他再打下去,这是一个圈套!”

    方才雷虎那一拳带走了剑晨的内力,没有了玄冥之三在体内,剑晨的神智已然恢复不少,正与悲落对峙时,突然听到雷虎的话,这令他眉头一皱,不禁扭头向雷虎投去疑惑的目光。

    雷虎深吸一口气,注意着悲落的动作,道:“你往后面玉寒石看看。”

    战斗暂停,本就在往上升的血雾消散得更快,剑晨一转头,那寒气森冷的玉寒石仍然伫立在后,可是,只是望了一眼,他的面色立时大变。

    玉寒石乃万载寒冰,本身通体纯白得几可刺瞎人的双眼,可是现在,当他望去时所见到的,竟然是一块小半层已经变得血红一片,分了红与白两种颜色的玉寒石!

    怎么会这样?

    剑晨心中一惊,玉寒石内有沥血丸,并且正在生根芽,这他是知道的,可是就刚才他与悲落战斗之前的情况来看,那沥血丸想要生长到触碰安安等人身体的程度,至少也得需要大半个时辰。

    这是悲落告诉他的,也是他自己观察后所得到的结论,所以他才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悲落,好有足够的时间将玉寒石轰碎,将安安等人救出来。

    然而现在,他与悲落的战斗虽激,可时间却短,那一阵爆真正说起来连一柱香的时间也没有,照理说,沥血丸的生长根本不会达到现在这种地步才是!

    哪里出了问题?

    他看着雷虎,雷虎说这是一个圈套,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悲落冷笑连连,也在看着雷虎,被他现了么?可那又如何?

    目光落在玉寒石上,那沥血丸的疯长之势虽然有所减缓,可现下只怕再有三柱香的时间,也已经足够生长达到他的要求,这就够了吧。

    雷虎沉声道:“我方才在后面看得很清楚,你们战斗时,那漫天的血雾正在被玉寒石吸收,恐怕他想与你一战,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

    一言出剑晨立刻明白过来,血雾?那是玄冥诀本应有的气劲状态,他与悲落现下都是玄冥诀修炼完整,战斗时爆出如此血雾本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