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八十章 怒
    刷刷刷!

    悲落话音刚落,剑晨更不答话,从他凝聚起的那团血雾中,突然又洞开八个细小的微洞,八龙银镖暴散而开,以各种刁钻的角度突袭悲落周身大穴。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悲落眉头一挑,冷冷哼了一声,右手一甩,突见同样八滴血红色的光芒在他身周滴熘熘一转,各自找上了一枚银中带血的银镖。

    甩出的八滴血液竟然就是他刚刚从受伤的肩头抹了一把的自身鲜血!

    噗噗噗噗噗!

    也不知他是否背后长了眼睛这八滴血液竟然不偏不倚,任剑晨如何控制银镖的行进轨迹,仍然准确无比地找准了各自的目标,八枚银镖上,各自沾染上了悲落的一滴鲜血!

    就在这时,对剑晨来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从千锋上……他竟然感觉到了八股虽然很轻,但却很明显的震动,那震动疾速沿着连接千锋与银镖之间的真银细线涌入他的体内,然后,剑晨感觉到了……

    亲切!

    从那八股震动中,他竟然感觉到了血脉相连的亲切!

    这种感觉他曾经在小萧萧,也就是洛曦的身上感觉过,所以对此已经很熟悉,可奇怪的是……

    悲落虽然与他也算同出一门,可毕竟两人间的血缘关系绝对比不过他与洛曦那般亲近,然而现在,他感受到的,竟然是比洛曦仿佛还更加亲切的感觉。

    这绝不寻常!

    血雾一阵扭曲,剑晨诧异的面容落入悲落眼底,使他心中一畅。

    “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他笑着,一点也不着急,反正背后那沥血丸正在玉寒石中不停生长。

    是的,剑晨有很不好的感觉。

    从悲落的身上感觉到血脉亲情,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又不是第一次与悲落交战,上一次就绝对没有这种感觉,那么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悲落的得意,突然之间,剑晨想到了一种可能,这让他陡然目眦欲裂。

    “是你!”

    他周身的血雾剧烈涌动,显示出内心的极不平静,直欲喷出火来的双目死死盯着悲落,厉声道:“在葬剑池动了手脚的人,是你!”

    剑冢还未毁灭前,他曾在葬剑池中见到了自己父亲洛寒的遗体,可诡异的是,洛寒那时除了身体保存完好之外,周身上下身体各处竟然连一滴血液也找寻不到!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当时看洛寒尸体的完好程度,应该死去没多久才是,再者,作为一个气血远比普通人旺盛的武功高手,即使尸体放置一个月,也不可能一滴血也没有!

    唯一的解释,有人在杀死了洛寒之后,还取走了他的血液!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洛寒才会出现在葬剑池里,因为只有葬剑池中的地心青火,才能那么完整,在不破坏洛寒皮肉的情况下,将他的血液隔绝抽离得一滴也不剩。

    是的,他早该想到的!

    除了悲落,谁还有如此扭曲变态的恶趣味?

    将洛寒放在葬剑池,分明就是想要刺激他,这种事情除了悲落会做,谁还会做?

    “哈哈哈!”

    悲落得意不已,仰天狂笑,他此时很有想感谢花想蓉的冲动,若非她阻止了雄武城中事,他现在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品尝到剑晨的愤怒为他带来的快意?

    “当然是我,怎么样,你是不是应该很感谢我?”

    他双手虚托上扬,一抹绝不比剑晨的血雾逊色分毫的浓重血气也自他的脚下疾速升腾,在血雾包裹住他得意的面容前,嘲笑的声音传入剑晨耳中:

    “毕竟能够废物利用到这种程度,天下间也只有我可以做到了!”

    “废物?”

    剑晨死死盯着悲落,直到再也看不清他的面容,眼睛里的愤怒却在迅速收敛,变得冰冷。

    “废物?”

    呐呐重复着悲落的话,每重复一次,眼中的冰冷便更甚几分,直到他的双眼比玉寒石那万载寒冰还要更加冷冽。

    “你说的废物……是谁?”

    血雾重新覆盖上他的面容,此时此刻,对于悲落他已经恨极,亲人、朋友,悲落从他手里夺走的已经太多,心中曾经对他的那一丝同情也终于被仇恨的熊熊火焰燃烧得一点渣也不剩。

    “如你所愿!”

    一言出,他终于不再留情!

    锵!

    龙吟暴鸣,属于剑晨的那团血雾剧烈燃烧着,化为复仇的烈焰,烈焰中心,一团比之血雾还要刺眼夺目的豪光血华乍然暴现!

    刷!

    血雾一闪,陡然疾速拉长,此时此刻,剑晨是沥血剑,而沥血剑,也是剑晨!

    如悲落所愿,方才没有出手的逐风剑终于在这时出手,不同于千锋的神机百变,逐风剑出鞘就只有一个目的

    见人血!

    锵!

    血雾暴涨,在一瞬间拉伸出一柄巨大的血色长剑,这才是以身炼剑,是郭怒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