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六十二章 亏欠
    雷虎沉默着,从剑晨的眼中,他读懂了很多东西,其实这么久以来,虽然他一直也没说,可随着真相渐渐在眼前浮出水面,他自己也有着许多猜测。天籁小说Ww』W.』⒉

    关于罗王坞,这是他的师门,恩重如山的师门,在他心底来说,是肯定很想找出当年残忍屠灭了他师门的凶手。

    然而现在,这个只剩一层窗户纸,一捅即破的真相,却让他不敢去捅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因为一旦真相浮出水面之后……

    雷虎相信,自己会失去很多东西。

    包括眼前这个他一直待之如亲生弟弟的人。

    剑晨的这句对不起,似乎就是在暗示着真相的到来,可雷虎却显然……还没有做好接受它的心理准备。

    于是他大手一挥,打断了剑晨的欲言又止,沉声道:

    “咱们两兄弟之间没有这三个字,与其有这矫情的时间,你不如先上去看看他们两个。”

    “小顾的内力一天不如一天,对他们俩的压制也一日不如一日,保不准现在会有什么变化。”

    这话题转得很是生硬,顾墨尘就是再不济,此时也是刚刚将洛曦两人压制住,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会有变化?

    可剑晨却在一瞬间就明白了雷虎的意思。

    雷虎不愿意和他谈这个问题,他又何尝愿意?

    这是两兄弟之间彼此心里的一堵墙,谁先将这面墙推倒,所面临隐藏在墙后的残忍,都是无法去接受的。

    叹气一声,剑晨低头苦笑了一下,他这短短的一生所亏欠的人实在太多,突然之间,他竟有些羡慕起弟弟洛曦来,如若当时被萧莫何带走的人是他,其实……就会免除掉许多苦恼了吧?

    “那我……先上去看看。”

    几乎是逃跑似的,剑晨不敢再去看雷虎那双坦荡中又带着些许纠结的目光,侧身一闪,向那吊脚楼唯一的,通向上一层的楼梯冲了上去。

    至少……还是有一个好消息的,拾级而上,剑晨只能在心中这么安慰着自己。

    “六哥!”

    他前脚才走完最后一级楼梯,郭传宗的声音已经在前面惊喜响起。

    这座吊脚楼是卢九尚建给自己的二儿子的,与他的寨主楼除了小上一号之外,内里的布局倒是一模一样,走上二楼,剑晨一眼便见到了惊喜的郭传宗,还有他身边横躺着的洛曦与靳冲两人。

    勉强冲郭传宗笑了笑,他走到近前,看着郭传宗,苦涩道:“小郭,好久不见。”

    这句话出口,几乎令郭传宗掉下泪来。

    两人其实分别并不太久,衡阳时两人在一起,在去剑冢的路上,两人也在一起,甚至后来,郭传宗虽然被恶蟒缠蛊毒所控制而不能行动,但他其实也知道剑晨来到了苗疆。

    可剑晨那一句好久不见,年纪不大的郭传宗却从中听出了沧桑之感。

    是啊,好久不见,郭传宗的泪眼朦胧着,眼前的剑晨似乎已经变成了当初在辰州两人初见时的剑晨,这才过了多久,如今想起来,竟恍若隔世。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或许是从上次他陪着剑晨回了一趟剑冢开始,又或许是那衡阳城中浑身浴血大杀四方开始,他与剑晨,便慢慢的没有了交流。

    两个人曾经义气相投,甚至互相都有救命之恩,可到了后来,虽然仍是兄弟,可郭传宗却感觉得到,剑晨在有意无意间,一直在回避着自己。

    原因是什么,他当然清楚,是他的爷爷郭怒!

    郭怒了疯,是因为剑冢独有的以身炼剑之法所致,可为什么郭怒会去修炼这个百害而无一利的功法,至今也是一个谜。

    这是其一,再有后来,剑晨与郭怒之间几次爆激战,在衡阳时,郭怒更为修炼那以身炼剑之法,独坐于洛家旧地,吸纳过千断剑联盟中人的气血,可以说,那时的郭怒已经不再是郭怒,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这一切,到底与剑冢有没有关系,与伍元道人的关系到底大不大?

    随着伍元道人身死,而郭怒又神智不清,这一切都成了一个谜,而就是这个谜,变成了阻隔剑晨与郭传宗的鸿沟。

    其实一路走来,郭传宗大半时间都在剑晨左近,事情到底怎样,他虽然弄不清楚,可他却相信,至少与剑晨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所以他仍然愿意留在剑晨身边,即使当日在衡阳从昏迷中苏醒后,有人告诉他,剑晨杀了不少他丐帮弟子,其中还包括传功长老胡言,他也仍对剑晨不离不弃。

    这是郭传宗自己的一片赤子之心,可剑晨却在逃避,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拥有郭传宗对他的一片热枕。

    真要说起来,他对于郭传宗的恩,就只是那时辰州是适逢其会的解围而已,可随之而来,郭传宗回报给了他什么?

    一直郭传宗口中都挂着剑晨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其实剑晨对他的恩,他早已十倍报还,要说有恩,也是他对剑晨有恩才对。

    这是郭传宗无法向剑晨谈起的事情,也是剑晨认为亏欠了郭传宗的地方,正是因为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