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五十章 被忘记的人
    站在院门外,剑晨面色越加沉重。

    若他的猜测成真,那么将洛曦他们留在灵蛇寨,这将引极其严重的后果,或许会将令他后悔莫及。

    是以现在他急迫想做的,就是回到灵蛇寨,无论如何,就算证明是错的,也在所不惜!

    思虑定当,剑晨抬手正要敲门,凌尉没有随他一起入宫,现下应该还在院中等候才是。

    可就在这时,他的手还没有敲在那腐朽的院门上,身侧突然有拖拉的脚步声响起。

    这令剑晨的手一顿,不由侧目向声音来处望去。

    这处横巷少有人来,他一路走来,虽然心思一直放在灵蛇寨的诡异之上,可该有的一丝警惕之心却一直没有放松,凭他现在的感知力,天下间有人想要跟踪他而不被现几乎不可能,这人走路的动静又极大,难道真是个过路人不成?

    这一眼只是下意识地看了看而已,可当剑晨看到来人的面目时,却不由怔了怔,这个人,他竟然认识。

    就在半日前,他还与这人一道入了皇宫。

    陈挊!

    一瘸一拐走来的人,竟然是花想蓉的下属,也是守卫应天门的偏将,陈挊!

    他来做什么?

    此时已到夜深,想想陈挊倒也到了换班的时候,可他没有花想蓉的吩咐,怎么会主动跑来找自己?

    除非是……

    剑晨心下一惊,陡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花想蓉,并没有随他一道入宫,而是另有事情要办的花想蓉,难道……是她出了状况?

    陈挊是花想蓉的手下,剑晨如此猜测也无可厚非,于是急忙问道:

    “陈将军,你怎么来了,莫非是蓉儿她……?”

    陈挊的表情却很木然,确切来说,从他出现到现在,表情都很木然,身形也一瘸一拐,像是受了什么伤一般,这更让剑晨惊疑不定。

    “没有,阁主她并没出什么事。”

    面对剑晨的焦急,陈挊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从他的语气再到现下的神情,说花想蓉没事也有些说服力。

    可他紧接着,却又木然说道:“可是凌尉好像有事。”

    砰——!

    此言一出,剑晨身形突然一幻,整个人撞破院门进入小院,他心下本就带着紧张,与陈挊在门口对了两句话,若凌尉还在院中,早该察觉到外面有人出来察看才是。

    是以陈挊一言既出,他根本不极多想,先入院中一看……

    凌尉果真不在院子里,还有,这座院子固然荒废,可正也是因为荒废,院里除了陈旧不堪之外,并没有太多残破之处。

    可是现在,落入剑晨眼底的却是……满目苍痍!

    剑痕拳坑随处可见,就连这院中唯一的一间小屋也受了波及,墙根处破开了一个大洞,房门也在摇摇欲坠。

    这里战斗留下的痕迹极为明显,凌尉之前应该在这里与人生过一场激烈的打斗。

    剑晨掌心一旋,一股无形的吸力自他掌心中形成,这法门他曾经在白岳峰山腰处用过一次,这是可以助他了解对战双方功法特点的一门特异法门。

    旋力一起,院中落叶无风而动,组成了一道枯黄色的落叶龙卷,往他掌心中疾钻了过去。

    甫一接触到这股龙卷,剑晨的眼睛陡得一睁,吸入掌心中的龙卷当然不只有落叶,还有他所需要的,残留在这里的气息。

    这气息乃是两个人所留,而其中的一个,果然正是凌尉无疑,而另一个留下气息的人,剑晨也不陌生,他是……

    隐魂!

    之前在皇宫城墙边上,剑晨曾与隐魂有过短暂的交手,交手的时间虽然短,可隐魂的气息却在他的脑海中留有印象,特别是当他知道隐魂与自己竟然还有着血脉关系,对于他的气息,剑晨更是想忘也忘不了。

    想不到,留在这里的气息,与凌尉对战的那个人,竟然会是隐魂!

    隐魂,他现在最想找到的人就是隐魂,来长安的最主要目的也是想要找到他,可当中却又因为种种事情,反而又将他忘在了脑后。

    现在,当剑晨准备离开长安赶回苗疆时,隐魂竟然又再出现,这是在提醒他么?

    可他为什么找上了凌尉?

    照说,他与凌尉之间,反而应该是凌尉恨他入骨才是吧?

    从气息上来看,凌尉对于隐魂这个人确认恨到了骨子里,因为他已经从凌尉的气息里感觉到了沥血剑的气息,凌尉激活那流星剑,在剑晨的印象里只有一次,便是那时在苗疆,而这次……

    四处扫了扫,地上并没有留下血迹,这场战斗到底谁输谁赢,光凭残余的一些气息,剑晨也无法分辨,可从凌尉不在这里来看,恐怕还是隐魂占上风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只是抓走并没有死!

    他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随即身形一闪,又从院内冲向院外,那里,陈挊竟一直木然地站着,剑晨入内查看期间,他就那么一动也不动,对里面的情况似乎早就知道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