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心伤的过往
    “不是不救,是……不能救!”

    唐玄宗痛苦地闭上眼,叹息道。

    “不能救?”

    剑晨目光如刀,直刺向唐玄宗,冷厉道:“你是当今天子,这世上权利最大的人,若你说要救一个人,天下间又有谁敢阻止?”

    唐玄宗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即便是天子,也并非如你想像的那般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

    “当年的事情无奈之处太多,即使朕乃当今天子,也无法左右。”

    “还有你也做不到的事情?”

    剑晨嘲弄地冷笑道:“那你这个皇帝做得当真有些窝囊!”

    唐玄宗目光一闪,剑晨这话说得实在大不敬,若是换作任何一个时候,换作任何一个人,胆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唯一的结果只得是被诛灭九族!

    可是偏偏,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又是由剑晨说出了这番话,这话,直刺唐玄宗的痛处,却又让他作不得。

    叹息一声,唐玄宗道:“剑晨,说起来你该算我的侄儿,洛家,也算外姓国戚,至于你的娘亲,虽然与朕并非一母所生,但她却是朕最疼爱的妹妹,你以为,洛家被灭,朕会很开心么?”

    他终于有了动作,双手缓缓地撑在龙椅扶手上,慢慢地,慢慢地,像是一个已步入风烛残年的老者,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站了起来。

    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统领天下的帝王,站在剑晨面前的,只是一个普通老者,就如同以前在御花园时,剑晨曾经见过的那位园丁,楚老头。

    “当年……朕还没有登基,只是那偏安潞州一隅的楚王,而那时,也是朕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他的双眼中泛着回忆的神色,一如每一个行将就木的垂垂老者,正在缅怀着过去的时光。

    剑晨的双手不由握了握,他来这里,当然不会是想听唐玄宗提起他年轻时的过往,可是,当他看着唐玄宗那颤颤巍巍的苍老身躯时,不知为何,那句打断的话语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唐玄宗看着他,目中有着慈祥,叹息道:“朕在未登基前,其实从未想过这一生会成为一朝天子,那时的朕擅音律、爱书法,只愿作个苍云野鹤,凭着书音双绝,广交天下同好。”

    “也就是在那时,朕认识了一帮好兄弟。”

    说着,他缓缓转身,看了仍然很紧张的郭怒一眼,这才又道:“正是在那时,朕结识了郭老哥,结识了天下财神,甚至,还有你的师父,也是你的爷爷……洛厉天。”

    闻言,剑晨目光一凝,唐玄宗竟然与天下财神那帮人是旧识?难道他也是……

    唐玄宗笑笑,摇头道:“你以为我也是鬼兵域的人?其实不是……”

    “本来是想加入鬼兵域的,可是很可惜,朕……是大唐皇室的人,鬼兵域无论如何也是江湖势力,朕不能加入。”

    又叹息道:“虽然不能加入鬼兵域,可朕与他们几位实在意气相投,而财神与你爷爷他们,也并不介怀朕皇室的身份,仍然以心相交,也正是在那时,你的娘亲,与你父亲一见倾心。”

    “你的娘,闺名唤作婉儿,或许你已经知道了,她乃是纯阳剑宫前掌教玉虚真人的独女,那时,她正在潞州,与厉天的儿子洛寒一见钟情……”

    “别说了!”

    剑晨突然大喝一声,狰狞道:“你与我的爷爷是兄弟,又是我娘的兄长,可洛家被灭时,你的无动于衷,难道是一个兄弟,一个兄长应该有的态度?”

    他自己的身世,在从剑冢下山后,已然得知了不少,如果是在以前,听到唐玄宗提起他的爹娘,他必然是急迫想要多知道一些自己亲生父母的过往,可是现在……

    每当唐玄宗提起一次爹娘,剑晨的心中,便如同被一把锋利的匕,在一刀一刀地割着他的心脏,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娘……十三年来,在他的梦里一次一次地出现,每一次出现,剑晨最后能记住的,便是那柄透胸而过的恐怖血剑,而后来,更在潜意识中重回洛家被灭当日,清晰地见到了那柄血剑出自何人之手,这更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背叛,因为刺向他娘亲的那柄血剑,正是出自自己一直很尊敬的师父,也是爷爷……伍元道人之手!

    而爹……

    对于爹爹,他的印象几乎等于没有,可两人却也有过唯一的一次相处,那是在霸剑山庄……互相不识的两父子,以拳头完成了这一生自记事以来的第一次重逢。

    而后来,当他知道了霸剑山庄地底下冰封的那人竟然是他的父亲,想要找到他时,却在葬剑池中只寻到了父亲的骸骨!

    娘亲惨死,父亲惨死,这一切已成定局,再听到他们的过往又有何用?

    现在要做的,就是报仇,报仇!

    眼前这个心怀叹息的老者,何尝不是他报仇的对象之一?

    唐玄宗沉默了一会,待剑晨那怒意勃的粗重呼吸稍稍平静了些,才摇头道:“朕……本来是可以救的,但不是十三年前,而是在更早时,五毒教那乌和泰暗中向洛家下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