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八百九十八章 懊悔
    “隐魂?!”

    剑晨悚然而心惊,这是他今日第二次听到隐魂的名字,怎么感觉所有的事情……都与那隐魂有关?

    “不错,就是他!”

    凌尉牙关咬得咔吧作响,额头上更暴起了几缕青筋,愤怒道:“他的身形,我化作灰也识得,他,就是那日到青城派留下流星剑的的,悲落!”

    喘息片刻,他又道:“那时你们与隐魂争斗,我隐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并且更听到,原来他竟是安禄山的手下!”

    “所以你认为,是安禄山指使的他,以流星……沥血剑作饵,灭了你们青城派?”

    剑晨接口道。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对!”

    凌尉面色冷厉道:“既然他为安禄山办事,那么安禄山自然是罪魁祸手!”

    突又颓然道:“剑毕竟是隐魂送上青城派,对于他,我又怎么可能放过,可惜……”

    砰!

    他一拳锤在地上,就那么半跪于地,恨声道:“那厮的轻功竟然极快,我从后追了半晌,竟然被他甩开。”

    剑晨默然,心头更涌上一股温流。

    照凌尉所说,那时他追着隐魂而去,虽然被隐魂甩脱,但到底也能猜测出此事与安禄山有关,多年追查,他竟能按捺得住,不是立即去找安禄山报仇,而是先回去接应了管平与妹妮两人,先替自己解了洛家之困。

    单是这份情谊,对剑晨来说就已足够。

    “所以后来当你听到安禄山大举兴兵时,你才终于按捺不住,独自跑去找他报仇?”

    想到后来凌尉突然消失,剑晨现下也很明白他的心情,若是自己,只怕也会去找安禄山报仇。

    “不错,其实当时我趁你们不备离去,并未走远,一直隐藏在暗处,想要伺机取了安禄山的狗命!”

    “只是可惜……”

    他痛苦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其实不用说,后来发生的事情剑晨也能猜到。

    凌尉不顾一切想要报仇,可安禄山身边向来高手如云,更别说就连他自己,也是一个隐藏得极深的武功高手,凌尉的修为算是不弱,可对上安禄山……

    回想起之前安禄山展露出来的修为,剑晨感觉自己至多能与他打个平手,他现下可是宗师境界,那就是说,安禄山也是一宗师境界的高手,如此实力,凌尉冲上去无异于……以卵击石!

    “知道安禄山为什么不杀我么?”

    凌尉苦笑了一下,向剑晨问道。

    剑晨一愣,其实他也想问这个问题,安禄山既然要葬送青城派,可为什么对于青城派唯一后人的凌尉,却只抓不杀?

    凌尉咬牙道:“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毁灭青城派的元凶不是安禄山的原因所在。”

    “哦?”

    剑晨眉头一挑,方才凌尉是说过,安禄山不是凶手,为什么,就因为安禄山没有杀凌尉,所以他对其感恩戴德么?当然不会。

    “在衡阳时,你们走后没过多久,安禄山便亲率大军来到洛家门外,看他的意思,应该是想在洛家里寻找什么东西。”

    凌尉没有说出原因,反而回忆道:

    “那时,他面对洛家后院一片废墟的景象大发雷霆,后来隐魂又突然出现,可惜我离得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不过那时,却也让我再次确定了,那隐魂必然就是当年的悲落!”

    凌尉愤然道:“那时我见隐魂对安禄山极之恭敬,心中也越发肯定,当年的事情定是受了安禄山的暗中指使,然后隐魂又再离去,整个洛家后院中,就只剩安禄山与他的一个手下,所以我认为……”

    剑晨目光一闪,接口道:“你认为,那时是杀安禄山的最好时机?”

    “不错!”

    凌尉目中泛起一抹杀气,恨道:“安禄山位高权重,想来必是个养尊处优之人,那时他身边防卫力量最弱,正是我报仇的大好时机!”

    “可是你却想不到……”

    剑晨叹了口气,这也无怪乎凌尉冲动,他能隐忍到隐魂离开再动手已算理智,可谁又能想到,一个朝廷的武官,武功修为竟然比之江湖中大多数武林高手还强?

    “是的……”

    凌尉目光一黯,颓然道:“那时我为了增加一击必杀的成功率,还将流星剑上的封印解除,以沥血剑之威雷霆袭至,想来必定手到擒来!”

    剑晨默然,后来的结果当然是凌尉偷袭失败,反而被安禄山所擒,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凌尉凭什么认定,安禄山就不是那幕后真凶?

    似乎知道剑晨想问什么,凌尉续道:“当时安禄山看到我用沥血剑攻击他时,表现出的不是惊讶,也是不暴怒,而是……狂喜!”

    “狂喜?”

    剑晨一愣,立时反应过来这其中的不对。

    如果说,是安禄山命令隐魂去将流星剑送往青城派的,那么就是说,安禄山在事先就应该知道那流星剑是沥血剑才对。

    既然知道,他又舍得